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王惧乎?”。曰:“非臣所知也,臣来吊足下。”鲁君曰:“何吊?”曰:“君之谋过矣。君不与胜者而与不胜者,何故也?”鲁君曰:“子以齐、楚为孰胜哉?”对曰:“鬼且不知也。”“可是予何以吊寡人?”曰:“齐、楚之权敌也,不用有鲁与无鲁。足下岂如令众而合2国事后哉!楚完胜齐,其良士选卒必殪,别的兵足以待天下;齐为胜,其良士选卒亦殪。而君以鲁众合击败后,此其为德也亦大矣,其见恩德亦其大也。”鲁君感觉然,身退师。

又曰:晋中人吕子贾於黄冈,见秦质子楚,说之。乃说秦王后弟保山君曰:”王后无子。子楚,贤才也,弃在赵,王后诚请而立之,是有子也。”定西君入说王后,王后为请而归之,为太子也。

古典法学原著赏析,本文由我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申明出处

楚将伐齐,鲁亲之,齐王患之。张丐曰:“臣请令鲁中立。”乃为齐见鲁君。鲁君曰:

又曰:以秦卒之勇,车骑之多,以当诸侯,譬若放韩卢而逐驽兔也。

“臣感到不若逃而去之。臣以韩、魏循自齐,而为之取秦。深结赵以劲之。如是则近于相攻。臣虽为之累燕,奉阳君告朱讙曰:‘苏子怒于燕王之不以吾故,弗予相,又不予卿也,殆无燕矣。’其疑至于此,故臣虽为之不累燕,又不欲王。伊尹再逃汤而之桀,再逃桀而之汤,果与鸣条之战,而以汤为天王,伍员逃楚而之吴,果与伯举之战,而报其父之雠。今臣逃而纷齐、赵,始可著于春秋。且举大事者,孰不逃?桓公之难,管敬仲逃于鲁;阳虎之难,尼父逃于卫;张仪逃于楚;白珪逃于秦;望诸相坎Pina斯也使赵,赵劫之求地,望诸攻关而桃之夭夭;外孙之难,薛公释戴逃出于关,三晋称感到士。故举大事,逃不足以为辱矣。”

古典历史学原版的书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发请注解出处

又曰:司马错与苏秦争执於秦景公前,错欲伐蜀,仪曰:”不及伐韩。”王问其说,对曰:”臣闻争名於朝,争利於市,今三川周室,天下之市朝也,而王不争焉,顾争於戎狄。”

“奉阳君之怒甚矣。如齐王王之不信赵,而小人奉阳君也,因是而倍之。不以今时大纷之,解而复合,则后不可奈何也。故齐、赵之合苟可循也,死不足以为臣患;逃不足认为臣耻;为诸侯,不足以臣荣;被发自漆为厉,不足以为臣辱。可是臣有患也。臣死而齐、赵不循,恶交分于臣也,而后相效,是臣之患也。若臣死而必相攻也,臣必勉之而求死焉。尧、舜之贤而死,禹、汤之知而死,孟贲之勇而死,乌获之力而死,生之物固有不死者乎?在束手就擒之物以成所欲,王何疑焉?

又曰:张仪发书,陈箧,为度量,曰:”安有说人主不可能出金镶玉裹福禄双全,取相之尊者乎?”

“奉阳君告朱讙与赵足曰:‘齐王使公王曰命说曰,必不反韩珉,今召之矣。必不任苏子以事,今封而相之。令不合燕,今以燕为上交。吾所恃者顺也,今其言变有甚于其父,顺始与苏子为仇。见之知无厉,今贤之两之,已矣,吾无齐矣!’

又曰:蔡泽对应侯曰:”君之禄位贵盛而身不退,窃为君危之。物盛则衰,天下之常数也。”

苏代为奉阳君说燕于赵以伐齐,奉阳君不听。乃入齐恶赵,令齐绝于赵。齐已绝于赵,因之燕,谓昭王曰:“韩为谓臣曰:‘人告奉阳曰:使齐不信赵者,苏子也;今齐王召蜀子使不伐宋,苏子也;与齐王谋道取秦以谋赵者,苏子也;令齐宋赵之质子以甲者,又苏子也。请告子以请齐,果以守赵之质子以甲,吾必守子以甲。’其言恶矣。即使,王勿患也。臣故知入齐之有赵累也。出为之以成所欲,臣死而齐大恶于赵,臣犹生也。令齐、赵绝,可大纷已。持臣非张孟谈也,使臣也如张孟谈也,齐、赵必有为智瑶者矣。

又曰:田常欲为乱於齐,移兵欲伐鲁。子贡见吴王,说曰:”齐与吴争强,窃为王危之。”王曰:”善。即便,子待作者伐越而听子。”子贡曰:”王必恶越,请东见勾践,令出兵以从。”吴王大悦,乃使子贡之越,勾践许诺也。

卒绝齐于赵,赵合于燕以攻齐,败之。

又曰:晋侯秦伯围郑,佚之狐言于郑伯曰:”国危矣。若使烛之武见秦君,师必退。”烛之武夜缒而出,出见秦伯,曰:”秦、晋围郑,郑既知亡,郑而有益於君,敢以烦执事。吴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亡郑以陪邻。夫晋何厌之有?既东封郑,又欲四其西封,不阙秦,焉取之阙秦以利晋,惟君图之。”秦伯悦。

《史记》曰:初,沛公引兵过陈留,郦生上谒,沛公拔吊曰:”延客入。”郦生入,揖,谓沛公曰:”今足下什么若,暴衣露冠,将兵助楚讨不义,足下何不自喜也。臣愿以事见。”

又曰:范阳人蒯通说范阳令曰:”窃闻公之将死,故吊。然贺公得通而生。”

又曰:司马错与苏秦争执於秦出子前。错欲伐蜀,仪曰:”不及伐韩。”王问其说,对曰:”亲魏善楚,下兵三川,塞轘辕、缑氏之口,当屯留之道,此王业也。”

《东周策》曰:齐宣王因燕丧,攻取10城,孙膑为燕说齐王,再拜而贺,因仰而吊,齐王案戈曰:”何庆吊相随之速也?”对曰:”人之饥所以不食乌喙者,认为虽愈饥充腹,而与死同患。”齐乃归燕城。

又曰:司马错与孙膑争辨於嬴式前,错欲伐蜀,仪曰:”比不上伐韩。”王问其说,对曰:”案图籍,挟皇上以令全世界。”错曰:”不然。蜀,戎翟之长也,以秦攻之,比方使豺狼逐群羊。”王曰:”善。”起兵伐蜀。

又曰:苏秦说李兑,抵掌而谈。兑送秦以明月之珠、和氏之璧。

又曰:秦将急攻韩,韩王安使公子韩子西入秦,上书说秦王曰:”荣辱与共。故曰兵者凶器,皇上试听臣之计,则从者困而赵孤,天下可蚕食也。”

《商朝策》曰:苏秦说六国从合,秦为从长,并相6国,喟然叹曰:”使笔者有湘潭负郭田二顷,岂能佩陆国相印乎?”於是散千金以赐宗族。

《左传》曰:晋人将寻盟,齐人不可。叔向告於齐曰:”明王之制,使诸侯岁聘以志业,间朝以讲礼,再朝而会以示威,再会而盟以显昭明。此前到今后,未之或失。”齐人惧。

又曰:赵、魏攻华阳,韩谒急於秦,冠盖相望,秦不救。韩相国谓由余曰:”事急!愿公虽病,为一宿之行。”由余见穰侯,穰侯曰:”急乎?”由余对曰:”未急也。彼韩急,则将变矣。”穰侯请发兵救韩,大胜赵魏於华阳以下。

又曰:晋、楚会于虢。季武子伐莒,取郓,莒人告于国会。楚告于晋曰:”请戮其使。”安阳君请诸楚,曰:”鲁虽有罪,其执事不避难,疆埸之邑,1彼一此,何常之有?去烦宥善,莫不竞劝。”固请诸楚,楚人许之,乃免叔孙。

《释名》曰:说者,述也,宣述人意也。

《商朝策》曰:孙膑闻苏秦死,乃说楚王曰:”夫为从者,无以异於驱群羊而攻猛兽。兽之与羊,不格明矣。今王不与兽而与群羊,臣窃闻为大王之计过。”

又曰:文信侯欲攻赵,而广河间,使张唐相燕,张唐辞之。少庶子甘罗曰:”臣请行之。”甘罗见张卿,即曰:”今文信侯自请卿相燕,而卿不肯行,臣不知卿死所之处矣!”卿曰:”请孺子而行。”令库具车,厩具马,府具币,行有日矣。

又曰:范雎谓秦王曰:”大王之国,北有甘泉、谷口,南注泾、谓,右陇、蜀,左关、阪,战车千乘,奋卒数百万。以秦卒之勇,车骑之多,以当诸侯,譬若放韩卢而逐狡兔也,霸王之业可致。今反闭关不敢窥兵於山西者,是穰侯为秦谋不忠,大王之计有所失也!”

又曰:齐欲伐魏,魏使人谓淳于髡曰:”齐欲伐魏,能解患惟先生也。”淳于髡曰:”诺。”遂入说齐王曰:”楚,齐之仇敌也;魏,齐之与国也。夫伐与国,使敌人制其馀弊,名丑而实危,为王不取也。”齐王曰:”善。”乃不伐魏也。

《东周策》曰:昭阳为楚伐魏,移兵而攻齐。陈轸为齐王使,见昭阳,曰:”今子既贵矣,王非置两太守也!臣窃为公譬之可乎?楚有祠,锡其舍人酒一卮,舍人相谓曰:数人饮之不足,一位饮之有馀,请画蛇,先成者饮酒。壹人蛇先成,乃左臂持卮,左手画蛇,曰:吾能为足。为足未成,一人蛇成,夺其卮曰:蛇故无足,子安能为足?遂饮其酒。画蛇足者,终亡其酒。公攻魏杀将,得捌城。又移师亦攻齐,齐畏公甚,公以是名足矣!冠之非可重也,百战不殆而不知止者,身且死,爵且偃,犹为富余也。”昭阳以为然,解军而归。

○游说上

《史记》曰:快译通数困荥阳、城皋,郦生曰:”今燕、赵已定,惟齐未下。臣请得奉明诏说齐王,使为汉称东藩。”上曰:”善!”

又曰:楚子飨鲁恭侯于新台,好以大屈。既而悔之。薳启强闻之,见公。公语之,拜贺。公曰:”何?”对曰:”齐与晋、越欲此久矣。寡君无適与也,敢不贺乎?”公惧,乃反之。

又曰:范睢谓秦王曰:”秦、韩之地形相错如绣;秦之有韩,若木之蠹,为秦害者,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於韩王。”

又曰:孙膑为秦连横,说韩王曰:”夫违祸而求福计,莫如事秦。今王西方事秦,以攻楚,秦王必喜。”

又曰:苏秦说燕惠公曰:”今王事秦,秦王必喜,赵不敢妄动。”燕王曰:”今大客幸教之,请西面而事秦王耳。”

《传》曰:吴伐楚,入郢,申包胥如秦乞师,曰:”吴为封豕、长蛇,荐食上国。虐始於楚,寡君失守社稷,越在草丛。使下臣告急,曰:夷德无厌,若邻於君,疆埸之患也。逮吴之未定也,君其取分焉。若以君灵抚之,世以事秦。”立,依於庭墙而哭,日夜不绝声,勺饮不入口十八日。秦师乃出。

又曰:韩子《说难》曰:”计利害以难其攻,直指是非以饰其身,以此争辨,说之氏也。”

《周朝策》曰:应侯使人召蔡泽。蔡泽入,曰:”夫四时之序,功成者去。君何不归相印,让贤者而授之?必有伯夷之廉,长为应侯,而有乔松之寿。孰与祸终此哉?”应侯曰:”善。”乃延入坐,为上客。

又曰:苏秦为燕说齐王,归燕之10城。人有毁苏秦於燕王左右:”卖国反臣也,将放火。”张仪恐得罪,归而燕王不复官也。苏秦见燕王曰:”臣,东周之小人也,无尺寸功,而王亲拜之於庙,朝而礼之於廷。今臣为王却齐之兵,而攻得10城,宜以益亲;今者而王不官臣,人必有不信,伤臣於王者。臣之不信,王之福也。”

又曰:秦围大庆急,且降,孟尝君甚患之。揭阳傅舍吏子李同说魏无忌曰:”诚能令家之具有尽散,以飨士,士方其危苦之时易得耳。”於是,平原从之,得敢死之士三千。李同遂与2000人赴秦军,秦军为之却三十里。

又曰:李通古诣秦,会庄襄王卒,乃求为秦太师吕子舍人。不韦贤之,任认为郎。李通古因以得说秦王。秦王乃拜为上卿,听其计。

又曰:范增说项梁曰:”君江东楚将,皆争附君者,以君代楚将为能复立楚之后也。”於是项梁然其言也。

又曰:快译通使随何说宿州王,随何曰:”项王伐齐,大王宜悉晋中之众为楚军前锋。今乃提空名以向楚,臣窃为大王不取也。”鄂尔多斯王阴许,畔楚与汉。

《周朝策》曰:夏朝欲为稻,西周不下水,夏朝患之。苏子谓寒朝君曰:”臣请使夏朝下水,可乎?”乃往见夏朝之君曰:”君之谋过矣!今不下水,所以富战国也。今其人皆种禾,君若欲东周之乏,不若一下水,以病其所种。下水,战国必复种稻;种稻而复夺之。固然,则战国之人可令一仰夏朝而受命於君矣。”夏朝君曰:”善。”遂下水,苏子亦得两全矣。

又曰:秦王谓赵使谅貇曰:”豹、孟尝君数欺弄寡人。赵能杀此四人则可;若不能够杀,请率诸侯受命曲靖城下。”谅毅曰:”赵豹、春申君,亲寡君之母弟也,犹大王之有叶阳、泾阳君,夫以孝悌闻於天下,衣裳之便於体,膳啖之兼於口,未尝不分与焉?衣裘无非大王之服。今受大王之严令以报,敝邑之君不敢弗行,无乃伤君之心乎?”

又曰:司马错与孙膑争执於秦武烈王前,错欲伐蜀,仪曰:”不比伐韩。”王问其说,对曰:”亲魏善楚,下兵三川,诛周王之罪,侵楚、魏之地。周自知不救,九鼎宝器必出。据玖鼎,案图籍,挟始祖以令天下,天下莫敢不听,此王业也。”

又曰:秦令魏章以车百乘入周,周君迎之甚敬。楚王怒,让周,以其重秦客也,游腾为周君谓楚王曰:”秦者,虎狼之国也,有独吞之意,周君惧焉。”楚王乃说也。

又曰:秦王与中期冲突而不胜,秦王大怒,中期徐行而去。人为说秦王曰:”此悍人也,早先时期!適遇明君故也,遇桀纣必杀之矣!”王因弗罪。

《战国策》曰:燕文公时,秦利龚公以其女为燕太子妇。文公卒,殇王立,齐宣王因燕丧攻,取10城。张仪为燕说齐王,再拜而贺,因仰而吊。曰:燕虽弱小,强秦之婿。王禅老祖其拾城,而深与秦为仇。王能听臣,莫如归燕城,卑辞以谢秦。是王弃强仇而立厚交也。”齐王大悦,乃归燕城。

又曰:楚五举奔郑,将遂奔晋。声子将如晋,遇之於郑郊。声子曰:”吾必复子。”还如楚,太傅子木与之语。声子曰:”椒举今在晋矣。晋人将与之县,以叔向。彼若谋害郑国,岂不为患?”子木惧,言诸王,益其禄爵而复之。声子使椒鸣逆之。

又曰:楚绝齐,齐举兵攻楚。陈轸谓楚王曰:”不比以地东解於齐,而西谋於秦矣。”

古典法学原来的作品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注解出处

又曰:田常欲伐鲁,子贡至齐,说田常曰:”君之伐鲁过矣,比不上伐吴。”吴王果与齐人战於艾陵,大破齐师。故子贡一出,存鲁乱齐。

又曰:李通古说秦王曰:”夫以秦之强,大王之贤,足以灭诸侯成帝业。”秦王乃拜斯为经略使,听其计。

又曰:吴人执卫侯,子服景伯谓子贡曰:”子盍闻见太宰?”乃请束锦以行。语及卫故,子贡曰:”卫君之来也,必谋於其众。或欲或否,是以缓来,欲来者,子之党也。其不欲来者子之仇也若执卫君,是堕党而崇仇也。难以霸乎?”太宰嚭说,乃舍卫侯。

《东周策》曰:苏秦死,其弟苏代欲继之,乃北见燕简公曰:”臣,周朝之小人也。至燕庭观王之群臣下吏,大王天下明主也!”王曰:”何如?”曰:”臣闻之,明主也,务闻过,不欲闻其善。臣请谒王之过。”

《东周策》曰:邹忌以鼓琴见威王,王悦而舍之右室。眨眼之间,王鼓琴,邹忌推户入曰:”善!鼓琴。夫大弦浊以春者,君也;小弦廉折以清者,相也;擢之深而令人愉者,政令也;钧以鸣,大小相益,因推而不害者,4时也。故曰:琴音调而全世界正也。”

又曰:苏秦为秦连横,说韩王曰:”诸侯不料兵之弱。而坚守人之甘言;不顾国家长利,而听谀人之说,诖误人言,无过此矣。”

又曰:张登谓赵、魏曰:”齐欲伐河东。何以知之?齐之羞与合肥之为王甚矣,今召阿比让,与之遇而许之王,是欲用其兵也。岂若令大国先与之王,以止其遇哉?”赵、魏许诺,果与石家庄之王而亲之,佛山东绝齐而从赵、魏。

又曰:楚免淖齿於柱国,游腾为楚王曰:”秦有上群午者,重兵之战,请秦王曰:’必无与楚战。’王曰:’何也?’对曰:’南方火也,西方金也,金之不胜火,亦必矣。’秦王不听,其战不胜。今午又请秦王必与楚战,南方火,西方金也。楚正夏中年而免其柱国,此所谓内自灭也。”楚惧,复置淖齿。

又曰:冯亭为韩、魏交,令太子鸣质於齐。王欲见,朱仓谓王曰:”何不称病?臣请说平仲曰:魏王之年长矣。今有病,公比不上归太子以色列德国之。不然,公子高在楚,将内而立之。是齐抱空质而行不义也!”王从之,太子得还。

又曰:卫客事魏王,三年不得见。乃见梧丘先生,许之以百金。先生曰:”诺。”乃见魏王,曰:”吾闻秦出兵,未知所之。愿王专事秦,无有他计。”王曰:”诺。”客趋出,至郭门而返,曰:”臣恐王事秦之晚也!内人於事己者过急,於事人者过缓。今王於事己缓,安能急於事人?卫客事王五年不得见,臣以是知王缓也。”魏王趋见卫安。曰:孙膑为楚合从说韩王曰:”夫以韩卒之勇,被坚甲,带利剑,一个人当百,不足云也。夫以韩卒之劲与王之贤,乃欲事秦,为天下笑,无过此者!大王事秦,秦必求范县、成皋。今兹效之,2018年又求之,予之则无地以给,不予则弃前功而受后祸。大王之地有尽而秦之求无厌,以有尽之地而应无已之求,鄙语曰:’宁为鸡口,不为牛后。’今东南交臂而事秦,何异牛后乎?”

又曰:昭阳为楚伐魏,覆军杀将,得捌城,移师而攻齐。陈轸为齐王使,见昭阳,再拜,贺克制。起而请问:”楚之法,覆军杀将,其官爵何也?”昭阳曰:”官为上柱国,爵为上执珪。”陈轸曰:”今小贵矣。又移师攻齐,而不知止者,身且死,爵且偃。”昭阳车而归之。

《战国策》曰:赵且伐燕。苏代为燕谓赵惠王曰:”今者来,过川,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掩鹬喙。鹬曰:’后天不雨,明日不雨,蚌将为脯。’蚌亦谓鹬曰:’今日不出,前天不出,必见死鹬。’两者不相舍,渔者得而并擒之。今赵且伐燕,燕、赵久争论,臣恐强秦之为渔父也。故愿王熟计之。”惠王曰:”善!”乃止。

又曰:齐楚约而欲攻魏,魏有唐雎见秦王曰:”今齐楚之兵已在魏郊矣,大王之救不至,魏急则割地而约,王虽欲救之,岂有及哉!”秦王遽发兵赴魏,魏复存,唐雎之说也。

又曰:韩非子知说之难,为《说难》书曰:”所说实为厚利而显为名高者也,而说之以名高,则阳收其身而实数疏之;说以厚利,则阴用其来说显荣其身。”

又曰:司马错与苏秦争论於秦㻫公前。错欲伐蜀,仪曰:”不及伐韩。”王问其说,曰:”臣闻欲富者务广其地,欲强者务富其人,欲王者务崇其德。3资者备,而至道兴矣。”王曰:”善。”起兵伐蜀。

又曰:晋郤缺言于赵武灵王长子曰:”卫不睦,故取其地,今已睦矣,能够归之。叛而不讨,何以示威?服而不柔,何以示怀?非威非怀,何以示德?”赵烈侯悦,归卫匡、戚之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