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名闻说长流水,唤仆停车快煮茶。紫燕窥帘如故友,白杨夹道隐人家。忽开遥嶂重看雪,却爱荒塍尽种瓜。偻指边城行未半,伊吾西去正无涯。——清代·庄肇奎《出嘉峪关纪行》

法章既设,初筵长舒。济济列辟,端委皇除。饮和无盈,威仪有馀。温恭在位,敬终如初。——南北朝·王韶之《宋四厢乐歌廿首
其三》

隔花谁撼金铃索。东风无赖搴珠箔。小胆不成欢。麝衾空昼寒。娇多抬腕怯。薄晕偎双颊。半晌费矜持。赠君千日思。——清代·顾贞观《菩萨蛮》

出嘉峪关纪行

清代:庄肇奎

庄肇奎,字星堂,号胥园,秀水人。乾隆癸酉举人,历官广东布政使。有《胥园诗钞》。

庄肇奎

剪柳风柔,养花雨细,催就几番春讯。弹指流光,惊心往事,早是踏青期近。秋千倦倚,恰镇日、慵翻唐韵。试轻衫、重又装棉,馀寒无奈犹蕴。芳径里、落红成阵。日影转回廊,绿窗人困。燕蹴帘钩,莺啼栏曲,不管愁萦方寸。深深院宇,乍梦觉、绣屏香烬。恁新来、瘦减桃花,钏环宽褪。——清代·袁绶《百宜娇》

百宜娇

昆阳帝业久荒芜,惟有先生旷代无。舟子也嗤行客俗,钓台已过不相呼。——清代·华蘅芳《舟行杂咏六首
其六》

舟行杂咏六首 其六

处士高风山并高,浩歌多半是牢骚。可怜冠盖今何在,剩得南村一布袍。——清代·通忍《赠倪端甫》

赠倪端甫

清代:通忍

处士高风山并高,浩歌多半是牢骚。可怜冠盖今何在,剩得南村一布袍。

1

宋四厢乐歌廿首 其三

南北朝:王韶之

南朝宋琅邪临沂人,字休泰。王伟之子。家贫,好史籍,博涉多闻。因得父旧书,撰《晋安帝阳秋》,时人谓宜居史职,除著作佐郎,使续后事,书论晋安帝义熙九年。受刘裕密令,毒死安帝。恭帝即位,迁黄门侍郎,领著作郎、西省事,凡诸诏令,皆出其手。入宋,仍掌史事。少帝时,迁侍中,出为吴郡太守。所撰宗庙歌辞、《孝传》等皆佚。

王韶之

妙缟贵东夏,巧技出吴闉。裁状白玉璧,缝似明月轮。表里缕七宝,中衔骇鸡珍。画作景山树,图为河洛神。来延挥握玩,入与镮钏亲。生风长袖际,晞华红粉津。拂盻迎娇意,隐映含歌人。时移务忘故,节改竞存新。卷情随象簟,舒心谢锦茵。厌歇何足道,敬哉先后晨。——南北朝·丘巨源《咏七宝扇诗》

咏七宝扇诗

轻命重意气,古来岂但今。缓颊献一说,扬眉受千金。边风落寒草,鸣笳坠飞禽。越情结楚思,汉耳听胡音。既怀离俗伤,复悲朝光侵。日当故乡没,遥见浮云阴。——南北朝·吴迈远《胡笳曲》

胡笳曲

朝发富春渚,蓄意忍相思。涿令行春返,冠盖溢川坻。望久方来萃,悲欢不自持。沧江路穷此,湍险方自兹。叠嶂易成响,重以夜猿悲。客心幸自弭,中道遇心期。亲好自斯绝,孤游从此辞。——南北朝·任昉《赠郭桐庐山溪口见候余既未至郭仍进村维舟久之郭生方至诗》

赠郭桐庐山溪口见候余既未至郭仍进村维舟久之郭生方至诗

南北朝:任昉

朝发富春渚,蓄意忍相思。涿令行春返,冠盖溢川坻。

望久方来萃,悲欢不自持。沧江路穷此,湍险方自兹。

叠嶂易成响,重以夜猿悲。客心幸自弭,中道遇心期。

亲好自斯绝,孤游从此辞。

1

菩萨蛮

清代:顾贞观

顾贞观(1637-1714)清代文学家。原名华文,字远平、华峰,亦作华封,号梁汾,江苏无锡人。明末东林党人顾宪成四世孙。康熙五年举人,擢秘书院典籍。曾馆纳兰相国家,与相国子纳兰性德交契,康熙二十三年致仕,读书终老。贞观工诗文,词名尤著,著有《弹指词》、《积书岩集》等。顾贞观与陈维嵩、朱彝尊并称明末清初“词家三绝”,同时又与纳兰性德、曹贞吉共享“京华三绝”之誉。

顾贞观

陶君有五柳,更想桃花源。山回路转不知处,到今高士留空言。太邱之后多君子,门前正对桃花水。嘉蔬名木本先畴,海志山经成外史。曾作诸生三十年,老来自种溪前田。四百甲子颜犹少,有与疑年但一笑。有时提壶过比邻,笑谈烂熳皆天真。酒酣却说神光始,感慨汍澜不可止。老人尚记为儿时,烟火万里连江畿。斗米三十谷如土,春花秋月同游嬉。定陵龙驭归苍昊,国事人情亦草草。桑田沧海几回更,只今尚有遗民老。语罢长谣更浮白,七十年来似畴昔。与君同是避秦人,不醉春光良可惜。春非我春,秋非我秋。惟有桃花年年开,溪水年年流。为君酌酒长无愁。——清代·顾炎武《桃花溪歌赠陈处士梅》

桃花溪歌赠陈处士梅

旧识中官及老僧,相看多怪往来曾。问君何事三千里,春谒长陵秋孝陵。——清代·顾炎武《重谒孝陵》

重谒孝陵

天涯踪迹付觥筹,支枕篷窗倦即休。旅雁数声千里梦,残梅半树五更愁。地传公路犹名浦,人到清淮一系舟。多少金钱靡费处,谁将全力奠中流。——清代·顾趟炳《公路浦夜泊与松友饮》

公路浦夜泊与松友饮

清代:顾趟炳

天涯踪迹付觥筹,支枕篷窗倦即休。旅雁数声千里梦,残梅半树五更愁。

地传公路犹名浦,人到清淮一系舟。多少金钱靡费处,谁将全力奠中流。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