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旁边早有人过来扶住吸血老妖,那个秃顶老头似与吸血老妖颇有交情,走到他身边低声问些什麽。鬼王空出手来,微笑却不言语,神情大是轻松,丝毫没有大敌当前的感觉,站在他旁边的那个白面书生,与他对望了一眼。

这时旁边早有人过来扶住吸血老妖,那个秃顶老头似与吸血老妖颇有交情,走到他身边低声问些什麽。鬼王空出手来,微笑却不言语,神情大是轻松,丝毫没有大敌当前的感觉,站在他旁边的那个白面书生,与他对望了一眼。
「苍松狗道,还记得你家爷爷吗?」突然,一个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正道这里的年轻弟子一起皱眉,却见出声的是那个模样凶悍的侏儒,此刻只见他死死盯著苍松,眼露凶光,几如一只恶狼一般。
苍松冷笑一声,道∶「妖孽,还记得当年那一剑吗?」
此言一出,众人只见那侏儒脸上肌肉扭曲,咬牙切齿,显然恨之入骨。但见他慢慢点头,用手在胸口从左肩向右方向,斜斜地划下,恶狠狠道∶「好,好,我没忘记,想不到你也记得,那就太好了。这一剑,我自然要还在你身上。」
苍松哼了一声,不去理他,视线转到了一直站在一边,神色从容的那两个人身上。
苏茹面色凝重,以她的目光,自然也看出了这几人个个道行匪浅,绝不弱於刚才的吸血老妖,只怕多半都是魔教中久不出世的老魔头。
此刻听到苍松道人与那侏儒的对话,苏茹轻声对站在身边的田不易道∶「这些人是谁?」
田不易脸上的神色也不好看,眉头皱在一起,道∶「这个侏儒叫百毒子,是魔教万毒门的;那个秃顶老儿是碣石山的端木老祖,在魔教中一向独来独往。这两个人和吸血老妖,都是百年前我们追杀的魔教馀孽。至於旁边那两人,一个看来就是萧逸才说的魔教鬼王宗这一代的宗主,但那个白面书生,我也不曾见过。」
苏茹倒吸了一口凉气,百年前那一场正魔大战,她修行未成,并未与田不易、苍松道人等一起深入蛮荒。但这几人的名字当年却是如雷贯耳,尤其是百毒子和那端木老祖,恶名昭彰,比起那吸血老妖有过之而无不及。
正在这时,那个秃顶的端木老祖突然回过头来,向正道诸人这里扫了一眼,忽地尖声道∶「万剑一呢!万剑一那狗贼怎麽没来?」
青云门年轻弟子都是一怔,不知他说的是什麽,但田不易、苍松道人、苏茹等人却是霍然变色。田不易冷冷道∶「万师兄道行精深,上通天道,早已经羽化登仙了,只有像你这般妖魔小丑,兀自在此狂吠!」
魔教那几人都是一怔,百毒子与端木老祖,包括这时才缓过气来的吸血老妖,一起失声道∶「死了?」
站在一边的鬼王与白面书生,身子亦似微微一震。
万剑一,这个在青云门年轻一代耳中从未听闻的名字,对这些个魔教巨头来说,竟彷佛似有魔力一般。只见这几人对望一眼,神色间颇为微妙,脸上憎恨之色尤重,其中夹杂著一丝畏惧,但这些却怎麽也盖不去,他们眼底深处那一片喜悦之色。
端木老祖脸上神色复杂,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嘴里咕哝了几句,众人也没听清他说了什麽,但最後一句倒是说得比较清楚∶「嘿嘿,想不到这狗贼居然也会死,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
说著说著,此人竟是忍不住狂笑起来。
青云门这里的人,都变了脸色。苍松道人盯著他,忽然冷笑道∶「你笑什麽?他虽不在,但青云门下,对付你这等妖魔小丑,多的是降妖伏魔之人。」
「呸!」旁边传来不屑之声,却是那个百毒子,恶狠狠道∶「我们不能亲手杀了这厮,实难解心头大恨,迟早有一日我们要杀上青云,将他挫骨扬灰,让他死了也不得安宁!」
吸血老妖在後面怪叫道∶「不错,正要如此,不然难消我这百年深仇!」
正道中人无不变色,见这些魔教妖孽个个凶狠残暴,言下之意连逝去之人也不放过,大是愤慨。
田灵儿悄悄向旁边的大师兄宋大仁问道∶「大师兄,这位万┅┅万师伯是谁,好像厉害之极,连这些魔教妖孽都极怕他,怎麽我们从来没听说过?」
宋大仁脸上神色一动,欲言又止,苦笑一声,道∶「小师妹,等有空回山了,奶自己问师父师娘吧!」
田灵儿一抿嘴,哼了一声,微嗔道∶「不说就不说,我自己问娘去。」说著就要走上前去。
张小凡看在眼里,心中一急,伸手拉住了她,低声道∶「师姐,现在大敌当前,奶别上去,我们稍後再问吧!」
田灵儿看了看前边,见场中气氛果然紧张,便停下了脚步,回头向张小凡笑了笑。
张小凡心中一热,不料突然前方又传来一声冷哼,满是怒意,却是在魔教那一边。张小凡抬头看去,只见在鬼王身後,碧瑶缓缓现身,远远地盯著自己。
不知怎麽,张小凡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松开了拉著田灵儿的手。
远处,小竹峰诸人处,陆雪琪缓缓从张小凡身上收回目光,落到了前方碧瑶的身上,默默端详著她。
这时,一直紧皱著眉头沉默不语的大力尊者,突然开了口道∶「百毒子,端木老妖,当初你们侥幸得脱,就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才是。今日居然还敢出来作怪,可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呸!」那几人一起咒骂,粗言秽语,不绝於耳。
大力尊者微微变色,忽见一直站在旁边的那个白面书生走上一步,微笑道∶「这位多半便是金刚门的大力尊者了吧?」
大力尊者看了看他,道∶「不错,你又是谁?」
那白面书生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只自顾自地道∶「若是当年的万剑一站在这里,说了你刚才的那番话,我们这些你们眼中的妖魔小丑,还会有点顾忌。不过若是凭你金刚门那些三脚猫的道行法术,还是躲到青云门那些人的背後去吧!」
魔教众人大笑,甚至连他们背後,那片黑暗的树林中,也隐隐传出了嘲笑声。
大力尊者的脸立刻就涨得通红,神色愤怒之极,但在他旁边的青云门苍松道人与田不易、苏茹对望一眼,眼里却都有担忧之色。只从那片笑声中,便知魔教非但强援已到,便是在人数上,也多了许多。
这一战,只怕是艰险无比。
「混帐!」一声大喝,突然响起,却是站在大力尊者背後的石头腾身而起,不甘师父被辱,破煞法杖金光大盛,向著那白面书生急冲而去。
田不易等人都吃了一惊,大力尊者急喝道∶「石头,回来,不可轻举妄动!」
但石头猝起发难,速度快极,转眼破煞金光已冲到那白面书生面前,却只见白面书生并无慌乱神色,只抬起右手,掌心隐有青光一闪,正对著冲过来的破煞法杖。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破煞金光已如离弦之箭,轰然撞上了白面书生的手心,瞬间众人眼前一花,只见金光闪烁,空气里丝丝乱响,竟是看不到那个白面书生的身影了。
正道中年轻弟子欢声雷动,但为首的苍松道人与田不易等人,脸色却都沉了下来。
片刻之後,金光渐渐黯淡下来,众人哑然,但见场中那白面书生面色从容,只用一只手竟然抵住了石头莫大威势的破煞金光,任凭石头在半空中如何催动,竟是不能再进分毫。
只听他笑了笑,道∶「年轻人,回去再好好修炼一百年吧!」
说罢,右手猛的一挥,众人只见又是一道青光闪过,石头如受重击,整个人向後飞去,而破煞法杖却是在一声锐响之後,冲天而起,飞了老高。
大力尊者腾身而起,将受伤而回的石头接住,仔细一看,知道不过受了些振荡,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但怒气更增,身子一转,就要出手。
但旁边突然伸过一只手来,拉住了他,却是苍松道人。只见他面色如霜,冷冷道∶「阁下究竟是谁,这枚失踪千年的『乾坤清光戒』,怎麽会在你的手上?」
大力尊者一怔,失声道∶「什麽,乾坤清光戒?」
在场之人,包括魔教那边,十人中倒有八人耸然动容,张小凡心中好奇,低声问宋大仁道∶「大师兄,这法宝很厉害吗?」
宋大仁一脸惊愕还未恢复,点了点头低声道∶「我以前听师父说过,这枚戒指是极厉害的法宝,乃是九天神品,但已经失踪千年,不想今日又再重现世间!」
张小凡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听得那白面书生对著苍松道人微笑道∶「在下乃是无名小辈,如今在鬼王宗主麾下,做一马前卒耳。」
鬼王微笑摇头,道∶「龙兄,你自谦太过了。」
站在旁边的百毒子、端木老祖,还有此刻也走了过来的吸血老妖,几乎同时向这个被鬼王称呼「龙兄」的白面书生看去,却见他右手此刻笼在衣袖之中,根本看不清手中物品。但听刚才苍松道人如此肯定,而这白面书生又不否认,多半便是真的拥有这枚神品戒指了。
一想到传说中这枚神戒的种种异能,修真炼道之人又无不是对法宝看得极重,当真便是全身发热。不过他们三人虽然与这白面书生同时出现,却并非同路而来,也不曾见过此人,只知道他们到後不久,鬼王身旁就神秘地多出了这麽一个道行极深的高人。
当下百毒子又狠狠地盯了他的右手一眼,转头对鬼王道∶「鬼王宗主,这位兄台我们也从未见过,倒不知道鬼王宗何时出了如此高人?」
鬼王笑了笑,道∶「百毒道兄,我们鬼王宗乃是圣教小派,自然是比不上你们万毒门的。」
百毒子哼了一声,他身属魔教四大派系之一的万毒门,此次乃是受门主所托来此荒僻之地,说起来,这也真是他百年来首次出山。
但不出世归不出世,魔教中的事情他仍然清清楚楚∶如今的魔教以四大派系为首,万毒门、合欢派和长生堂都是八百年前黑心老人去世之後,炼血堂败落时方才兴起的大派,历史悠久,根深蒂固。唯独这鬼王宗一脉,却是三百年前突然兴起,门下高手如雨後春笋一般纷纷冒头,两百年间就已经与另三派共分魔教天下,令人称奇。
魔教之中,势力倾轧无所不在,各大派系无不想达到当年黑心老人在时,炼血堂呼风唤雨的那种地步。只是各门势力相当,就连剩下的众多魔教小派系,也多各自依附四大宗派,难分上下。是以虽然暗地里勾心斗角,但表面上众人却也勉强保持著和气。
百毒子来此之前,万毒门门主亲自嘱咐於他,让他一定要找机会刺探鬼王宗内,到底有何秘密?到底实力如何?这些年来,魔教界中,暗地里都在流传著一个传言,那就是传说中魔教无上的圣典经卷「天书」,已然落在了鬼王宗的手里。
而此刻,「天书」还不见踪影,这枚失踪千年的乾坤清光戒却突然出现,百毒子心里震骇,只觉得鬼王宗内里实力,直是深不可测。但他面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看起来比哭还难看就是了∶「宗主说笑了,如今谁不知道鬼王宗如日中天,不过这位龙兄我们的确不曾见过,很想认识一下。」
鬼王深深看了百毒子一眼,眼中精光闪动,忽地一笑,道∶「道兄说的也是,反正日後也要相见。你应该知道三百年前,在上一代鬼王麾下,我们鬼王宗里有四大圣使吧?」
百毒子神色一变,端木老祖却已失声道∶「什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个人,居然还活著?」
白面书生与鬼王微笑著对看一眼,向著众人微笑道∶「诸位好,我是青龙。」
正道那边,反应还不如何激烈,但百毒子等魔教中人却是耸然动容。三百年前,鬼王宗刚刚崛起的时候,门中除了上一代鬼王,便是这所谓的四大圣使为根基力量,就此势力日涨,在魔教中几经厮杀暗斗,经历无数腥风血雨,终於有了今日局面,这四人实力,可想而知。
只见青龙忽然叹了一口气,转头对鬼王道∶「毕竟还是老了,你看对面那些正道的年轻人中,个个面有疑惑之色,多半是没听过我的名字。」
鬼王笑道∶「龙兄何必多虑,後进晚辈,少见多怪,只要假以时日,龙兄之名,必定重新威震天下。」
青龙大笑,笑声中向著自己右手看去,彷佛还有些隐约的凄凉。
「砰」,一声大响,众人吓了一跳,向那声响处看去,原来是刚才石头的破煞法杖,激射向天空,直到此刻方才掉落下来。
场中,一时安静下来,正道这里,多数人皱著眉头,凝神戒备。这一次魔教复兴,实力之强,已经超出了意料之外,而且看这形势,还有更多更深的势力,隐藏未出。
而魔教那一边,却一样是各怀鬼胎,端木老祖还好些,他无门无派,只是与吸血老妖要好,所以站在他这一边。但百毒子和吸血老妖都是万毒门中重要人物,此刻相望无语,对这鬼王宗已是深深警惕。
只有鬼王与青龙站在那里,神态从容,青龙似乎低声说了些什麽,鬼王微笑著摇了摇头,却彷佛不经意间,向张小凡处望了一眼。
夜渐深沉,海风呼啸,远方茫茫大海之中,深夜里那阵阵莫名的长啸之声,彷佛也越来越近,渐渐清晰。
田不易与苍松道人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有退避之意。旁边的苏茹咳嗽一声,轻声对苍松道人道∶「苍松师兄,如今妖孽势大,我们不如暂且避退,回山与掌门师兄商议之後,再做决策,如何?」
苍松沉吟半晌,决然点头道∶「师妹说的是。」说著向田不易看了一眼,田不易缓缓点头。
苍松道人正欲开口,忽又想起了什麽,向左右看了看,皱了皱眉,低声道∶「萧逸才呢?怎麽一个晚上都没看到他?」
站在他身边的齐昊闻言,走上一步道∶「师父,刚才出来时候,萧师兄说他身子不大舒服,就没有跟出来。」
苍松道人脸色一沉,哼了一声,但终不能在弟子们面前说什麽,只得转过头去,正想对其他几派诸如法相、李洵等人说话,突然,在他们人群背後,传来了一声惨叫。
众人耸动,一阵混乱,只见数个站在後边的正道年轻弟子,身负重创,踉踉跄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一身皆是鲜血,嘶声大呼∶「後面有魔教的人!」
黑暗中,古老的森林里,彷佛有无数凄厉笑声响起,田不易等人脸色大变。自从鬼王等人一现身,众人的注意力就被那些老怪物所吸引过去,不料魔教中人诡计多端,暗中却派人包抄後路,猝起发难。
只在这一瞬间,森林中光芒闪烁,竟是飞出无数法宝杀来,正道中人纷纷驭起法宝还击,但一来出其不意,二来魔教徒众竟远比他们想像的要多,登时便处於下风。
苍松道人面色阴沉,大喝一声,腾空而起,不料还不等他有何动作,前方的百毒子、端木老祖一起都扑了上来。
百毒子口中长笑,神色凶狠,叫道∶「狗道士,拿命来!」
苍松道人在半空中一顿身形,不敢轻视这些个老怪物,只得回身接战,同时他身下赤色光芒亮起,却是田不易出手,接住了端木老祖。
苏茹站在地下,眉头紧皱,美丽的面容上隐有几分忧色。眼下正道这边,明显不利,魔教那里还有两个深不可测的鬼王和青龙未曾出手,而暗地里的魔教徒众更不知还有多少,局势堪忧。
此时局面一片混乱,彷佛深夜里、阴影中,到处都是魔教中人,随时随地都会有杀人夺命的法宝厉光飞出,正道中人陷入苦战,闷哼惨叫声不绝於耳。
张小凡手持烧火棍,却没有动手,因为大竹峰的宋大仁、田灵儿等人顾虑到他刚才受创,把他包在中间,所以一时倒也没有受伤,不过情势危急,他也一般紧张。
眼看著周围魔教光芒越来越盛,正道中人被渐渐压缩,主要是夜色之中,根本看不到隐藏在暗处的魔教徒众,实在是吃了大亏。
张小凡站在原地,看到周围几位师兄还有田灵儿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心里焦急,又自觉身体虽然有些疲累,但也并无大碍,便要上去参战。
就在此刻,忽只听一声轻啸,如凤鸣九天,清音悦耳,回荡开去。一道绚烂蓝光,霍然腾起,陆雪琪人随剑升,但见天琊神剑光芒大放,竟是照亮了左右方圆。
黑暗,竟似不能靠近她的容颜身影!
她却往那黑暗投身而去,「呼」的一声,锐啸震天。这美丽女子,化做一道如电蓝光,射进了古老森林里的黑暗之中。
片刻之後,只见蓝光闪耀,黑暗里惊呼声不绝於耳,场中众人的压力顿时一轻。
与此同时,只听佛号阵阵,法相双掌合十而起,指尖上方,「轮回珠」闪烁著庄严肃穆的金光,缓缓转动。他忽地睁眼,轮回珠亦向另一边黑暗处冲去。片刻之後,一片耀眼金光,在黑暗中腾腾亮起,如同白昼,无数魔教中人惊叫飞出。
这一来局势立时便有改观,如齐昊、林惊羽、李洵、燕虹,甚至包括法善、石头等人,俱是正道中年轻一辈里出色的人物,刚才只不过措手不及,这一下立刻纷纷出手,在周围偷袭的魔教中人却似乎并未有高手,少有人能挡其锋锐,情势便往正道这边好转。
站在远处的鬼王与青龙看在眼里,都皱了皱眉,青龙微微摇头,叹道∶「正道中的这些年轻弟子,资质无不是万中挑一,比起我们这些後辈,强得太多了。」
鬼王点了点头,目光向远处望去,忽然道∶「最早出手的那个女子,手中法宝,你可看清了?」
青龙淡淡道∶「是天琊吧?」
鬼王转过头来,向他看去。青龙笑了笑,缓缓地、又似乎是轻声低语道∶「天琊神剑、天琊神剑啊!」
鬼王负手而立,缓缓道∶「还有,天音寺的那个和尚,手中有轮回珠;青云门那个白衣少年,手中仙剑碧绿如水,应该是『斩龙剑』。正道这些年来,还真是苦心栽培年轻人了。」

    深夜的森林中,此刻已经被无数法宝发射出的亮光照得如同白昼,从树林深处到最激烈的空地之上,似乎处处都有凛冽的厉光飞过,在五颜六色美丽的光芒下,不断地腾起鲜红的血,喷洒在微微颤抖的树木之上。

    「苍松狗道,还记得你家爷爷吗?」突然,一个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凝成血珠,无声滴落。

    正道这里的年轻弟子一起皱眉,却见出声的是那个模样凶悍的侏儒,此刻只见他死死盯著苍松,眼露凶光,几如一只恶狼一般。

    陆雪琪一声清啸,落在地上,片刻间在夜色中却蔚蓝如天、清澈似水的光圈,从她手中的天琊神剑上向四周激射而出,如美丽女子温柔的眼波,掠过这凡俗的世间。

    苍松冷笑一声,道∶「妖孽,还记得当年那一剑吗?」

    无数繁茂的枝叶,一起向外翻动,哗啦作响。

    此言一出,众人只见那侏儒脸上肌肉扭曲,咬牙切齿,显然恨之入骨。但见他慢慢点头,用手在胸口从左肩向右方向,斜斜地划下,恶狠狠道∶「好,好,我没忘记,想不到你也记得,那就太好了。这一剑,我自然要还在你身上。」

    周围身著黑衣的魔教徒众,怪叫不止,虽有拚力阻挡者,竟也被打了出去。自从死灵渊脱险至今,她的道行竟彷佛又精进许多。

    苍松哼了一声,不去理他,视线转到了一直站在一边,神色从容的那两个人身上。

    张小凡远远看在眼中,倒吸了一口凉气,又惊又佩。但随之注意力回到自己周围,只见宋大仁、杜必书等人已经是渐渐吃力,围攻他们大竹峰的魔教徒众,人数不多,但道行却比周围其他人高。而且看他们服饰,衣衫之上都有个骷髅标遥也不知道是不是鬼王宗的标记。

    苏茹面色凝重,以她的目光,自然也看出了这几人个个道行匪浅,绝不弱於刚才的吸血老妖,只怕多半都是魔教中久不出世的老魔头。

    田灵儿站在张小凡身前,脸色微微有些苍白,额头上也冒出了细细的汗珠,但举手投足驾驭著琥珀朱绫,并未有一丝慌乱。

    此刻听到苍松道人与那侏儒的对话,苏茹轻声对站在身边的田不易道∶「这些人是谁?」

    在大竹峰诸弟子中,田灵儿是除了张小凡外年龄最小的人,但她资质远胜过几位师兄,论道行除了宋大仁外便数到她了。但周围围攻的魔教徒众不知是看到她是个女子,还是有什麽其他原因,主攻的方向却一直是向她而来,此刻,便是连张小凡也感觉出田灵儿有些吃力了。

    田不易脸上的神色也不好看,眉头皱在一起,道∶「这个侏儒叫百毒子,是魔教万毒门的;那个秃顶老儿是碣石山的端木老祖,在魔教中一向独来独往。这两个人和吸血老妖,都是百年前我们追杀的魔教馀孽。至於旁边那两人,一个看来就是萧逸才说的魔教鬼王宗这一代的宗主,但那个白面书生,我也不曾见过。」

    夜风,悄悄吹过已变做战场的森林,黑暗深处,彷佛也有无数的眼睛窥视著。

    苏茹倒吸了一口凉气,百年前那一场正魔大战,她修行未成,并未与田不易、苍松道人等一起深入蛮荒。但这几人的名字当年却是如雷贯耳,尤其是百毒子和那端木老祖,恶名昭彰,比起那吸血老妖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围的呼喊声越来越急,张小凡紧皱眉头,向外面看去,只见才这一会工夫,形势又有了变化,魔教那里已然做出了反应,刚才还势如破竹的陆雪琪、法相、齐昊等人,此刻都已经对上了高手,被缠在原地,一时虽不落下风,却已脱不开身。

    正在这时,那个秃顶的端木老祖突然回过头来,向正道诸人这里扫了一眼,忽地尖声道∶「万剑一呢!万剑一那狗贼怎麽没来?」

    而周围道行稍差的正道弟子,身边却聚集了越来越多的魔教徒众,尖叫声不绝於耳,局面又开始向魔教那里倒了过去。

    青云门年轻弟子都是一怔,不知他说的是什麽,但田不易、苍松道人、苏茹等人却是霍然变色。田不易冷冷道∶「万师兄道行精深,上通天道,早已经羽化登仙了,只有像你这般妖魔小丑,兀自在此狂吠!」

    张小凡一咬牙,抽出烧火棍,不肯再这般休息下去,至少要去助诸位师兄和灵儿师姐一臂之力,不料他身形才动,忽只听前方田灵儿失声惊呼,身形一窒,似是被什麽绊了一下,片刻间便有三、四道法宝奇光冲了过来。

    魔教那几人都是一怔,百毒子与端木老祖,包括这时才缓过气来的吸血老妖,一起失声道∶「死了?」

    宋大仁等人大吃一惊,却援手不及,张小凡未有多想便冲了上去,但眼看著却也是迟了一步。

    站在一边的鬼王与白面书生,身子亦似微微一震。

    在这危急关头,田灵儿俏脸失色,几如白纸,双手连挥,琥珀朱绫「刷刷刷」在身前飞舞阻挡,却也是来不及,转眼间有两道疾飞如电的一白一黑两件法宝,冲到她眼前。

    万剑一,这个在青云门年轻一代耳中从未听闻的名字,对这些个魔教巨头来说,竟彷佛似有魔力一般。只见这几人对望一眼,神色间颇为微妙,脸上憎恨之色尤重,其中夹杂著一丝畏惧,但这些却怎麽也盖不去,他们眼底深处那一片喜悦之色。

    张小凡一颗心几乎都跳了出来,张大了嘴,却什麽声音也发不出来,便在此时,忽只见白影一闪,一个身影挡在田灵儿身前,双手挥动,登时把那两道法宝打飞了回去,远远的黑暗处,立刻便传来几声怒喝,几声惊叫。

    端木老祖脸上神色复杂,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嘴里咕哝了几句,众人也没听清他说了什麽,但最後一句倒是说得比较清楚∶「嘿嘿,想不到这狗贼居然也会死,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

    众人松了一口气,向那人看去,只见正是师娘苏茹。

    说著说著,此人竟是忍不住狂笑起来。

    苏茹急回头,向田灵儿上下打量一番,道∶「灵儿,奶没事吧?」

    青云门这里的人,都变了脸色。苍松道人盯著他,忽然冷笑道∶「你笑什麽?他虽不在,但青云门下,对付你这等妖魔小丑,多的是降妖伏魔之人。」

    田灵儿惊魂未定,点头道∶「我没事,娘。」

    「呸!」旁边传来不屑之声,却是那个百毒子,恶狠狠道∶「我们不能亲手杀了这厮,实难解心头大恨,迟早有一日我们要杀上青云,将他挫骨扬灰,让他死了也不得安宁!」

    苏茹眉头紧皱,这时周围魔教徒众又逼了过来,苏茹急道∶「你们快走,此地不可久留!等下冲出去之後,你们离开此岛,我们在东海昌合城里见面。」

    吸血老妖在後面怪叫道∶「不错,正要如此,不然难消我这百年深仇!」

    宋大仁、田灵儿等都吃了一惊,但见苏茹面色严峻,不敢多言,田灵儿应了一声,大竹峰诸人便向後而走。

    正道中人无不变色,见这些魔教妖孽个个凶狠残暴,言下之意连逝去之人也不放过,大是愤慨。

    此刻场中一片混乱,战况激烈异常,苏茹左闪右晃,看到有正道年轻弟子危急便上前相救,令其撤退。她道行颇高,远胜普通魔教徒众,只见在夜色中她身影飘荡,风姿绰约,竟不露丝毫急迫模样。

    田灵儿悄悄向旁边的大师兄宋大仁问道∶「大师兄,这位万┅┅万师伯是谁,好像厉害之极,连这些魔教妖孽都极怕他,怎麽我们从来没听说过?」

    得有空隙处,她抬头仰望,只见天空中乌云沉沉,却有光华乱闪,那半空中乃是苍松道人与田不易,正与魔教的百毒子与端木老祖斗在一起。

    宋大仁脸上神色一动,欲言又止,苦笑一声,道∶「小师妹,等有空回山了,奶自己问师父师娘吧!」

    她心中颇是担心,但看田不易虽然才与吸血老妖斗法一场,此刻对上了端木老祖,却依然不落下风,心下方才稍慰。

    田灵儿一抿嘴,哼了一声,微嗔道∶「不说就不说,我自己问娘去。」说著就要走上前去。

    这时被苏茹几番冲击解围,正道中普通弟子已是分别走了许多,留在场中的大都是陆雪琪等道行较深的弟子,人数上少了许多。不过魔教那里,也有许多人看来是追踪而去,所以正道这里虽然依旧处於下风,但一时倒也没什麽大的危险。

    张小凡看在眼里,心中一急,伸手拉住了她,低声道∶「师姐,现在大敌当前,奶别上去,我们稍後再问吧!」

    只不过,苏茹心中却越来越是焦虑,因为就在前方,从头到尾,魔教中最神秘的鬼王与那个青龙,却一直站在那里,微笑看戏。

    田灵儿看了看前边,见场中气氛果然紧张,便停下了脚步,回头向张小凡笑了笑。

    魔教这边,鬼王与青龙并排站著,看著场中正道的弟子不断逃去,青龙淡淡道∶「你准备放过这些人吗?」

    张小凡心中一热,不料突然前方又传来一声冷哼,满是怒意,却是在魔教那一边。张小凡抬头看去,只见在鬼王身後,碧瑶缓缓现身,远远地盯著自己。

    鬼王微笑道∶「这些年轻弟子,无足轻重,再说我们此次到这流波山上,也并非为了与正道这些人斗个你死我活的!」

    不知怎麽,张小凡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松开了拉著田灵儿的手。

    青龙点了点头,抬头向半空中看了看,道∶「这两个人,都是当年青云门追杀入蛮荒的那五个人中的吧?」

    远处,小竹峰诸人处,陆雪琪缓缓从张小凡身上收回目光,落到了前方碧瑶的身上,默默端详著她。

    鬼王道∶「不错,苍松道人,田不易,还有商正梁、曾叔常,再加上一个万剑一,便是这五个人了。」

    这时,一直紧皱著眉头沉默不语的大力尊者,突然开了口道∶「百毒子,端木老妖,当初你们侥幸得脱,就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才是。今日居然还敢出来作怪,可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青龙轻轻叹息一声,道∶「百年时光,匆匆而过,当年这些人不过还是锐意冲杀的年轻人,如今居然也都独当一面了。」

    「呸!」那几人一起咒骂,粗言秽语,不绝於耳。

    鬼王微微一笑,道∶「龙兄,当年是你有事不在,否则有你们四大圣使在,青云山一战,我们圣教虽然未必能挽回败局,但至少也不会败得那麽惨!」

    大力尊者微微变色,忽见一直站在旁边的那个白面书生走上一步,微笑道∶「这位多半便是金刚门的大力尊者了吧?」

    青龙摇头,道∶「不可能的,百年前乃是正道三大巨派鼎盛之时,那些老不死的纷纷出山,加上我们一样也是抵挡不住。不过,嘿嘿,可笑我们圣教数千载之下,在蛮荒圣殿之所,却被那五个人冲杀进去,一时望风而靡┅┅」

    大力尊者看了看他,道∶「不错,你又是谁?」

    鬼王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是啊,当年我因为要照顾上代鬼王,不在圣殿,但也听说场面极是难看。可惜圣殿中高手都在青云山那场大战中被派了出去,死伤无数,否则┅┅」

    那白面书生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只自顾自地道∶「若是当年的万剑一站在这里,说了你刚才的那番话,我们这些你们眼中的妖魔小丑,还会有点顾忌。不过若是凭你金刚门那些三脚猫的道行法术,还是躲到青云门那些人的背後去吧!」

    青龙忽然插口道∶「那个时候我在圣殿。」

    魔教众人大笑,甚至连他们背後,那片黑暗的树林中,也隐隐传出了嘲笑声。

    鬼王身子一震,吃了一惊,道∶「什麽?龙兄你那个时候就在圣殿?」

    大力尊者的脸立刻就涨得通红,神色愤怒之极,但在他旁边的青云门苍松道人与田不易、苏茹对望一眼,眼里却都有担忧之色。只从那片笑声中,便知魔教非但强援已到,便是在人数上,也多了许多。

    青龙苦笑一声,道∶「不错,其实还不止,除了那个大懒鬼玄武,白虎和朱雀也都在圣殿。」

    这一战,只怕是艰险无比。

    鬼王脸色变了变,强笑一声,道∶「那怎麽刚才龙兄你却没有认出这两个人来?」

    「混帐!」一声大喝,突然响起,却是站在大力尊者背後的石头腾身而起,不甘师父被辱,破煞法杖金光大盛,向著那白面书生急冲而去。

    青龙又是一声苦笑,道∶「说来也是丢脸的事。当年这五个人一路冲进蛮荒不说,居然还一直冲杀到了圣殿之上。那时全荒震动,震骇不已,我与白虎、朱雀虽然一向与看守圣殿的长生堂、万毒门不和,但维护圣殿乃是首要之事,便与其他各派高手,一起守卫。」

    田不易等人都吃了一惊,大力尊者急喝道∶「石头,回来,不可轻举妄动!」

    鬼王向半空中望了一眼,道∶「怎麽?这五个人的道行,百年前便如此之高吗?」

    但石头猝起发难,速度快极,转眼破煞金光已冲到那白面书生面前,却只见白面书生并无慌乱神色,只抬起右手,掌心隐有青光一闪,正对著冲过来的破煞法杖。

    青龙摇头,道∶「其实也不尽然,事过境迁後我细细想来,其实都是我们在青云山大败之後,高手死伤太多,人心惶惶,被这五人胡乱冲杀,一时都以为正道大批人马已经杀来,未战心已怯了,却不曾想到只有区区五个人。」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破煞金光已如离弦之箭,轰然撞上了白面书生的手心,瞬间众人眼前一花,只见金光闪烁,空气里丝丝乱响,竟是看不到那个白面书生的身影了。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道∶「这五人中,其实我只与万剑一照过面,所以不认得其他四人。当年他们冲进圣殿,五个人却分做了五路,从各个方向冲了进去。我们猝不及防,心中又是焦急畏惧,一听前後左右都有喊杀之声,方寸已然乱了。本来若是镇定接战,等局面稍定,我们必胜无疑,可惜,唉!可惜他们之中居然有一个万剑一┅┅」

    正道中年轻弟子欢声雷动,但为首的苍松道人与田不易等人,脸色却都沉了下来。

    鬼王皱眉道∶「此人怎样?」

    片刻之後,金光渐渐黯淡下来,众人哑然,但见场中那白面书生面色从容,只用一只手竟然抵住了石头莫大威势的破煞金光,任凭石头在半空中如何催动,竟是不能再进分毫。

    青龙眉目微闭,沉默了片刻,长出了一口气,摇头道∶「此人天纵奇才,惊才绝艳,乃我生平仅见。事後我等私下商谈,都以为其他四人虽然道行不低,但与万剑一比起来却相差许多,可以说若无此人,这几个青云门的家伙绝然是冲不进我们蛮荒,更不用说还杀到了我们圣殿之上。」

    只听他笑了笑,道∶「年轻人,回去再好好修炼一百年吧!」

    看著青龙的神情,彷佛沉浸在回忆之中,隐隐有些向往∶「那时,其他四人从旁边後头冲进,我们却把主力都聚在正门圣殿之处,心中正自犹豫惊骇,便在这时,万剑一便孤身一人,仗剑直冲了进来┅┅」

    说罢,右手猛的一挥,众人只见又是一道青光闪过,石头如受重击,整个人向後飞去,而破煞法杖却是在一声锐响之後,冲天而起,飞了老高。

    鬼王一皱眉,道∶「就他一人?」

    大力尊者腾身而起,将受伤而回的石头接住,仔细一看,知道不过受了些振荡,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但怒气更增,身子一转,就要出手。

    青龙叹息一声,道∶「不错,就他一人。我还记得当年他白衣如雪,剑碧如水┅┅啊!不错,就是那把斩龙剑了!百年不见,差点认不出来了。」

    但旁边突然伸过一只手来,拉住了他,却是苍松道人。只见他面色如霜,冷冷道∶「阁下究竟是谁,这枚失踪千年的『乾坤清光戒』,怎麽会在你的手上?」

    鬼王吃了一惊,见青龙左手向前指去,却是指著兀自在场中拚斗的林惊羽手中那把碧如秋水的斩龙剑。

    大力尊者一怔,失声道∶「什麽,乾坤清光戒?」

    「原来这斩龙剑当初是在万剑一手中的吗?」

    在场之人,包括魔教那边,十人中倒有八人耸然动容,张小凡心中好奇,低声问宋大仁道∶「大师兄,这法宝很厉害吗?」

    青龙点头,道∶「不错,便是在他手里。那时我大声喝问,他却一言不发,只是长笑不已,直冲进我们人群之中,纵横厮杀,势不可挡。啧啧,啧啧,唉!真是英雄了得!」

    宋大仁一脸惊愕还未恢复,点了点头低声道∶「我以前听师父说过,这枚戒指是极厉害的法宝,乃是九天神品,但已经失踪千年,不想今日又再重现世间!」

    鬼王点了点头,脸上亦有惊佩之意,道∶「此人果然厉害,胆大包天,後来如何?」

    张小凡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听得那白面书生对著苍松道人微笑道∶「在下乃是无名小辈,如今在鬼王宗主麾下,做一马前卒耳。」

    青龙道∶「我们都是又惊又怒,但又怕除了他还有正道高手即将杀入,而且圣殿之後喊杀声越来越近,我们更是惊惶。慌乱之下,竟是被他冲到了供奉幽明圣母和天煞明王的正殿之上。」

    鬼王微笑摇头,道∶「龙兄,你自谦太过了。」

    鬼王一向平静从容的神色突然变色,失声道∶「什麽?」

    站在旁边的百毒子、端木老祖,还有此刻也走了过来的吸血老妖,几乎同时向这个被鬼王称呼「龙兄」的白面书生看去,却见他右手此刻笼在衣袖之中,根本看不清手中物品。但听刚才苍松道人如此肯定,而这白面书生又不否认,多半便是真的拥有这枚神品戒指了。

    青龙苦笑一声,道∶「连你也这个反应了,可以想像我们当时何等恼怒。这一下便不管什麽其他高手来不来了,全部人都和疯了一样向他冲了过去,有什麽看家法宝都用了出来,只片刻工夫,他身上白衣便被血染红了。但他竟不回头,直冲进圣殿,腾身飞到了圣殿上并排供奉的那两座幽明圣母和天煞明王神像之上,在二圣神像之间的白墙上,生生刻下了他『万剑一』三个大字!」

    一想到传说中这枚神戒的种种异能,修真炼道之人又无不是对法宝看得极重,当真便是全身发热。不过他们三人虽然与这白面书生同时出现,却并非同路而来,也不曾见过此人,只知道他们到後不久,鬼王身旁就神秘地多出了这麽一个道行极深的高人。

    鬼王顿时哑然。

    当下百毒子又狠狠地盯了他的右手一眼,转头对鬼王道∶「鬼王宗主,这位兄台我们也从未见过,倒不知道鬼王宗何时出了如此高人?」

    青龙忽然道∶「朱雀一直以来都是黑纱蒙面,你知道吧?」

    鬼王笑了笑,道∶「百毒道兄,我们鬼王宗乃是圣教小派,自然是比不上你们万毒门的。」

    鬼王微感意外,道∶「不错,怎麽了?」

    百毒子哼了一声,他身属魔教四大派系之一的万毒门,此次乃是受门主所托来此荒僻之地,说起来,这也真是他百年来首次出山。

    青龙道∶「她是我们四人中唯一的女子,但侍奉二圣之心却最是虔诚。当时我只看她不顾一切第一个冲了上去,趁著万剑一刻字的那眨眼工夫,一刀便砍了下去,竟将万剑一的左手给砍了下来。」

    但不出世归不出世,魔教中的事情他仍然清清楚楚∶如今的魔教以四大派系为首,万毒门、合欢派和长生堂都是八百年前黑心老人去世之後,炼血堂败落时方才兴起的大派,历史悠久,根深蒂固。唯独这鬼王宗一脉,却是三百年前突然兴起,门下高手如雨後春笋一般纷纷冒头,两百年间就已经与另三派共分魔教天下,令人称奇。

    鬼王又是一惊。

    魔教之中,势力倾轧无所不在,各大派系无不想达到当年黑心老人在时,炼血堂呼风唤雨的那种地步。只是各门势力相当,就连剩下的众多魔教小派系,也多各自依附四大宗派,难分上下。是以虽然暗地里勾心斗角,但表面上众人却也勉强保持著和气。

    青龙叹了口气,道∶「你也吃惊吧!当时我们也都吓了一跳,因为万剑一冲杀进来时威势太大,我们都未想到他一人对著我们这许多人,再厉害也早成了强弩之末。不料他左手虽断,血如泉喷,但除了面色苍白之外,竟未变色,反而身子一转,贴近了朱雀,探手把她的面纱掀开看了看,然後大笑道∶『果然是绝色美人!』说完,他驾驭起斩龙剑,竟是又冲杀了出去┅┅」

    百毒子来此之前,万毒门门主亲自嘱咐於他,让他一定要找机会刺探鬼王宗内,到底有何秘密?到底实力如何?这些年来,魔教界中,暗地里都在流传著一个传言,那就是传说中魔教无上的圣典经卷「天书」,已然落在了鬼王宗的手里。

    鬼王摇了摇头,道∶「他这样居然也能杀的出去?」

    而此刻,「天书」还不见踪影,这枚失踪千年的乾坤清光戒却突然出现,百毒子心里震骇,只觉得鬼王宗内里实力,直是深不可测。但他面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看起来比哭还难看就是了∶「宗主说笑了,如今谁不知道鬼王宗如日中天,不过这位龙兄我们的确不曾见过,很想认识一下。」

    青龙叹道∶「一来是他太过强悍,手臂虽断,圣殿上鲜血飞飘,但他剑势威力竟彷佛更胜过往;二来其他那四个青云门的家伙,居然在圣殿之後放起火来,浓烟四散。我们担心还有更多正道之人,心慌意乱,又急著救火,居然就被他冲了出去。」

    鬼王深深看了百毒子一眼,眼中精光闪动,忽地一笑,道∶「道兄说的也是,反正日後也要相见。你应该知道三百年前,在上一代鬼王麾下,我们鬼王宗里有四大圣使吧?」

    鬼王长长出了口气,道∶「想不到正道之中,竟然有这等英雄人物!」

    百毒子神色一变,端木老祖却已失声道∶「什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个人,居然还活著?」

    青龙淡淡道∶「可惜英雄固然了得,不可一世,却也没什麽好下场。当日等我们搞清楚了其实只有青云门五人冲杀进来之後,真个是气得七窍生烟,但我也看得出来,万毒门和长生堂那些家伙,嘴上骂得厉害,但心里对万剑一此人都是惊佩之极,尤其是我那个师妹朱雀┅┅唉!」

    白面书生与鬼王微笑著对看一眼,向著众人微笑道∶「诸位好,我是青龙。」

    他似乎想到了什麽,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而言道∶「那时我们都以为青云门中,必定是此人接掌掌门大位,不料事隔不久,却听说乃是他师兄道玄接位。从此之後,这个惊才绝艳的人物,竟是从此再无消息,直到了今天,我才知道,他竟然已经死了。」

    正道那边,反应还不如何激烈,但百毒子等魔教中人却是耸然动容。三百年前,鬼王宗刚刚崛起的时候,门中除了上一代鬼王,便是这所谓的四大圣使为根基力量,就此势力日涨,在魔教中几经厮杀暗斗,经历无数腥风血雨,终於有了今日局面,这四人实力,可想而知。

    他说到这里,言下唏嘘,大有遗憾之意。

    只见青龙忽然叹了一口气,转头对鬼王道∶「毕竟还是老了,你看对面那些正道的年轻人中,个个面有疑惑之色,多半是没听过我的名字。」

    鬼王一笑,道∶「不错,可惜不能和这等英雄人物一决高下,真是生平憾事。」

    鬼王笑道∶「龙兄何必多虑,後进晚辈,少见多怪,只要假以时日,龙兄之名,必定重新威震天下。」

    青龙抬头,向半空中望了一眼,忽地冷笑一声,道∶「端木和百毒子这几个家伙,当年从青云山败回,逃入蛮荒,结果还未到圣殿就遇上了万剑一等五人,被打得落荒而逃,连圣殿也不敢回,刚才居然还敢大声喝问万剑一来了没有,真是厚颜无耻!」

    青龙大笑,笑声中向著自己右手看去,彷佛还有些隐约的凄凉。

    鬼王微微一笑,道∶「他们不过是万毒门里那个老怪物的走狗,龙兄何必生气!」

    「砰」,一声大响,众人吓了一跳,向那声响处看去,原来是刚才石头的破煞法杖,激射向天空,直到此刻方才掉落下来。

    青龙伸手,轻轻一拂身上白衣,淡淡道∶「当年被万剑一闯入圣殿,乃是我们圣教教众之奇耻大辱,我百年苦修,又甘冒奇险找到了乾坤清光戒,为的便是有朝一日能与他再决高低。今日听说他已然去世,心中只有失望抱憾,却不想这些人竟然说出了挖坟掘尸这等无耻之话,真是羞与为伍!」

    场中,一时安静下来,正道这里,多数人皱著眉头,凝神戒备。这一次魔教复兴,实力之强,已经超出了意料之外,而且看这形势,还有更多更深的势力,隐藏未出。

    鬼王摇头微笑,抬头观战,但见天空中光芒越来越盛,那四人的身影几乎都已经看不到了。而满天的乌云,此刻几乎也都被他们法宝的光芒映得更亮了。

    而魔教那一边,却一样是各怀鬼胎,端木老祖还好些,他无门无派,只是与吸血老妖要好,所以站在他这一边。但百毒子和吸血老妖都是万毒门中重要人物,此刻相望无语,对这鬼王宗已是深深警惕。

    苍穹无语,只有远方大海之中,那阵阵长啸之声,渐渐凄厉。

    只有鬼王与青龙站在那里,神态从容,青龙似乎低声说了些什麽,鬼王微笑著摇了摇头,却彷佛不经意间,向张小凡处望了一眼。

    鬼王忽然皱眉,转头对青龙道∶「你有没有觉得,今晚的夜色有些奇怪?」

    夜渐深沉,海风呼啸,远方茫茫大海之中,深夜里那阵阵莫名的长啸之声,彷佛也越来越近,渐渐清晰。

    青龙抬头看了看,沉默了片刻,忽然动容道∶「你是说┅┅」

    田不易与苍松道人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有退避之意。旁边的苏茹咳嗽一声,轻声对苍松道人道∶「苍松师兄,如今妖孽势大,我们不如暂且避退,回山与掌门师兄商议之後,再做决策,如何?」

    鬼王点了点头,道∶「传说那奇兽每次出世,必然天地变色,伴以大风雨,所以古卷『神魔乙臁恢杏屑窃卮宋锬死咨褡骑。」

    苍松沉吟半晌,决然点头道∶「师妹说的是。」说著向田不易看了一眼,田不易缓缓点头。

    青龙面色渐渐凝重,皱眉道∶「怎麽会这麽不凑巧,就在今晚?」

    苍松道人正欲开口,忽又想起了什麽,向左右看了看,皱了皱眉,低声道∶「萧逸才呢?怎麽一个晚上都没看到他?」

    鬼王沉吟了片刻,道∶「我到这流波山上已有些时日,但往日里入夜并未有今晚这种怪啸声响,只怕当真是夔牛要在今晚出世,看来我们也要早做准备。」

    站在他身边的齐昊闻言,走上一步道∶「师父,刚才出来时候,萧师兄说他身子不大舒服,就没有跟出来。」

    青龙慢慢地点了点头,道∶「不错,毕竟夔牛事大,这里就交给万毒门这些人吧,嘿嘿,只要将夔牛降服,再有其馀三只灵兽,我们的┅┅」

    苍松道人脸色一沉,哼了一声,但终不能在弟子们面前说什麽,只得转过头去,正想对其他几派诸如法相、李洵等人说话,突然,在他们人群背後,传来了一声惨叫。

    鬼王忽然咳嗽了一声,青龙一怔,随即失笑摇头,道∶「这一百年苦修,把人都练傻了,呵呵,宗主莫怪!」

    众人耸动,一阵混乱,只见数个站在後边的正道年轻弟子,身负重创,踉踉跄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一身皆是鲜血,嘶声大呼∶「後面有魔教的人!」

    鬼王微微一笑,转身行去,不再回头看场中仍在激烈斗法的众人一眼。

    黑暗中,古老的森林里,彷佛有无数凄厉笑声响起,田不易等人脸色大变。自从鬼王等人一现身,众人的注意力就被那些老怪物所吸引过去,不料魔教中人诡计多端,暗中却派人包抄後路,猝起发难。

    青龙向远处瞄了一眼,但见远处正道弟子纷纷离去,渐渐没入林中,不见身影,不由得又隐隐触动心思,叹息一声,便转过身跟著鬼王走去了。

    只在这一瞬间,森林中光芒闪烁,竟是飞出无数法宝杀来,正道中人纷纷驭起法宝还击,但一来出其不意,二来魔教徒众竟远比他们想像的要多,登时便处於下风。

    黑夜无声,但黑暗中却彷佛有无数狰狞的目光虎视耽耽,在众人奔跑时,也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呼号声,远远泛起,回荡在这个森林深处,伴著远方大海里,那个不知名的神秘长啸。

    苍松道人面色阴沉,大喝一声,腾空而起,不料还不等他有何动作,前方的百毒子、端木老祖一起都扑了上来。

    这个夜,显得特别的凄厉!

    百毒子口中长笑,神色凶狠,叫道∶「狗道士,拿命来!」

    张小凡与田灵儿、宋大仁、何大智、杜必书一共五人,驭起法宝在森林中向前急速飞翔。

    苍松道人在半空中一顿身形,不敢轻视这些个老怪物,只得回身接战,同时他身下赤色光芒亮起,却是田不易出手,接住了端木老祖。

    本来以他们几个人的道行,驾驭起法宝直上青天自然要快的多,但就在刚才他们冲出魔教徒众的重围,正想飞起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几个小派弟子跟著飞起,突然从脚下密林中窜出的几道凶光,生生把他们打了下去。

    苏茹站在地下,眉头紧皱,美丽的面容上隐有几分忧色。眼下正道这边,明显不利,魔教那里还有两个深不可测的鬼王和青龙未曾出手,而暗地里的魔教徒众更不知还有多少,局势堪忧。

    那阵阵惨呼,眼看是活不成了。

    此时局面一片混乱,彷佛深夜里、阴影中,到处都是魔教中人,随时随地都会有杀人夺命的法宝厉光飞出,正道中人陷入苦战,闷哼惨叫声不绝於耳。

    众人失色,眼下这森林里枝叶繁茂,又是深夜,周围魔教中人又是如此之多,万一飞上去被发现了,简直就是做了活靶子。

    张小凡手持烧火棍,却没有动手,因为大竹峰的宋大仁、田灵儿等人顾虑到他刚才受创,把他包在中间,所以一时倒也没有受伤,不过情势危急,他也一般紧张。

    宋大仁身为大师兄,毕竟比几个师弟师妹见过些世面,当机立断,决定在林间急飞。树林这里虽然黑暗,难以发现魔教徒众,但对方也不好看见自己。只要向东直飞,一旦出了这个森林,离开了魔教包围,那就安全的多。

    眼看著周围魔教光芒越来越盛,正道中人被渐渐压缩,主要是夜色之中,根本看不到隐藏在暗处的魔教徒众,实在是吃了大亏。

    一念即定,五人便全力向东飞去。

    张小凡站在原地,看到周围几位师兄还有田灵儿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心里焦急,又自觉身体虽然有些疲累,但也并无大碍,便要上去参战。

    宋大仁一马当先,张小凡跟在最後,每个人凝神驾驭著法宝,在林间穿梭飞行。

    就在此刻,忽只听一声轻啸,如凤鸣九天,清音悦耳,回荡开去。一道绚烂蓝光,霍然腾起,陆雪琪人随剑升,但见天琊神剑光芒大放,竟是照亮了左右方圆。

    此刻张小凡的胸口虽然还有些隐隐疼痛,但刚才与吸血老妖斗法时受的伤,倒没有自己想像的那麽重,而且从绑在右手臂上的玄火鉴中,不时传来丝丝温暖元阳之气,在自己身体里缓缓游动,似乎对吸血老妖那种怪异的吸血大法,有特别的克制之能。

    黑暗,竟似不能靠近她的容颜身影!

    不过,这玄火鉴虽然暗中克制了吸血大法的邪力,但张小凡此刻驾驭著烧火棍向前飞翔的时候,从烧火棍上传来的那种奇异的冰凉感觉,却与这玄火鉴有些抵触。在他体内,两股异气一经接触便有所排斥,不过那玄火鉴毕竟非张小凡以灵力驱动,故很快的就被烧火棍那冰凉之气给压了下去。

    她却往那黑暗投身而去,「呼」的一声,锐啸震天。这美丽女子,化做一道如电蓝光,射进了古老森林里的黑暗之中。

    张小凡此刻全部精神都放在跟著前头的师兄师姐飞行上,自然不会注意到体内这些微小的变化,他只在飞行的间隙不经意地抬头,但见天边黑云,翻涌如沸腾的开水,阵阵毫光,直亮九天,映红了大半个天际。

    片刻之後,只见蓝光闪耀,黑暗里惊呼声不绝於耳,场中众人的压力顿时一轻。

    那里,自然便是师父田不易和师伯苍松道人与魔教妖人斗法之处,也不知道他老人家会不会有事?

    与此同时,只听佛号阵阵,法相双掌合十而起,指尖上方,「轮回珠」闪烁著庄严肃穆的金光,缓缓转动。他忽地睁眼,轮回珠亦向另一边黑暗处冲去。片刻之後,一片耀眼金光,在黑暗中腾腾亮起,如同白昼,无数魔教中人惊叫飞出。

    想到此处,张小凡随即摇头,暗想师父道行如此之高,自然是不会有事的,纯粹乃是自己多心。暗自笑话自己多虑之後,张小凡振作精神,再加快些速度,好跟上前头的师兄师姐。

    这一来局势立时便有改观,如齐昊、林惊羽、李洵、燕虹,甚至包括法善、石头等人,俱是正道中年轻一辈里出色的人物,刚才只不过措手不及,这一下立刻纷纷出手,在周围偷袭的魔教中人却似乎并未有高手,少有人能挡其锋锐,情势便往正道这边好转。

    前方,黑暗如无边无际的网,漫漫而不见边缘。他们五人渐渐离那些嘈杂的斗法声音远了,没入了黑暗之中,连四周也渐渐安静下来。

    站在远处的鬼王与青龙看在眼里,都皱了皱眉,青龙微微摇头,叹道∶「正道中的这些年轻弟子,资质无不是万中挑一,比起我们这些後辈,强得太多了。」

    夜色中,彷佛只有前方黑暗深处,那个离他们越来越近的海面上,那神秘凄厉的长啸之声,越发清晰,越发靠近了。

    鬼王点了点头,目光向远处望去,忽然道∶「最早出手的那个女子,手中法宝,你可看清了?」

    青龙淡淡道∶「是天琊吧?」

    鬼王转过头来,向他看去。青龙笑了笑,缓缓地、又似乎是轻声低语道∶「天琊神剑、天琊神剑啊!」

    鬼王负手而立,缓缓道∶「还有,天音寺的那个和尚,手中有轮回珠;青云门那个白衣少年,手中仙剑碧绿如水,应该是『斩龙剑』。正道这些年来,还真是苦心栽培年轻人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