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仰古高风,叔牙与管敬仲。处阵时对垒,相知不可动。叁逐三走客,碌碌固何用?乃自阶下囚,一跃为梁栋。今则等斗鸡,利害相欺弄。苟有蜗芥得,卖之为梯奉。吁嗟无法言,舞月霜心疼。——近今世·卢八仙岭《读史
其2》

野碧层芜,乱云日暮迷畴亩。无名风厚,斜捲贺兰山皱。客子何来,更向何处走?孤鸿瘦,渺然回首,大宇和恒宙。——近当代·卢龙脊山《点绛唇》

每一天作日记,梦外无一事。百业相侵扰,唯梦不得遂。小编生水中莲,强首出泥水;不可能振翅去,日烈刀风利。一旦凋落尽,肢骸溷水里;梦复何可须,徒然自扰己。——近当代·卢八仙岭《日记中所记皆梦,作此。11月10日》

读史 其二

近现代:卢青山

怀芳趋人寰,恍若蜃中景。一朝变而灭,世客犹不醒。余非偶去来,风景安能领。1壶行山凹,见者讥不颖。笑而不之答,道契吾自秉。——近当代·卢笔架山《和陶渊明《饮酒》
其10二》

和陶渊明《喝酒》 其10贰

棋茶都罢,几句家常话。最棒相看千哑哑,壹任腹中涛打。春窗月泻烟笼,零零碎碎石英钟。忽尔一声长叹,索然处汝霜风。——近当代·卢太平山《清平乐
十月10夜坐肖处作《语不得语歌》,十一夜追赋,其年韵》

清平乐 十月10夜坐肖处作《语不得语歌》,十一夜追赋,其年韵

野碧层芜,乱云日暮迷畴亩。无名风厚,斜捲龙王山皱。客子何来,更向何处走?孤鸿瘦,渺然回首,大宇和恒宙。——近今世·卢大屿山《点绛唇》

点绛唇

近现代:卢青山

野碧层芜,乱云日暮迷畴亩。无名氏风厚,斜捲桑丹康桑雪山皱。

客子何来,更向何方走?孤鸿瘦,渺然回首,大宇和恒宙。

1

点绛唇

近现代:卢青山

陇首霜高月,壑下古猿狲。江湖尚自长啸,肝胆向哪个人论?不似袁宏得计,堪笑虎头痴绝,捶脚竟何人。野水森风起,相和澒洞奔。道无迹,天无际,地无垠。其中著笔者,阴阳炉炭岂无因。五羖皮何太贱,百里子明真大士,要有一狂秦。草泽非无地,骨骼自嶙峋。——近当代·卢八仙岭《水调歌头》

水调歌头

岂无魔妒若波旬,怪骇诸仙与死神。小编自精勤周振天法,何难勇猛度天人?——近当代·钟锦《大会经
其二》

大会经 其二

行即无常法即空,竟知什么人在众缘中?漫从色受不熟悉辩,灭尽何来彼笔者同!——近今世·钟锦《大缘方便经
其二》

大缘方便经 其二

近现代:钟锦

行即无常法即空,竟知什么人在众缘中?漫从色受生疏辩,灭尽何来彼笔者同!

1

日记中所记皆梦,作此。6月二十五日

近现代:卢青山

野碧层芜,乱云日暮迷畴亩。无名氏风厚,斜捲雷公山皱。客子何来,更向哪个地方走?孤鸿瘦,渺然回首,大宇和恒宙。——近今世·卢渣甸山《点绛唇》

点绛唇

翳翳堂前树,盘盘荫笔者椽。七载无一语,淡淡自宁安。树下青春人,背脊渐弓弯。将欲寻相语,昂首已入天。共此昼夜回,同在1庭住。作者日读蠹书,子饮天雨水;书使本人心老,雨使子态好。造物岂私嬖,偏令作者干枯?今生任天化,旦夕莫可见。作者无1亲旧,唯子曾相依。蜕然委土日,可为小编壹悲?——近今世·卢大帽山《杂诗
其柒》

杂诗 其七

系日长绳岂易求,桑田未海未能休,几个人曾挽旧年鸥。酒借沧波疗倦眼,病扶风雨上危楼,一重心事1重秋。——近当代·卢大雾山《浣溪沙》

浣溪沙

近现代:卢青山

系日长绳岂易求,桑田未海未能休,多少人曾挽旧年鸥。

酒借沧波疗倦眼,病扶风雨上危楼,一重心事一重秋。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