原标题:每粒星子,都有美丽的名字

○星上

  中国是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国度。农业的发展促使中国的天文学在很早的时候就发展起来。观象授时是天文学在农业社会的主要功能,然而此后与天文学有关的星象学,也成为中国哲学与思想的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无独有偶,在中国古代文学中,天文学也起着重要作用,可以这样说:如果不懂天文学的话,中国古代文学中的很多东西就无法弄清楚。

你知道吗?在夜色浩淼的穹空里,每颗星子,都有美丽的名字。仰望夜空的时候,那湮漫于你眼眸中的星光,是她们,对你的问候。 古人的宇宙,博大广袤,神秘幽邃……他们认为,那主宰着,种种自然造化的背后,定是有一双或温良或凌厉的手,挥舞着袍袖,转换着季节、风云、雨雾、霜雪…… 于是,他们给背后的主宰,均取了动听的名字,神灵的称谓。比如,风师为飞廉,雨师为屏翳,云师为丰隆,日御为羲和,月御为望舒……这些名字为古代作家所采用,成为了古典诗歌辞赋中的惊艳辞藻。 星辰亦然。古人把日月和金木水火土五星合起来称为七政或七曜。金木水火土是五颗行星,合起来称为五纬。 金星,又称为明星,太白,因为其光色银白,亮度很强。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诗▪郑风▪女曰鸡鸣》《女曰鸡鸣》是一首新婚夫妇的联句诗。新婚燕尔,缱绻缠绵……破晓时分,女子对男子说“雄鸡已啼鸣。”男子说:“黎明初晓,天依旧黯淡。”女子说:“快起来看看夜色,启明星正星光璀璨。”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诗▪陈风▪东门之杨》《东门之杨》是一首男女约会,一方等待另一方,久候而不至的诗。约好了在东门之外,那棵枝繁叶茂的白杨树下相见,黄昏本是佳期,奈何佳人不至,只好等待,再等待,……直到东方出现了启明星辰。 金星,在天将亮时出现于东方,称之为启明。在黄昏时渐落于西方,称之为长庚。 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有捄天毕,载施之行。——《诗▪小雅▪大东》天毕,即毕星。毕星有八星,以其排列形状像古时田猎用的长柄毕网而得名。 木星,又称为岁星;水星,一名辰星;火星,古名荧惑;土星,名镇星或填星。 古人观测日月五星的运行是以恒星为背景的。经过长期的观测,古人先后选择了黄道赤道附近的二十八个星宿为“坐标”,称为二十八宿。图片 1
东方苍龙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玄武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西方白虎七宿,奎、娄、胃、昴、毕、觜、参;南方朱雀七宿,井、鬼、柳、星、张、翼、轸。
东方苍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古人把每一方的七宿联系起来,想象成为四种动物的形象,称为四象。 二十八星宿都是恒星,那么古籍文献中所说的“月离于毕”、“荧惑守心”、“太白食昴”等这一类天象就可以理解了。“月离于毕”即月亮在毕星附近。离,丽也,附丽。“荧惑守心”即火星在心星的位置。“太白食昴”即金星遮住了昴星。“月经于箕则多风,离于毕则多雨。”“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 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诗▪小雅▪大东》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诗▪唐风▪绸缪》三星之三,一说为虚数,一说三即参,为参星。
古时,在黄河流域的北方上空,经常可以看到北斗七星。北斗,是由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星组成。古人把这七星连起来,想象成舀酒的斗形。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组成斗身,古曰魁。玉衡、开阳、摇光组成斗柄,古曰杓。把天璇、天枢连成直线并延长五倍的距离,就可以找到北极星。北极星,是北方的标志。图片 2
古人用北斗来寻方向,定季节。北斗星围绕着北极星转动,人们根据初昏时斗柄所指的方向来决定季节,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指南,天下皆夏;斗柄指西,天下皆秋;斗柄指北,天下皆冬。 不仅如此,古人还把天上的星宿和地上的州野联系起来。“天则有列宿,地则有州域。”(《史记▪天官书》)春秋战国时期,人们根据地上的区域来划分天上的星宿,使星宿与州国相对应,某星即某国的分星。 郑,角亢;宋,氐房心;尾箕,燕;斗牛,越;女,吴;虚危,齐;室壁,卫;奎娄,鲁;胃昴毕,魏;觜参,赵;井鬼,秦;柳星张,周;翼轸,楚。 古人建立星宿地域分野,是为了观察所谓天象是否吉祥,以占卜地上的吉凶。因此,古时有很多占星师,而在很多文学作品中,星象也成了故事发展的重要因素。《论衡▪变虚篇》讲到“荧惑守心”时说“荧惑,天罚也;心,宋分野也。祸当君。”占星家们还认为某某星主水旱、某某星主饥馑、某某星主疾疫……根据他们的隐现和光色变化而加以占卜。 古人先贤们就是有这样的大智慧,有恢弘的宇宙观和人生观。在这般广博的宇宙观里,自然造化的万千,一草一木,一星一辰,都是有着活泼生命的个体,有着生命的极暖温度。 看那些美丽的名字,启明,荧惑,长庚,天璇,……这些不更像是一个人的名字么?就像那未曾遥远的神仙世界所描述的一样,在那九重天之上,有着瑰丽美绝的天宫,是日月星辰、神灵仙人的栖息之所。荧惑,该是位多美的女子,戴着面纱,楚楚而来,只那一双眸子,便可勾魂摄魄。长庚,该是位温柔敦厚的男子,素衣长衫,孑然于天穹的西方,穷尽一生,眼眸里也只能映下那晚霞的余光…… 每一颗星,都那么动人,每一颗星,又都有那么动人的故事。牵牛、织女星,早已演绎成了经久不衰的传说故事,星汉低垂,两星相遇,成了千年以来,最受期待,也最凄婉的神话。如果,你也喜爱星空,如果,你也曾神游星河,如果,你的思念无处寄托,如果,……那么,不妨就在今夜,凝望星辰吧。将心里的那个名字,刻在石头上,抛向夜空的星海……于是,那颗星子,便也有了美丽的名字……定格成永恒,真情不改,亘古存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释名》曰:星,散也,列位布散也。宿,宿也,星各止宿其所也。

  天文学影响及于中国古代文学者,在于它的很多内容成为文学的形式和意象,有的天文学理论成为文学思想的重要思想源泉;而古代文学影响及于天文学者,主要在于天文学往往会采用文学的形式来说明自身。

责任编辑:

《说文》曰:万物之精,上为列星。

  一、天文学作为文学的形式与意象

《三五历记》曰:星者,元气之英,水之精也。

  天文学与日月星辰这些直观的天象联系甚密,而这些天象同样是文学描写的重要题材与重要意象,在文学中,它们或是被直接歌咏,或是作为表情达意的重要手段。在上古时代,天文学知识较为普及。随着文化的推移,进入文学领域的事象逐渐繁多,靠个人的记诵已经不足以穷尽众多的知识门类,于是类书的出现给文人学士带来了遣词用典上的极大方便。然而天文学的真义,也往往因此而丧失。下至明清,天文学已经成为一门高度专业的学科,文人学士已经难以究其终始,所以顾炎武说:三代之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三星在天,妇人之语也;月离于毕,戍卒之作也;龙尾伏晨,儿童之谣也。后世文人学士,有问之而茫然不知者矣。(《日知录》卷三十)可谓知言。大抵我们的先民们由于农业生产的原因,对多种天文现象已经形成了常识。这些天文学常识在古代是普及的,但随着时代的变迁,传统天文学知识逐渐退出人们的常识体系,我们今天的读者对这些描写也就不明就里了。

《易》曰:日中见斗,幽不明也。

  如果翻开中国最早的文学典籍之一的《诗经》,各种与天文学有关的内容就会映入我们的眼帘。如三五在东(《召南小星》)、定之方中(《鄘风定之方中》)、三星在天(《唐风绸缪》)、七月流火(《豳风七月》)、成是南箕(《小雅巷伯》)、东有启明,西有长庚(《小雅大东》)、月离于毕(《小雅渐渐之石》)等。它们在诗中的出现极为自然,似乎在当时诗歌的接受者中间有一个共同的理解基础,不言自明。在《庄子大宗师》中,也有傅说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于列星的记载。这些内容,多与天文学中星辰和星宿有关。如三五即心宿三星及其附近之星,三月时出现在星空的东方。定为营室,又称定星,为二十八宿之一,它在夏历十月的黄昏之时出现在正南方的天空,古人见此星象,就可以营制宫室。启明和长庚都是金星,金星在太阳之旁,为全天最亮的星,但只在日落和日出时可见,古人误认为是两颗星,朝称启明,夕称长庚。毕为毕宿,据说毕星好雨,月为水之精,当月亮运行到毕宿附近时,就会多雨,所以诗中又说俾滂沱兮,这其实是先民们对天象与自然关系的一种直观的认识。而傅说星则是东方苍龙的箕、尾之间,尾宿后天河中的一颗亮星,即天蝎座G星,所以《庄子》称乘东维,骑箕尾,即指其位置而言。

又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象况日月星辰,形况山川草木。)

图片 3  

《书》曰:尧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

图1: 箕宿图(选自《天文秘略》)

又曰:日中,星鸟,以殷仲春。

  如果说在《诗经》的时代还是人人皆知天文的话,那么,尽图一:箕宿图(选自《天文秘略》)管此后天文学知识逐渐专业化,但历代的文学家们还是常常将天文学内容化用在诗文之中,借此抒发自己的情感。如《文选明月皎夜光》诗: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轭。李善注:言有名而无实也。南箕为什么在这里比喻有名无实?原来南箕即箕宿,其距星为人马座γ星,由四颗星组成,二星为踵,二星为舌。踵窄舌宽。夏秋之间见于南方,在斗宿之南,故称南箕。《诗小雅大东》: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后即以此比喻有名无实。此外,古人还认为箕星主口舌,多用其比喻谗佞。《诗小雅巷伯》:哆兮侈兮,成是南箕。彼谮人者,谁适与谋?郑玄笺:箕星哆然,踵狭而舌广。今谗人之因寺人之近嫌而成言其罪,犹因箕星之哆而侈大之。这两种比喻意义都是通过箕宿的形态来进行联想,但联想的切入点不同,一为功能联想,二为形状联想,其表达的感情也就各异。另外,南箕又称南星,如李白《送梁四归东平》诗:大火南星月,长郊北路难。南箕在夏秋之际出现在南方,大火星即心宿二,即天蝎座α星。《诗豳风七月》之七月流火,即指大火星向西方运行的星象,其时正当夏历七月,正是初秋之时。李白诗中所说的大火南星月,其实就是七月的代称。

又曰:庶民惟星,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星民象,故众民惟若星。箕星好风,毕星好雨。亦民所好也。)月之从星,则以风雨。(月经於箕则多风,月离於毕则多雨。政教失常,以从民欲亦所以乱也。)

《诗》曰:晥彼牵牛,不以服箱。注:”晥,星明貌。河鼓,谓之牵牛也。”

又曰: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

又曰: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日旦出谓明星为启明,日既入谓明星为长庚。庚,续也。)

又曰:嘒彼小星,三五在东。(三,心也。五,噣也。嘒,微明儿。噣音昼,柳也。)

又曰:子兴视夜,明星有烂。

又曰:三星在户。

又曰:月离于毕,俾滂沱矣。

又曰:定之方中,作于楚宫。

又曰:维南有箕,载翕其舌;维北有斗,西柄之揭。

又曰:昏以为期,明星煌煌。

《礼》曰:八月中气。是月也,命有司享寿星於南郊。

又曰:十二月。是月也,日穷于次,月穷于纪,星回于天。

又曰:幽禜,祭星也。

又曰:天秉阳,垂日星。

又曰:宿离不忒,无失经纪。注:”二十八宿为经,七曜为纪。”

《周礼》曰:保章氏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变动,以观天下之迁,辨其吉凶。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以观妖祥。

《左传》曰:鲁庄公七年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见,夜中星陨如雨,与雨偕也。

又曰:鲁僖公五年,晋侯复假道於虞以伐虢,问於卜偃曰:”吾其济乎?”对曰:”克之。童谣云:丙子之晨,龙尾伏辰。”(杜预曰:龙尾是尾星也。)

又曰:十六年春,陨石于宋五,陨星也。

又曰:鲁襄公二十八年春,无冰。梓慎曰:”今兹宋、郑其饥乎?岁在星纪,而淫於玄枵,(玄枵在子虚危之次,星纪在斗牛之次。)以有时灾,阴不堪阳。蛇乘龙。(龙,岁星木也。木为青龙,蛇为玄武,龙失次也。)龙,宋、郑之星也,宋、郑必饥。玄枵,虚中也。枵,耗名也。土虚而民耗,不饥何为?”

又曰:昔高辛氏有二子,长曰阏伯,季曰实沉,居於旷林,不相能也。日寻干戈,以相征讨。后帝不臧,(后帝,尧也。臧,善。)迁阏伯于商丘,主辰。(商丘,东地也。主祀辰星。辰,大火也。)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商人汤先祖因阏伯,故国祀辰星。)迁实沉于大夏,主参。(大夏,今晋阳县也。)唐人是因,故参为晋星。

又曰:火中,寒暑乃退。(心以季夏昏中而暑退,季冬旦中而寒退。)

又曰:昭三十二年,吴伐越。史墨曰:”不及四十年,越其有吴乎!越得岁而吴伐之,必受其凶。”

《穀梁传》曰:列星曰恒星,亦曰经星。

《尔雅》曰:星纪斗,牵牛也;玄枵,虚也。

又曰:祭星曰布。

又曰:西陆,昴也。郭璞曰:”昴,西方之宿,别名旄头。”

《论语》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

《易是类谋》曰:五星合狼张,昼视无日光,虹霓煌煌。太山失金鸡,西岳亡玉羊。太山失金鸡者,箕星亡也。箕者,风也。风动鸡鸣,今箕候亡,故鸡亦亡也。西岳亡玉羊者,羊星在未,未为羊,鸡失羊亡,臣纵恣,万人愁,不祥。

京房《对灾异》曰:人君不行仁恩,破胎伤孕,春杀无辜,则岁星失度。

《尚书考灵曜》曰:岁星木精,荧惑火精,镇星土精,太白金精,辰星水精也。

又曰:岁星得度五穀滋,荧惑顺行甘雨时,镇星得度地无灾。太白出入当,五穀成熟人民昌。

又曰:心大星,天王也,其前星太子,后星庶子也。

《诗纪历枢》曰:箕为天口,主出气。尾为逃臣贤者叛,十二诸侯列於庭。(《元命苞》曰:五诸侯。此云十二,则兼他星为数也。)

《礼稽命图》曰:作乐制礼得天心则景星见也。

《礼斗威仪》曰:镇星黄时则祥风至。

《春秋说题辞》曰:星之为言精也,荣也,阳之精也,阳精为日,日分为星,故其字日生为星。

《春秋元命苞》曰:直弧北有一大星为老人星,见则治平,主寿;亡则君危,主亡。常以秋分候之。

又曰:商纣之时,五星聚於房。房者,苍神之精,周据而兴。

又曰:玉衡北两星为玉绳。玉之为言沟,刻也。瑕而不掩,折而不伤。宋均注曰:”绳能直物,故名玉绳。沟,谓作器。”

又曰:心三星五度,有天子明堂布政之宫。

又曰:尾九星,箕四星,为后宫之场,列为南宫。其庭太微。

又曰:蟾蜍阴精,流生织女,立地候。宋均注曰:”地候,镇星别名也。”

又曰:三台星色齐,群臣和;不齐,大乖。

《春秋合诚图》曰:天文地理各有所主,北斗有七星,天子有七政也。

又曰:轩辕,主雷雨之神。旁有一星玄戈,名曰贵人。旁侧郎位,主宿卫、尚书。

《春秋运斗枢》曰:北斗七星:第一天枢,第二璇,第三机,第四权,第五玉衡,第六闿阳,第七摇光。(《广雅》又云:枢为雍州,璇为冀州,机为青、兖州,权为徐、扬州,衡为荆州,闿阳为梁州,摇光为豫州。)第一至第四为魁,第五至第七为杓,合为斗,居阴布阳,故称北。

又曰:五帝所行,同道异位,皆循斗枢机衡之分,遵七政之纪,九星之法。

又曰:天枢得则景星见,衡星得则麒麟生,万人寿。

《春秋佐助期》曰:萧何禀昴星而生。

《春秋后传》曰:魏人唐睢对秦王曰:”专诸之刺王僚,彗星笼月色。”

《春秋文耀钩》曰:老人星见则主安,不见则兵起。

《论语讠韱》曰:仲尼曰:”吾闻尧率舜等游首山,观河渚,有五老游河渚。一老曰:’河图将来告帝期。’二老曰:’河图将来告帝谋。’三老曰:’河图将来告帝书。’四老曰:’河图将来告帝图。’五老曰:’河图将来告帝符。’龙衔玉苞,金泥玉检封盛书,五老飞为流星,上入昴。”

《孝经援神契》曰:岁星守心,则年穀丰。

《广雅》曰:太白谓之长庚,或谓之太嚣。

又曰:荧惑谓之罚星,或谓之执法。

又曰:天宫谓之紫宫,参伐谓之大辰,太微谓之明堂。

《史记·天官书》曰:星者,金之散气。

又曰:汉中四星曰天驷,旁一星王良,王良策马,车骑满野。

又曰:星堕至地则石也。河济之间,时有坠星。

又曰:毕为罕车,为边兵,主弋猎。其大星傍小星为附耳。附耳动,有谗臣在侧。

又曰:四镇星所出四隅,若月始出也。

又曰:咸池曰天五潢,帝车舍。

又曰:中,端门,门左右,掖门。门内六星,诸侯。其内五星,五帝坐。

又曰:汉武帝以正月上辛祠太一甘泉。夜祠到明,忽有流星至於祠坛上,使童男女七十人俱歌十九章之歌。

又曰:魁下六星,两两相比者曰三能。苏林曰:”能音台。”

又曰:东宫苍龙,房、心。心为明堂,房为天府。

又曰:国皇星,大而赤,状类南极。徐广注曰:”南极,老人星也。”

又曰:五星皆大,其事亦大;皆小,其事亦小。早出为盈,盈者为客;晚出为缩,缩者为主。同舍为合,相陵为斗。

《汉书》曰:皇甫嵩为太尉,以流星免官。

又曰:武帝时中星尽摇。占曰:民劳也。后征伐四夷。

又曰:北斗七星,所谓”璇玑玉衡以齐七政”。杓携龙角。(孟康曰:杓,斗柄也。龙角,东方宿也。携,连也。)殷衡南斗,魁枕参首。

又曰:营室为清庙,亦曰离宫。

又曰:河鼓大星,上将。其北织女。织女,天女孙也。

又曰:高帝七年,月晕,围参、毕七重。占曰:”毕、昴间天街也,街北胡也,街南中国也。”后有平城之围。

又曰:太微之十二星,东相西将。

又曰:戴主六星,曰文昌宫:一曰上将,二曰次将,三曰贵相,四曰司命,五曰司禄,六曰司灾。

又曰:危东六星,两两相比,曰司寇。

又曰:古人有言曰:天下太平,五星循度。

又曰:革命创制,三章是纪;应天顺人,五星同轨。

又《郊祀志》曰:汉祖诏御史,令天下立灵星祠,常岁时祠以牛。

又《天文志》曰:金木水火土五星,天之五佐,为经纬,伏见有时,岁星东方春,於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仁亏貌失,逆春令,伤木气,罚见岁星。荧惑南方夏,礼也,视也。礼亏视失,逆夏令,伤火气,罚见荧惑,太白西方秋,义也,言也。义亏言失,逆秋令,伤金气,罚见太白。太白经天。(孟康注曰:谓出东入西,出西入东也。太白阳星,出东当伏西,过午为经天,晋灼曰:星尽见午上为经天。)天下兵革,更主,是谓乱纪,人民流亡。昼见与日争明,强国弱,小国强,女主昌。辰星北方冬,智也,听也。智亏听失,逆冬令,伤水气,罚见辰星。镇星中央土,主季夏,信也,思心也。仁义礼智以信为主,貌言视听以心为正,四星皆失,镇星乃为之动。

又曰:凡五星色:皆白,为丧为兵为旱。青为忧为水,黑为疾为多死,黄吉。五星同色,天下偃兵,百姓安宁,歌舞以行,不见灾疾,五穀蕃昌。

又曰:天星皆有州国分野:角、亢、氐、房、心,豫州之分。尾、箕,幽州之分。牵牛、婺女,扬州之分。虚、危,青州之分。营室、东壁,并州之分。胃,徐州之分。毕、昴,冀州之分。觜、参,益州之分。东井、舆鬼,雍州之分。柳、七星、张,三河之分。翼、轸,荆州之分。析木之津,燕之分。大火,宋之分。寿星,郑之分。鹑尾,楚之分。鹑火,周之分。鹑首,秦之分。实沉,魏之分。大梁,赵之分。降娄,鲁之分。訾娵,卫之分。玄枵,齐之分。星纪,吴之分。太史掌之,以观妖祥。

又曰:秦地於天官,东井、舆鬼之分野,周地柳、七星、张之分野,韩地角、亢、氐之分野,赵地昴、毕之分野,燕地箕之分野,齐地虚、危之分野,鲁地奎之分野,宋地房、心之分野,卫地营室、东壁之分野,楚地翼、轸之分野,吴地斗、牛之分野。

《汉武故事》曰:西王母使者至,东方朔死。上问使者,对曰:”朔是木帝精,为岁星,下游人中以观天下,非陛下臣也。”

《汉书音义》曰:瑞星曰景星,亦曰德星。妖星曰孛星、彗星、长星,亦曰挽抢。绝迹而去曰飞星,光迹相连曰流星,亦曰奔星。

《后汉书》曰:严光,字子陵。与光武为友。后光武登祚,忘之,光怨帝。是时,太史云:”天上有客星恨帝,”帝曰:”岂非朕故人严子陵乎?”遽命征之。夜与子陵共卧,光以脚加帝腹。太史奏:”客星侵御座。”子陵缩脚,客星寻退。竟不仕。

又曰:李固对诏:”陛下有尚书,犹天之有北斗。北斗,天之喉舌;尚书,陛下之喉舌。斗斟酌元气,运乎四时。尚书出纳王命,所谓制气之臣也。”

又曰:和帝分遣使者二人,各至州郡观采风谣。二人当到益州,投候馆吏李郃舍,郃问曰:”二君发京师时,知朝廷遣二使耶?”问何以知之,郃指星云:”前有二星向益州分野。”

谢承《后汉书》曰:吴郡周敞师事京房,房为石显所谮,系狱,谓敞曰:”吾死后四十日,客星必入天市,即吾无辜之验也,”房死后,果如房言。

《东观汉记》曰:光武破圣公,与伯叔书曰:”交锋之日,辰星昼见,太白清明。”

《蜀志》曰:汉安二十五年,刘豹、向举上言於先主曰:”乃年太白、荧惑、镇从岁。汉初兴,五星聚岁。岁星主义,汉位在西,义之上方,故汉法常以岁星候人主。当有圣主起於此,以致中兴。顷者荧惑复追岁,见在胃昴毕;昴毕为天维,《经》曰:帝星处之,众邪消亡。”於是先主即位。

《续晋阳秋》曰:桓玄庶母马氏,本袁真之妓也,与同列薛氏、郭氏夏夜同出月下,有铜瓮水在其侧,见一流星堕瓮中,惊喜,共视,见星如二寸火珠於水底,冏然明净,乃相谓曰:”此吉祥也,谁当应之?”於是,薛郭更以瓢接取,并不得,马最后,取星正入瓢中,便饮之,既而若有感焉。俄而怀玄。玄虽篡位不终,而数年之中,荣贵极矣。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