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乐泮水,薄采其芹。鲁侯戾止,言观其旂。其旂茷茷,鸾声哕哕。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二子乘舟,泛泛其逝。愿言思子,不瑕有害!——先秦·佚名《二子乘舟》

88bifa必发唯一官网 1

  思乐泮水,薄采其藻。鲁侯戾止,其马蹻蹻.其马蹻蹻,其音昭昭。载色载笑,匪怒伊教。

二子乘舟

先秦:佚名

我车既攻,我马既同。四牡庞庞,驾言徂东。田车既好,田牡孔阜。东有甫草,驾言行狩。之子于苗,选徒嚣嚣。建旐设旄,搏兽于敖。驾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会同有绎。决拾既佽,弓矢既调。射夫既同,助我举柴。四黄既驾,两骖不猗。不失其驰,舍矢如破。萧萧马鸣,悠悠旆旌。徒御不惊,大庖不盈。之子于征,有闻无声。允矣君子,展也大成。——先秦·佚名《小雅·车攻》

小雅·车攻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燕婉之求,蘧篨不鲜。新台有洒,河水浼浼。燕婉之求,蘧篨不殄。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先秦·佚名《国风·邶风·新台》

国风·邶风·新台

思乐泮水,薄采其芹。鲁侯戾止,言观其旂。其旂茷茷,鸾声哕哕。无小无大,从公于迈。思乐泮水,薄采其藻。鲁侯戾止,其马蹻蹻。其马蹻蹻,其音昭昭。载色载笑,匪怒伊教。思乐泮水,薄采其茆。鲁侯戾止,在泮饮酒。既饮旨酒,永锡难老。顺彼长道,屈此群丑。穆穆鲁侯,敬明其德。敬慎威仪,维民之则。允文允武,昭假烈祖。靡有不孝,自求伊祜。明明鲁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宫,淮夷攸服。矫矫虎臣,在泮献馘。淑问如皋陶,在泮献囚。济济多士,克广德心。桓桓于征,狄彼东南。烝烝皇皇,不吴不扬。不告于訩,在泮献功。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车孔博。徒御无斁。既克淮夷,孔淑不逆。式固尔犹,淮夷卒获。翩彼飞鸮,集于泮林。食我桑葚,怀我好音。憬彼淮夷,来献其琛。元龟象齿,大赂南金。——先秦·佚名《鲁颂·泮水》

鲁颂·泮水

先秦:佚名

思乐泮水,薄采其芹。鲁侯戾止,言观其旂。其旂茷茷,鸾声哕哕。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思乐泮水,薄采其藻。鲁侯戾止,其马蹻蹻。其马蹻蹻,其音昭昭。载色载笑,匪怒伊教。

思乐泮水,薄采其茆。鲁侯戾止,在泮饮酒。既饮旨酒,永锡难老。顺彼长道,屈此群丑。

穆穆鲁侯,敬明其德。敬慎威仪,维民之则。允文允武,昭假烈祖。靡有不孝,自求伊祜。

明明鲁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宫,淮夷攸服。矫矫虎臣,在泮献馘。淑问如皋陶,在泮献囚。

济济多士,克广德心。桓桓于征,狄彼东南。烝烝皇皇,不吴不扬。不告于訩,在泮献功。

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车孔博。徒御无斁。既克淮夷,孔淑不逆。式固尔犹,淮夷卒获。

翩彼飞鸮,集于泮林。食我桑葚,怀我好音。憬彼淮夷,来献其琛。元龟象齿,大赂南金。

39诗经,写水

泮水

先秦:佚名

思乐泮水,薄采其芹。鲁侯戾止,言观其旂。其旂茷茷,鸾声哕哕。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思乐泮水,薄采其藻。鲁侯戾止,其马蹻蹻。其马蹻蹻,其音昭昭。载色载笑,匪怒伊教。

思乐泮水,薄采其茆。鲁侯戾止,在泮饮酒。既饮旨酒,永锡难老。顺彼长道,屈此群丑。

穆穆鲁侯,敬明其德。敬慎威仪,维民之则。允文允武,昭假烈祖。靡有不孝,自求伊祜。

明明鲁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宫,淮夷攸服。矫矫虎臣,在泮献馘。淑问如皋陶,在泮献囚。

济济多士,克广德心。桓桓于征,狄彼东南。烝烝皇皇,不吴不扬。不告于訩,在泮献功。

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车孔博。徒御无斁。既克淮夷,孔淑不逆。式固尔犹,淮夷卒获。

翩彼飞鸮,集于泮林。食我桑<黑甚>,怀我好音。憬彼淮夷,来献其琛。元龟象齿,大赂南金。

  思乐泮水,薄采其茆。鲁侯戾止,在泮饮酒。既饮旨酒,永锡难老。顺彼长道,屈此群丑。


  穆穆鲁侯,敬明其德。敬慎威仪,维民之则。允文允武,昭假烈祖。靡有不孝,自求伊祜。

译文及注释

  明明鲁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宫,淮夷攸服。矫矫虎臣,在泮献馘。淑问如皋陶,在泮献囚。

译文

  济济多士,克广德心。桓桓于征,狄彼东南。烝烝皇皇,不吴不扬。不告于訩,在泮献功。

兴高采烈地赶赴泮宫水滨,采撷水芹菜以备大典之用。我们伟大的主公鲁侯驾到,远远看见旗帜仪帐空翻影。只见那旌旗飘飘迎风招展,车驾鸾铃声声响悦耳动听。无论小人物还是达官显贵,都跟着鲁侯一路迤逦而行。

  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车孔博。徒御无斁。既克淮夷,孔淑不逆。式固尔犹,淮夷卒获。

兴高采烈地赶赴泮宫水滨,采撷水中藻以备大典之用。我们伟大的主公鲁侯驾到,只见他的坐骑是那样强盛。只见他的坐骑是那样强盛,他讲话的声音又悦耳动听。他满脸和颜悦色满脸笑容,不怒自威教化百姓树新风。

  翩彼飞鸮,集于泮林。食我桑黮,怀我好音。憬彼淮夷,来献其琛。元龟象齿,大赂南金。

兴高采烈地赶赴泮宫水滨,采撷凫葵菜以备大典之用。我们伟大的主公鲁侯驾到,在宏伟的泮宫里饮酒相庆。他开怀畅饮着甘甜的美酒,祈盼上苍赐予他永远年轻。通往泮宫的长长官道两侧,大批的淮夷俘虏跪拜相迎。

  [题解]

我们伟大的主公鲁侯君王,庄敬恭谨展示出品德高尚,庄敬清慎保持严整的形象,不愧天下百姓的风范榜样。他既能教化又能卫国开疆,把列祖伟大事业继承发扬。同时也没有不孝不敬之失,理所当然要得到福禄祯祥。

  歌颂鲁僖公能继承祖先事业,整修泮宫,征服淮夷,建立文治武功。

我们勤勉的主公鲁侯君王,庄敬恭谨展示出品德高尚,先是筹划修建宏伟的泮宫,接着又发兵淮夷束手臣降。那一群勇猛如虎的将士们,泮宫水滨献俘大典正奔忙。那些贤良如皋陶的文臣们,筹备献俘大典聚在泮水旁。

  [注释]

鲁国上下济济一堂众臣工,倾力推广我王的善意德政。威武之师坚定地踏上征程,一鼓作气把东南淮夷平定。文臣武将生龙活虎气势盛,但大家既不喧嚣也不高声,不跑官要官也不抢功争名,都来泮宫献俘奏捷展战功。

  1、泮(畔pàn)水:《毛传》:“泮水,泮宫之水也。天子辟雍,诸侯泮宫。”《释文》:“泮宫,诸侯之学也。”

战士们把角弓挽得曲曲弯,蝗群般的羽箭射得嗖嗖响;冲阵的兵车坚固而又宽大,步兵车兵连续作战不歇晌。威武之师很快征服了淮夷,淮夷上下齐归顺不敢相抗。因为坚持了你的战略决策,才有淮夷土地最终入我囊。

  2、芹:《郑笺》:“芹,水菜也。”

本为恶声鸟如今却翩翩飞,栖居起落在我泮宫的树林。它既然吃了我的甜美桑葚,当然要感念我的仁爱之心。野蛮的淮夷既已臣服我国,忙不迭地前来献宝把贡进,这些宝物有美玉巨龟象牙,还有南方出产的大宗黄金!

  3、戾止:《毛传》:“戾,来。止,至也。”

注释

  4、茷茷(配pèi):《集传》:“茷茷,飞扬也。哕哕(惠huì),和也。”

1.泮(pàn)水:水名。戴震《毛郑诗考证》:“泮水出曲阜县治,西流至兖州府城,东入泗。《通典》云:‘兖州泗水县有泮水。’是也。”

  5、于迈:《郑笺》:“于,往。迈,行也。”

2.思:发语词。

  6、蹻蹻(焦jiāo):《毛传》:“其马蹻蹻,言强盛也。”

3.薄:语助词,无义。芹:水中的一种植物,即水芹菜。

  7、昭昭:严粲《诗缉》:“其声音昭昭然明亮。”

4.戾:临。止:语尾助词。

  8、色:《毛传》:“色温润也。”

5.言:语助词,无义。旂(qí):绘有龙形图案的旗帜。

  9、茆(卯mǎo):莼(纯chún)菜。《集传》:“茆,凫葵也。叶大如手,赤圆而滑,江南人谓之莼菜者也。”

6.茷(pèi)茷:飘扬貌。

  10、难老:《诗缉》:“则天与之难老之福。”

7.鸾:通“銮”,古代的车铃。哕(huì)哕:铃和鸣声。

  11、长道:《集传》:“长道,犹大道也。”《毛传》:“屈,收。丑,众也。”

8.无小无大:指随从官员职位不分大小尊卑。

  12、昭假:诚心祭告。《郑笺》:“信文矣,为修泮宫也。信武矣,为伐淮夷也。”

9.公:鲁公,亦指诗中的鲁侯。迈:行走。

  13、矫矫(搅jiǎo)、馘(国guó):割敌左耳。《郑笺》:“矫矫,武貌。馘,所格者之左耳。”

10.藻:水中植物名。

  14、淑:《郑笺》:“淑,善也。囚,所俘获者。”

11.蹻(qiāo)蹻:马强壮貌。

  15、桓桓:《毛传》:“桓桓,威武貌。狄,当作剔,剔,治也。东南斥淮夷。”

12.昭昭:指声音洪亮。

  16、烝烝皇皇:《集传》:“烝烝皇皇,盛也。不吴不扬,肃也。”

13.色:指容颜和蔼。

  17、訩(凶xiōng):争辩。《传疏》:“不告于訩,言不穷治凶恶,唯在柔服之而已。”

14.伊:语助词,无义。

  18、觩(求qiú):《集传》:“觩,弓健貌。五十矢为束或曰:百矢也。搜,矢疾声也。”

15.茆(mǎo):即今言莼菜。

  19、博:《传疏》:“博,众也。”《集传》:“无斁(益yì),言竟劝也。”

16.旨酒:美酒。

  20、犹:《郑笺》:“犹,谋也。”

17.锡:同“赐”,此句相当于“万寿无疆”意。

  21、鸮(萧xiāo):《毛传》:“翩,飞貌。鸮,恶声之鸟也。”

18.道:指礼仪制度等。

  22、黮(慎shèn):通“葚”。桑葚。《毛传》:“黮,桑实也。”《郑笺》:“怀,归也。”

19.丑:恶,指淮夷。

  23、憬(景jǐng):强。琛(抻chēn):珍宝。《集传》:“憬,觉悟也。琛,宝也。”

20.穆穆:举止庄重貌。

  24、赂(路lù):赠送财物。

21.敬:努力。

88bifa必发唯一官网,  [参考译文]

22.允:信,确实。

  大家游乐泮水滨,我在水中采水芹。鲁侯大驾要光临,已经看到旌旗影。车上旌旗随风展,铃儿叮当响不停。无论大官和小官,跟随僖公向前行。

23.昭假:犹“登遐”,升天。烈:同“列”,列祖,指周公旦、鲁公伯禽。

  游乐泮水兴致高,我在水中采水藻。鲁侯大驾已来到,马儿强健气势豪。马儿强健气势豪,随行人多声音高。鲁侯和颜面带笑,不发怒气耐心教。

24.孝:同“效”。

  游乐泮水久停留,采摘莼菜忙不休。鲁侯大驾已光临,泮宫里面饮美酒。美酒已经举杯饮,祝君长生不老寿。顺着大道向前走,收服丑类不用愁。

25.祜(hù):福。

  庄严美好鲁僖公,恭敬勤勉品德高。注意威仪有礼貌,光辉榜样人人效。真正能文又能武,先祖神灵诚祭告。遵循祖训无不孝,大福一定能求到。

26.明明:同“勉勉”。

  勤勉努力鲁僖公,能修品德讲法度。已把泮宫建设好,淮夷人民都归服。武臣矫矫如猛虎,献敌左耳泮水处。审讯得法似皋陶,就在泮宫献俘虏。

27.淮夷:淮水流域不受周王室控制的民族。攸:乃。

  朝臣济济有修养,能把善心来推广。威风凛凛去出征,平定东南势力强。声势盛大军容壮,没有喧哗无叫嚷。宽待俘虏不穷究,泮宫献功无夸张。

28.矫矫:勇武貌。

  角弓弯弯硬又强,百箭发出嗖嗖响。兵车坚固数量多,战士英勇斗志昂。淮夷已经征服了,不再违命多善良。坚决执行你谋略,淮夷终于得扫荡。

29.馘(guó):古代为计算杀敌人数以论功行赏而割下的敌尸左耳。

  翩翩飞来猫头鹰,落在泮水傍边林。吃了我的桑上果,给我送来好声音。如今淮夷有觉悟,献来珍宝表诚心。既有大龟和象牙,还有南方特产金。

30.淑:善。皋陶(yáo):相传尧时负责刑狱的官。

31.桓桓:威武貌。

32.狄:同“剔”,除。

33.烝(zhēng)烝皇皇:众多盛大貌。

34.吴:喧哗。扬:高声。

35.讻(xiōng):讼,指因争功而产生的互诉。

36.角弓:两端镶有兽角的弓。觩(qiú):弯曲貌。

37.束矢:五十支一捆的箭。搜:多。

38.孔:很。博:宽大39.徒:徒步行走,指步兵。御:驾御马车,指战车上的武士。斁(yì):厌倦。

40.淑:顺。逆:违。此句指鲁国军队。

41.式:语助词。无义。固:坚定。犹:借为“猷”,谋。

42.获:克。

43.鸮(xiāo):鸟名,即猫头鹰,古人认为是恶鸟。

44.怀:归,此处为回答意。

45.憬(jǐng):觉悟。

46.琛(chēn):珍宝。

47.元龟:大龟。象齿:象牙。

48.赂(lù):通“璐”,美玉。


鉴赏

  此诗的主题,《毛诗序》曰:“颂僖公能修泮宫也。”朱熹《诗集传》曰:“此饮于泮宫而颂祷之辞也。”方玉润《诗经原始》曰:“受俘泮宫也。”此诗写受俘泮宫,颂美鲁僖公能修文德。

  此诗前三章叙述鲁侯前往泮水的情况,每章以“思乐泮水”起句,作者强调由于鲁侯光临而产生的快乐心情。“采芹”、“采藻”、“采茆”是为祭祀作准备,芹、藻、茆皆用于祭祀,《周礼·天官·醢人》:“朝事之豆,其实……茆菹麇臡……加豆之实,芹菹兔醢……”《召南·采苹》也有采藻用于“宗室牖下”,皆为明证。第一章没有正面写鲁侯,写的是旗帜飘扬,銮声起伏,随从者众多,为烘托鲁侯出现而制造的一种热闹的气氛和尊严的声势。第二章直接写鲁侯来临的情况,他的乘马非常健壮,他的声音非常嘹亮,他的面容和蔼而带微笑,他不是生气而是在教导自己的臣民,从服乘、态度体现出君主的特别身份。第三章突出“在泮饮酒”,并以歌颂鲁侯的功德,一方面祝福他“永锡难老”,万寿无疆;另一方面则说明这是凯旋饮至,表明鲁侯征服淮夷的功绩。

  第四、五两章颂美鲁侯的德性。前一章主要写文治。鲁侯举止庄重,神情肃穆,因此成为臣民仰望的准则。因为是“告庙”,诗人对庙貌而想先人,鲁国的先祖周公旦、鲁公伯禽既有文治又有武功,僖公凯旋饮至,正是对先祖的继承,是效法前人的结果。后一章主要写武功。作泮宫本属文治,却是成就武功的保证,鲁侯虽不必亲上战场,因为修明德性,恢复旧制,所以使将士们在战争中赢得了胜利。他们在泮水献上斩获的敌人左耳,并能精细详明地审讯敌人,献上活捉的俘虏。

  第六、七两章写征伐淮夷的鲁国军队。前一章是写出征获胜,武士能发扬推广鲁侯的仁德之心,尽管战争是残酷的,但在鲁人看来,这是对敌人的驯化,是符合仁德的。回到泮水,将士献功,没有人为争功而冲突,写的是武功,但文治自在其中。后一章写军队获胜后情况,武器极精,师徒甚众,虽克敌有功,但士无骄悍,又纪律严明,不为暴虐,“孔淑不逆”,所以败者怀德,淮夷卒获。

  最后一章写淮夷——被征服者,以鸮为兴,引出下文。鸮,即猫头鹰,为恶鸟,比喻恶人,但它飞落泮林,食我桑椹,怀我好音。所以淮夷感悟,前来归顺,贡献珍宝。

  刘瑾谓此诗“言不无过实,要当为颂祷之溢辞也”(吴闿生《诗义会通》引),刘勰《文心雕龙》中的《夸饰》篇特将末章首四句“翩彼飞鸮,集于泮林;食我桑椹,怀我好音”作为修辞夸饰的例证之一,说明此篇的夸耀很有些过当,读者当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意。


创作背景

  古代治兵,有受俘之礼,《左传·隐公五年》:“三年而治兵,入而振旅,归而饮至,以数军实。”又《春秋·襄公十三年》:“公至自伐郑。”《左传》:“以饮至之礼,伐还告庙也。”此诗正是围绕饮至,歌颂鲁侯的。诗中泮宫,历来说者不一,清人戴震《毛郑诗考证》云:“鲁有泮水,作宫其上,故它国绝不闻有泮宫,独鲁有之。泮宫也者,其鲁人于此祀后稷乎?鲁有文王庙,称周庙,而郊祀后稷,因作宫于都南泮水上,尤非诸侯庙制所及。宫即水为名,称泮宫。《采蘩》篇传云:‘宫,庙也。’是宫与庙异名同实。《礼器》曰:‘鲁人将有事于上帝,必先有事于頖宫。’郑注云:‘告后稷也。告之者,将以配天。’然则诗曰:‘从公于迈’,曰:‘昭假烈祖,靡不有孝’,明在国都之外,祀后稷地,曰‘献馘’‘献囚’‘献功’,盖鲁于祀后稷之时,亦就之赏有功也。不过,不是‘于祀后稷之时,亦就之赏有功’,而是在泮宫行受俘之礼,兼有祀祖之事。再者,泮宫即是《閟宫》中的閟宫和新庙,此不具论。”

  此诗作于鲁僖公战胜淮夷之后。淮夷生活在当时的淮水一带,不受周王朝所封,对周王朝诸侯造成威胁,所以,各诸侯国曾多次征伐,《左传·僖公十三年(前647年)》载僖公与齐、宋、陈、卫、郑、许、曹“会于咸,淮夷病杞故。”又,鲁僖公十六年(公元前644年)与齐、宋、陈、卫、郑、许、邢、曹“会于淮,谋鄫,且东略也”。这几次战役,虽然战功不大,但鲁是个积弱之国,能累次出师,争伯中原,所以鲁人寄望僖公,肆情歌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