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毛东塘侍御北还后怀寄八首 其一

明代:边贡

边贡(1476
~1532)字庭实,因家居华泉附近,自号华泉子,历城人。明代著名诗人、文学家。弘治九年丙辰科进士,官至太常丞。边贡以诗著称于弘治、正德年间,与李梦阳、何景明、徐祯卿并称“弘治四杰”。后来又加上康海、王九思、王廷相,合称为明代文学“前七子”。

边贡

节过重阳菊已残,倚霜欹露不胜寒。山堂正少黄金蕊,试看君家白玉团。——明代·边贡《向曹伯通乞白菊》

向曹伯通乞白菊

月缺还复盈,木枯还复荣。如何泉下客,一死无重生。芳筵列时彦,栖栖见遗兄。昔同宾荐来,双璧价连城。今为失侣雁,徘徊哀且鸣。存亡一兴感,四座尽沾缨。孤坟背山郭,宿草萋以萦。死者亦何知,绻兹骨肉情。长歌欲相慰,弥使心怦怦。——明代·边贡《逆旅中会同年杜子廷献因怀其弟廷陈省元凄然增感》

逆旅中会同年杜子廷献因怀其弟廷陈省元凄然增感

上阁登初罢,西宫敕又催。香罗颁笥服,玉醴酌天杯。鱼钥通宵启,金莲伴醉回。将何报明主,伫立重徘徊。——明代·严嵩《驾还仁寿宫复召入赐饮白酒兼赐时服绯罗彩补》

驾还仁寿宫复召入赐饮白酒兼赐时服绯罗彩补

明代:严嵩

上阁登初罢,西宫敕又催。香罗颁笥服,玉醴酌天杯。

鱼钥通宵启,金莲伴醉回。将何报明主,伫立重徘徊。

1

驾还仁寿宫复召入赐饮白酒兼赐时服绯罗彩补

明代:严嵩

大秦明月珠,绝宝世间无。开匣持相赠,照君锦氍毹。——明代·罗万杰《赠别》

赠别

送别垂杨下,泪沾树上花。晓风吹不尽,飘泊到天涯。——明代·罗万杰《古离别三首
其一》

古离别三首 其一

袁山借寇何由得,鄱水逢君本未期。为政风流应两郡,怀人云树总多时。沧江暮雨维舟楫,古驿残花对酒卮。知己难同嘉会少,孤帆欲别更迟迟。——明代·严嵩《龙泽驿逢钱使君》

龙泽驿逢钱使君

明代:严嵩

袁山借寇何由得,鄱水逢君本未期。为政风流应两郡,怀人云树总多时。

沧江暮雨维舟楫,古驿残花对酒卮。知己难同嘉会少,孤帆欲别更迟迟。

1

送毛东塘侍御北还后怀寄八首 其二

明代:边贡

边贡(1476
~1532)字庭实,因家居华泉附近,自号华泉子,历城人。明代著名诗人、文学家。弘治九年丙辰科进士,官至太常丞。边贡以诗著称于弘治、正德年间,与李梦阳、何景明、徐祯卿并称“弘治四杰”。后来又加上康海、王九思、王廷相,合称为明代文学“前七子”。

边贡

卧疴起恒晏,出户客已行。征车扬素尘,窈窕踰层城。行行遵故辙,阡术纵以横。望望不见君,悠悠伤我情。清川回白日,可以鉴中诚。——明代·边贡《追送宗之宪副不及》

追送宗之宪副不及

霁晓渡昌峡,苍山烟雾开。中流万石斗,隔水一舟来。祠古还依嶂,林幽忽放梅。故乡知信美,临眺转徘徊。——明代·严嵩《昌峡》

昌峡

叔氏曰:我所友兮在孤山。繁英灿灿开冰颜,千秋万岁倚清寒。美人赠我素锦緺,何以报之梅白华。朝餐暮饵神精和,驾青禽兮凌紫霞。——明代·边贡《四友亭诗有序
其三》

四友亭诗有序 其三

明代:边贡

叔氏曰:我所友兮在孤山。繁英灿灿开冰颜,千秋万岁倚清寒。

美人赠我素锦緺,何以报之梅白华。朝餐暮饵神精和,驾青禽兮凌紫霞。

1

汴上相逢一载馀,五云回首送轺车。河梁别意真堪画,行李萧萧几卷书。——明代·边贡《送毛东塘侍御北还后怀寄八首
其一》

上阁登初罢,西宫敕又催。香罗颁笥服,玉醴酌天杯。鱼钥通宵启,金莲伴醉回。将何报明主,伫立重徘徊。——明代·严嵩《驾还仁寿宫复召入赐饮白酒兼赐时服绯罗彩补》

霜云千里朔风寒,豸锦貂裘独据鞍。大厦如今要梁栋,凭君归报得材难。——明代·边贡《送毛东塘侍御北还后怀寄八首
其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