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一般性的宣读遗嘱的听证会,但内容很重要。帕尔·威克利夫连圣诞节期间都在考虑这件事。那天法庭上将座无虚席,靠墙还要放一排观众席位。他为此心神不定。圣诞节刚过他就来到空荡荡的法庭,考虑着座位的安排。果然,新闻界很难应付。他们提出要在法庭内拍照,被威克利夫毫不留情地回绝了。他们又提出要把照相机带进门厅,通过门上的格子玻璃窗拍摄。他也没答应。他们要得到理想的座位,他还是说不行。他们要求采访他,他也一口回绝了。律师上门也跟他捣乱,有人要求听证会不让外界介入。有的却要求电视转播。出于各自利益的考虑,有人要求保密文件的内容,有的则要求事先看到遗嘱的副本。他们提出各种各样的动议,争抢理想的座位,刨根问底地打听谁会被允许进入法庭。有几个律师甚至还异想天开地建议让他们先翻阅遗嘱,因为那是厚厚的一叠法律文本,在宣读的过程中委托人会要求他们解释某些复杂的条文的。威克利夫到得很早,先同那些他指名要求出席的计划外副手见了面。他们随同他、他的秘书和他的助理一起在法庭上忙着检查话筒,一个一个地数着座位。他对每个细节都不放过。当他听说有个电视新闻组想在大厅里安营扎寨时,他立刻派了一个副手去轰他们走。等法庭内一切就绪,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处理其他的事情,但他此刻很难集中精神。他的日程表上难得有如此激动人心的安排。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他希望特罗伊·费伦的遗嘱能引出耸人听闻的争端,比如,它剥夺了某个家庭的继承权,让另一个家庭来继承这份财产。或者,他耍弄了他所有疯狂的子女,却让另一个人成了富翁。一场旷日持久、交锋激烈的遗嘱争讼无疑会使他碌碌无为的律师生涯时来运转。他将成为一场风暴的中心,而这场能掀起110亿美元的风暴决不会在短期内平息下来。他确信这一切会发生的。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花了15分钟时间熨烫那件法官袍。第一个到场的是个记者,他刚过8点就到了。由于是第一个进场,他受到了守护法庭双开门的保安的严格盘查。保安不甚友善地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叫他出示印有照片的身份卡,并在一张记者单子上签字。他的记事本被仔仔细细地做了检查,好像它是一枚炸弹似的。接着,他又通过了金属探测器的检查,两个身材魁梧的保安对警报器没有鸣响大感失望。记者则庆幸自己没有被脱光衣服。到了法庭上,另一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领他走上过道,来到第三排的一个座位上。入座后他才松了口气。法庭上还空无一人。※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听证会定在10点。9点,法庭外面的门厅里已聚集了不少人。保安人员有条不紊地进行检查和填表事宜。队伍一直排到了大厅。几个费伦继承人的律师匆匆赶来,他们对这套繁琐的检查大为不满。双方的话语有些难听,甚至还互相威胁。有人赶紧去找威克利夫,但他还在擦靴子,不愿被打搅。他像婚礼开始前的新娘一样不想让人看见。继承人和他们的律师最后得到优先,紧张的气氛这才得到缓解。法庭里人渐渐多了起来;席位排成U字形,上首是法官大人的座位,他可以看清楚下面的每一个人:律师,继承人,观众。法庭左侧,在陪审席前面的那排位子是费伦家族成员的席位。最上首是小特罗伊的,紧跟着的是比弗的。他们被领到最靠近法官席的一个地方,同律师团里选出的一个代表挤在一起。他们尽量显得神情严峻,没去理会法庭上的其他人。比弗正在发脾气。因为保安没收了她的手机:她现在无法用电话联系房地产生意了。接下来的座位是兰博的。为了这次听证会他没顾得上去弄他的头发:两个星期没洗的头发看上去还是带着一条条的黄绿色。他身上挂满了各种饰环——耳朵,鼻子和眉毛上都有。黑色的皮茄克是无袖的,芦柴棒似的手臂上刺着花纹。牛仔裤和靴子也是破的。他神态怪异,目中无人。经过走廊时他就引起了记者们的注意。那位嬉皮士律师扬西寸步不离地紧随其后,他拼命要叼牢这个可以使他发一笔横财的委托人。扬西快速浏览了一下座位布局。他极力要求他们的座位尽可能地远离小特罗伊。他的要求得到了满足,他们坐到了对面一排临时席位的最边上。兰博一屁股坐了上去,绿头发在脑后一阵晃动。观众都吃惊地望着他——这么一个东西竟要继承5亿美元?看来是后患无穷。接着出现的是基娜·费伦·斯特朗和她的丈夫科迪以及两个律师。他们注意到了小特罗伊和兰博的距离,然后挑了个离二者都尽可能远的地方坐了下来。科迪显得特别忧虑和严肃,他一坐下就和律师翻开了文件。基娜一个劲地注视着兰博,她无法相信他们会是同父异母的姐弟。脱衣舞娘安布尔一进门便出尽风头。她穿着超短裙和开领很低的衬衫,把一对丰硕的Rx房露出了一大半,陪同她的法官副手真不敢相信自己竟有这份艳福。他边走边同她聊天,目光紧盯着她衬衣的开口处。雷克斯身穿一套黑色西服紧跟其后,他拎着一只笨重的公文箱,一副办公事的派头。跟在他身后的是哈克·格蒂斯,他仍是这帮律师中言行最为放肆的,哈克今天带了两个新助手,这个星期他的律师事务所又新添了不少人。由于安布尔和比弗平时互不搭理,雷克斯立刻占据了位于基娜和兰博之间的座位。座位渐渐满了,空着的越来越少。费伦的家庭成员很快就得挤在一起。兰博的母亲蒂拉带了两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一个穿着紧绷的牛仔裤,敞露着多毛的前胸;另一个身着条纹西装,显得衣冠楚楚:她眼下正同那个小白脸同居着。又一片空位子坐满。法庭的另一头人声嘈杂,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怪不得老头要跳楼呢。”一个记者对另一个记者说,他们一直在观察费伦的家庭成员。费伦的孙子孙女都被指定坐在旁听席上。他们和随从们挤在一起,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命运的变化。利比盖尔·杰特和她体重320磅的丈夫斯派克来到了法庭。虽然他们早已看见他们的座位区,可还是像其他人那样在走道上左顾右盼的。他们跟在律师沃利·布赖特后面。布赖特穿着一件带斑点的、长及脚跟的雨衣,脚上是一双磨破的拷花皮鞋,那根涤纶领带已经戴了20年了。如果让所有旁听者投票的话,他能轻而易举地当选为最衣冠不整的律师。他把文件放在一只大文件夹里。他用这只文件夹办过无数的离婚案和其他案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布赖特从来不买手提箱。他目前已读完了夜校十分之一的课程。他们径直向最大的那排座位走去。入座后布赖特开始脱雨衣,弄出了一片稀里哗啦的响声。破损的褶边擦到了哈克一个助手的脖子,这个神情严肃的年轻人早就对他身上发出的异味觉得反感了。“你不能当心点吗?”他厉声说,同时用手背朝布赖特挥去,但没有碰到对方。尖利的声音划过气氛紧张的法庭,一个个脑袋都转向这个方向,没人顾及手中的重要文件了。这里的每个人都怀着仇视的心态。“对不起!”布赖特用充满讥讽的语气回答道。两个法官助理走上来随时准备介入。好在在座位上找到了放置雨衣的地方,事态总算没有进一步恶化。布赖特终于在利比盖尔的旁边入座。他的另一边坐着斯派克,斯派克在那里摸着胡子瞪视着小特罗伊,似乎一心想上去掴他两个耳光。法庭上没人相信这会是费伦家族中的最后一次冲突。特罗伊死后留了110亿美元,于是人们都在关注他的遗嘱,尤其想知道这笔世界上最大的财富是否会落入这群兀鹫的爪牙。法庭上聚集着各种通俗小报、当地报纸和重要金融杂志的记者。威克利夫为新闻界指定的三排座位到9点半就已经全满,记者们饶有兴趣地注视着费伦家族成员的到来。三个画家拼命地作画。呈现在他们眼前的画面,简直丰富极了。那位绿发小阿飞成了他们主要的描绘对象。乔希·斯塔福德于9点50分出现在法庭上。除了蒂绮·德班,随乔希一起来的还有事务所的另外两个律师和几个前来助阵的助理。他们表情严肃地入了座。同费伦家族成员和他们的律师的席位相比。他们的位子要宽敞得多,乔希把一只厚厚的文件夹放在面前,顿时引来了无数的目光。文件夹里显然装的是文件,足足有两英寸厚,同老特罗伊在19天前当着摄像机所签署的那份遗嘱很相似。每个人都忍不住朝那份东西望去,只有兰博例外。根据弗吉尼亚州的法律,只要遗产是流动资金,而且没有债务和税款需要偿付,继承人就可以先获得遗产的一部分。按费伦家族律师们的估算,他们每人最低可拿到1000万,最高是布赖特估计的5千万。布赖特一生中连5万美金都没见过。10点一到,法官助理关闭了大门。威克利夫在收到一个很隐蔽的信号之后从法官席后面的门里走了出来。法庭上顿时鸦雀无声,他从容地入了座,理了理挺括的袍子,面带微笑地对着话筒说了一句:“上午好!”每个人都回报以笑容。令他满意的是,法庭上座无虚席。他审视了一下费伦家族的人员:没有座位是空的,有几个律师已经是身子挨着一身子。“所有的代表是否都到齐了?”他问。座位上的脑袋一阵晃动。“我需要一一予以确认。”他拿过文件说,“第一份申请是由雷克斯·费伦提出的。”话音刚落,哈克已经站起身子,清了清嗓子:“法官大人,我是哈克·格蒂斯,”他冲着法官席大声说道,“我代表雷克斯·费伦先生!”“谢谢!你可以坐下了。”他走到他们的座位前,有条不紊地记下了继承人和律师的名字,连一个律师的名字都没漏掉。记者们和他一样在飞快地记录。一共是六个继承人。二个前妻,都到庭了。“21个律师。”威克利夫喃喃自语道,“你有那份遗嘱吗,斯塔福德先生?”他问。※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乔希站了起来,拿起另一份文件夹说:“是的。”“请你站到证人席上。”乔希绕过座位,经过证词速记员身旁,来到证人席上、他举起右手宣了誓:“你代表特罗伊·费伦吗?”威克利夫问。“是的。这几年我一直是他的代理人。”“你替他起草过遗嘱吗?”“我替他起草过好几份遗嘱。”“他最后的遗嘱是你起草的吗?”出现了停顿。随着停顿的持续,费伦家族的人互相靠近了些。“不。不是我。”乔希望着那群兀鹫一字一句地说道,他的声音很柔和,但这句话却像霹雳一样在法庭上炸开了。律师们的反应要比继承人来得快,他们中有几个还没有反应过来,但他显然是认真的,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气氛陡然紧张。法庭上显得更加安静了。“他最后的遗嘱是由谁起草的?”威克利夫像个蹩脚的演员在背台词。“费伦先生自己。”不是这样的。他们都看见老头儿坐在桌边,四周围着律师,三个精神病专家——扎代尔、弗劳尔和泰森——坐在他的对面。他们当场宣布他神智健全。几秒钟后,他在那份厚厚的、由斯塔福德和他的助手起草的遗嘱上签了字。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哦,上帝!”哈克·格蒂斯压低了嗓音说,但还是让人听得一清二楚。“他是什么时候签字的?”威克利夫问。“跳楼的前刻。”“遗嘱是手写的吗?”“是的。”“他签字时你在场吗?”“是的!还有其他的证人,而且已被录了像。”“请把遗嘱给我。”乔希不慌不忙地从文件夹里取出一只信封,递给了法官。信封显得出奇的薄,它不可能包含足够的语句来传达费伦家族的遗产继承方案:。“他妈的那是什么?”小特罗伊对着身边的律师怒问道。但律师无法回答。信封中只有一张黄纸。威克利夫慢慢地把它抽出来,让每个人看清楚,然后小心地展开折叠的信纸,审视了一会儿。费伦家族的人感到一阵恐慌,但他们一筹莫展。难道老头子又将他们耍了?难道这笔钱就要和他们失之交臂了?或许是他改变了主意,分出了更多的遗产?他们着急地向律师求救,可律师们个个无言以对。威克利夫清了清嗓子,身子凑得离话筒更近些:“我手里这份只有一页长的文件是特罗伊·费伦手写的遗嘱,我宣读如下:‘特罗伊·L·费伦的最终遗嘱,我,特罗伊·L·费伦,神智健全,记忆正常,特在此中明以前所有签署的遗嘱均为无效,我的财产作如下分配:我的孩子小特罗伊·费伦、雷克斯·费伦、利比盖尔·杰特、玛丽·露丝·杰克曼、基娜·斯特朗以及兰博·费伦,每人将得到一笔足够偿还他们目前债务的钱款,但这笔钱款将不得用于偿还他们新的债务。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人对这份遗嘱的有效性提出异议,他将被取消这份遗产的继承权。’这些话甚至连兰博也听见了,而且。听懂了。基娜和科迪开始饮泣起来。雷克斯身子前倾,双肘支在桌子,手捂住脸,他的神智已经麻木了;利比盖尔越过布赖特望着斯派克骂道:“这个婊子养的。”斯派克赞同地附和了一句;玛丽·露丝闭上了眼睛,她的律师在按摩她的一只膝盖,她丈夫在按摩她的另一只膝盖。只有小特罗伊努力做出了一个鬼脸,但也没维持多久。威克利夫还没有念完,好戏还在后头:“‘我的前妻莉莲、贾妮和蒂拉不能获得我的任何遗产。她们在离婚时已得到了合理的补偿。’”直到这时,莉莲、贾妮和蒂拉才意识到她们根本不该到法庭来。难道真能指望从一个她们仇视的男人那里得到更多的钱吗?她们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真想躲到律师的背后去。记者们兴奋异常:他们想做笔记,但又怕漏掉什么。有几位忍不住咧嘴在笑。“我剩下的遗产全部由我的士儿雷切尔·莱恩继承:她于1944年11月2日生于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的天主教医院,她母亲名叫伊芙琳·坎宁安,现已去世。”威克利夫停顿了一下,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取得什么戏剧性的效果。上面还剩两小段文字,但要旨已经宣明了。110亿的遗产给了一个他从未听说过的无合法身份的继承人。而坐在他面前的这些家庭成员则被剥夺了权益。他忍不住看了他们一眼。“我委托我所信任的律师乔希·斯塔福德为这份遗嘱的执行者,并授予他一切必要的便宜行事权。”刚才他们都把乔希给忘了。现在看见他端坐在证人席上,俨然是一个清白的车祸事故的见证人,个个不禁怒火中烧。他了解多少内幕?他会是同谋吗?不用说,他是完全可以阻止这件事发生的!乔希板着脸毫无表情。“‘这份文件将作为我的手写遗嘱。文件的每一个字都由我亲笔书写:我在此签字。’”威克利夫接着说,“‘遗嘱由特罗伊·L·费伦于1996年12月9日下午3时签字。’”他放下遗嘱,巡视了一下法庭——地震的震中。大震已经过去,现在是余震阶段——费伦的家庭成员颓丧地坐在椅子里,有的揉着眼睛和前额,有的痴迷地凝视着墙壁。21个律师个个哑口无言。震波也冲击到了旁听席上。但令人奇怪的是,那儿并没有太多的笑容。是啊,都是媒体单位,都急着跑出去发报道。安布尔在大声抽泣,后来止住了。她和老特罗伊只见过一面,但他那次就赤裸裸地向她进行了挑逗。她的悲伤并不是因为失去了一个喜欢的人。基娜和玛丽·露丝一样在低声抽泣。利比盖尔和斯派克则不停地在诅咒。“别着急。”布赖特一挥手说,似乎他有能力帮他们翻案。比弗对小特罗伊怒目而视,离婚的种子播下了。老特罗伊自杀后,他对她表现得异常傲慢。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她一直忍受着,但她不会再忍下去了,她急不可待地想和他算这笔账:一走出法庭第一场冲突就不可避免了。播下的还有其他的种子,对那些厚颜无耻的律师而言,刚才那份震惊早就化解了,就像鸭子抖落羽毛上的水滴一样被抖落掉了。他们要发大财了,他们的委托人个个负债累累,近期内毫无出头之日。除了对遗嘱提出质疑,他们没有别的选择。而这场诉讼将会旷日持久地进行下去:“你打算什么时候对遗嘱进行验证?”威克利夫问乔希。“一个星期之内。”“好!你可以下去了。”乔希踌躇满志地回到座位上,律师们开始翻阅文件,装作一切顺利的样子。“休庭。”

必发88手机版,除了兰博,费伦家族所有的继承人都坚持会议期间等在法院大楼内或附近的地方:每个人都带了手机,威克利夫办公室里的律师们也是如此。当事人和他们的律师这几天一直寝食不安。一夜之间暴富的机会一生中能有几次?这些继承人至少已有过两次,他们发誓说这次一定要学得聪明些,不会再有下次了。他们有的在法院的过道里踱步,有的在大门口吸烟,也有的呆在开着暖气的汽车里。他们不时地看着手表,报纸拿起了又放下,相互撞见了便紧张地交谈几句。内特和乔希坐在房间的一头。乔希穿的当然是一套昂贵的黑色西装;内特穿一件花格领的粗布衬衫,没有系领带,下面是牛仔裤和旅游鞋。威克利夫先对费伦家族的律师说话,他告诉他们说,他不会不受理雷切尔·莱恩的答辩,至少目前不准备这么做。把她从讼案中除名会冒太大的风险。奥里列先生作为她的代理人干得很不错,因此诉讼仍按原计划进行。会议的目的是做和解的努力,这是每一个法官在处理案子时都希望做的。劝说、促成讼案双方达成和解是他的职责。也许未必需要什么劝说。法官审议了所有的辩词和文件,还看了宣誓作证的全过程。他扼要地总结了这些证据,然后认真地向哈克、布赖特、兰霍恩和扬西表明了他的看法:他们赢下了这场官司。律师们一声不吭地听着,这都在他们的意料之中。钱就放在桌子上,他们急于得到它。随你怎么教训,他们心想,只是快点回到钱的议题上来。但是,威克利夫又说,你永远不知道陪审团的态度。他的口气就像他每星期都在挑选陪审团似的。其实并不然,律师们也知道这一点。他让乔希简要地叙述一遍星期一初次调解的情况。“我想知道究竟谈到了什么程度。”他说。乔希的发言很简短。底线已经明确了:继承人一方开价5000万,而遗产的惟一受益人雷切尔提出给每人2000万以取得庭外和解,但并不承认对方的诉讼。“差距还相当大。”威克利夫认为。内特对此很厌倦,但尽量不显示出来。这毕竟是一场重大的和解谈判,关系到世界上最大的一笔私人遗产。乔希责怪他衣着太随便,他却不在乎,他饶有兴趣地审视着对面那些律师的脸。他们像一群坐立不安的兀鹫,在那里特赦他们的猎物。他们目光敏锐,动作利索。※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如果他这会儿站起来,宣布说雷切尔不愿出一分钱来作庭外和解,然后怒冲冲地离开会议室,那情形一定很有趣。他们会呆坐在那里,然后像饿狗一样去追他。等乔希说完,哈克代表所有的律师发言。他有笔头准备,对言辞也作了一番斟酌。他先惹人注目地承认,他们的诉讼并没有朝他们所希望的方向发展。他们的当事人不是好的证人,新雇用的精神病医生也缺乏应有的资历和信誉。斯尼德根本靠不住。这一切他都承认了。他的诚实令人大为赞赏。哈克没有在法律上多作纠缠。他谈到了他们的委托人——费伦的子女。他承认这些人并不令人同情。但如果透过表面,像律师那样了解他们的话,你就会意识到他们从未有过什么机会。孩提时他们富有、骄纵,由那些不断轮换的保姆领养着,丝毫没有得到父亲的关爱。他不是在亚洲购买工厂就是在办公室里和新雇的秘书鬼混。哈克并不是要贬低死者,但费伦先生确实是这样一个人。他们的母亲品行各异,但她们在特罗伊身边的日子也不好过。费伦的子女不是在正常的家庭里长大的。他们不像大多数孩子那样得到过来自父母亲的教育。他们的父亲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他们渴望得到他的赏识,但从来没有得到过。他们的母亲则沉溺于俱乐部、官司和购物。他们的父亲认为,只要给予他们一笔钱,就算把他们领上了生活的道路。于是,每个人在21岁生日那天就得到500万美元。这份馈赠来得太迟又太早。金钱并不能弥补他们孩提时所需要的智慧、引导和关爱,同时它也证明了他们还不具备拥有这份财富的资格。这份礼物是灾难性的,然而它也带给了他们成熟。随着岁月的流逝,费伦的子女们反省了他们的过错。他们为年轻时的幼稚行为感到尴尬。他们不敢去想像有朝一日醒来竟成了一个挥霍无度的浪荡子,就像雷克斯22岁经历的那样——离了婚,破了产,站在法官面前听候他对你不付孩子抚养费的发落。他们也不敢去想在牢里呆上11天的日子,让生活同样一团糟的兄弟姐妹哀求母亲去保释你。雷克斯说,他在铁窗里一直在想那些钱都到哪儿去了。生活对他们始终很冷酷。有许多创伤是他们自己造成的,但也有不少是父亲造成的。老特罗伊对他们最后的不负责任的行为就是手写了那份遗嘱。他们永远无法明白父亲的恶毒用意,小时候他唾弃他们,成年后他惩罚他们,最后他又剥夺了他们的继承权。哈克最后说:“他们是费伦的家属。不管怎么说他们毕竟是特罗伊的骨肉,理应得到父亲遗产中的一份。”说完,哈克坐了下来,屋子里一片寂静。刚才那番话是由衷的恳求,连内特、乔希甚至威克利夫也被打动了。他不能用它去打动陪审团,因为他不能在法庭上承认他的委托人没有可为自己辩沪的理由;但眼下在这儿,哈克的这番小小的演说的确无懈可击。内特被认为是这笔钱的拥有者,至少这是他在这场游戏中所扮演的角色。他可以讨价还价,然后再施舍出几百万来。但他没这心情。如果哈克直截了当的话,他也会接受的。这不过是计策而已。“你的底线是多少?”他问哈克,他们的眼睛像雷达一样锁在一起。“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有底线。我想每个继承人拿5000万是个合理的数字。我知道听起来数目很大,的确如此。但这要看遗产的数额是多少。去税之后,我们只占遗产的5%。”“5%并不算多。”内特说,然后没有了下文。哈克望着他,其他的律师则低头盯着面前的拍纸簿,准备作下一轮的加减乘除。“真的不算多。”哈克说。“我的委托人会同意5000万的。”内特说。他的委托人这会儿也许正在河边的树荫下教孩子们唱圣歌。沃利·布赖特一下子赚进了2500万,他的第一个冲动是跑过去吻内特的脚。但他故作姿态地眉头一皱,认真地作起了连自己都看不懂的笔记。当然,乔希是知道这个结局的,他的统计专家早己作了计算。但威克利夫没有。和解达成了,不需要再开庭了,他只能掩饰他的失望。“那么,”他说,“我们达成和解了?”仅仅是出于习惯,费伦家属的律师最后一次聚拢来,他们围着哈克,想低声商议几句,但谁也没说一个字。“成交了。”哈克宣布说。他的兜里一上子装进2600万美元。乔希正好有一份和解协议书的草文,他们开始填写。这时,律师们想起了他们的委托人。他们要求离开一会儿,随后冲进过道,一只只手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小特罗伊和雷克斯等在一楼的饮料售货机旁;基娜和科迪在一间空房间里看报;斯派克和利比盖尔坐在他们那辆旧的轻型货车里;玛丽·露丝钻在停车场的那辆“卡迪拉克”里;兰博把自己关在地下室,戴着耳机,正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协议书要等到雷切尔·莱恩签字认可之后方能最后生效。费伦家属的律师要求在此之前严格保密。威克利夫同意将法庭的文档封存起来,一个小时后,协议书上所有的条款都填好了,每个继承人和他们的律师都在上面签了字,内特也签了字。只留下一个签名。内特告诉他们说,他需要几天的时间得到那个签名。他离开法院时在想,他们是不会知道这其中的奥秘的。星期五下午,内特和神父坐着那辆租来的汽车离开了圣迈克尔斯。开车的是神父,好让他熟悉一下车子的性能。内特在乘客座位上打盹。当他们驶过海湾大桥时,内特醒了,他把最后达成的协议读给菲尔听,神父想知道所有的细节。费伦集团的“湾流四号”停在巴尔的摩-华盛顿机场,这架造型优美、银光闪烁的飞机可以装载20个人飞到世界的任何地方。菲尔想开开眼界,于是要求驾驶员带他参观一下。没问题。只要奥里列先生开口,什么事情都办得到。舱内全部是用皮革和木板装饰的沙发,靠背能活动的扶手椅,一张会议桌,好几台电视机。※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内特很想像普通人那样作这次旅行,但乔希坚持要这么做。内特目送着菲尔开车驶离机场,然后再回到舱内,再过九个小时他就到利伦巴了。那份信托协议书只有薄薄的几页,用词尽可能简明扼要,为此,乔希对文本修改了好几遍——万一雷切尔有了愿意签字的意向,那就必须使她能看懂协议书的内容。内特会做一些解释的,但他知道,雷切尔对这种事根本没耐心。雷切尔从她父亲的遗嘱中所继承的财产将放入一个信托基金会,由于没有更好的名称,这个基金会就叫雷切尔基金会。10年之内将不得动用这笔财产,只能拿它的利息和赢利作慈善性的捐赠。10年后,受托人才能每年挪用本金的5%,外加它的利息和赢利,每年的支出将用各种慈善事业,主要是“世界部落传教团”的传教活动。但具体的文字写得比较宽松,受托人可以将钱用在任何带有慈善性质的事业上。总受托人是“世界部落传教团”的内瓦·科利尔。她有权指定其他的受托人协助她工作。受托人将自行管理并向雷切尔汇报,如果她想这么做的话。如果雷切尔也有这种愿望,她就永远也看不到这笔钱,也拿不到这笔钱。信托机构将在由“世界部落传教团”挑选的律师的帮助上建立。履行的方法就这么简单。只需要一个签字,一个短短的雷切尔·莱恩或其他的什么姓名。等信托协议上有了这个签字,和解协议上也有了这个签字,费伦的遗产案便不再需要唇枪舌剑就能了结了。内特可以退出江湖,面对他的烦恼,服用他的药物,重建他的生活。他急于重新开始。如果她拒绝在信托协议与和解协议上签字,内特就需要她在一份弃权声明上的签字。她可以拒绝遗赠,但必须明示法庭:弃权声明将使特罗伊的遗嘱成为一纸空文。遗嘱依然有效,但无法实施:由于财产没有归宿,它的实际后果就等于死者没有立任何遗嘱。于是,法庭将把他的遗产一分为六,由每个继承人认领一份。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希望她见到他会很高兴,但他心中一点底也没有。他还记得她挥手告别时的情形,那时登革热还没有发作。她站在印第安人中间,向他挥着手,跟他永久道别。她不想被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情所烦扰。

和谈的第一轮没有请内特参加,原因有好几个,第一,是乔希安排这次高级别的会谈的,因此地点定在他的事务所,而内特一直对他从前的办公室避得远远的,现在仍不愿踏进这个门坎。第二,费伦家属的律师认为乔希和内特是同盟军,事实也是如此。乔希想充当调解人的角色:为了取得一方的信任,他就必须撇开另一方,哪怕这是暂时的。他的计划是先同哈克一方的人接触,再找内特谈,然后穿梭在双方之间直到达成交易。闲聊了一阵后,乔希转入正题。他们要谈的事情很多,律师们急着谈交易了。在激烈的开庭审理中,如果哪一位证人在应答时出了错,或者新的总裁想放弃这起纠缠不清的官司,那么在休庭的几秒钟里便可达成和解。然而和解也可能随着开庭的临近而拖上几个月。总的来说,费伦家属的律师愿意快速了断:在乔希的办公室见面是朝前走出的第一步。他们真的相信就要成为百万富翁了。乔希先用外交辞令谈了他的看法。他认为他们的讼案是很脆弱的。他并不清楚他的委托人炮制那份手写遗嘱并造成混乱的意图何在,但遗嘱毕竟是有效的。那天他花了两个小时和费伦先生一起拟写了遗嘱,他会在法庭上作证,证明费伦先生的所作所为。如果需要的话,他还可以作证说斯尼德当时根本不在场。对费伦先生做精神鉴定的三位医生是由费伦的子女、前妻以及他们的律师仔细挑选的,他们有着无可挑剔的信誉度。而现在的四个新手则不那么可靠,他们资历浅薄。按他的看法,在这场医生之间的争执中,获胜的将是原先的三位。沃利·布赖特穿了一套最好的西装,但这并不说明任何问题。他咬着牙齿在听乔希的这番见解,嘴巴闭得紧紧的,生怕会蹦出几句蠢话来。他在拍纸簿上做着一些毫无用处的笔记,因为其他人也在这么做。按他的性格,他不肯干坐着听别人的教训,哪怕对方是乔希·斯塔福德这样的名律师。但为了钱他什么都肯干。上个月,他的律师事务所一共才挣到2600美元的佣金,而每个月的开销总在4000美元左右。沃利一分钱也没有拿回家。当然,他把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费伦案上。乔希谨慎地评价了他们当事人的证词。“我看了他们作证的录像。”他略带遗憾地说,“坦率地讲,除了玛丽·露丝,我觉得其他人在法庭上的作证都是很蹩脚的。”律师们神态自若地听着。现在是调停,不是开庭。乔希没有再纠缠那些继承人。对他们只需点到为止。他们的律师很清楚,他们在陪审团面前是不堪一击的。“这要提到斯尼德了,”他说,“我也看了他的作证。坦白地说,如果你们让他在法庭上作证,那会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依我看,会有赎职罪的嫌疑。”布赖特、哈克、兰霍恩和扬西将头俯得更低了。斯尼德对他们来说已经成了一个忌讳的字眼。他们在互相指责对方把事情搞砸了。他们为他心烦得睡不着觉。他们还损失了50万美元,而作为证人他己毫无价值。“我认识斯尼德已经近20年了。”乔希说。接着,他花了15分钟的时间向他们描述了一个能力有限的男管家、一个不能信赖的跑腿、一个一直被费伦先生说要炒鱿鱼的仆人。他们相信乔希说的每一句话。斯尼德彻底完蛋了。乔希甚至没有提他是收了50万美元的贿赂才来作证的这一事实,就已经踢开了他们的名牌证人了。尼古莱特也完蛋了。她和她的伙伴斯尼德一起在撒谎。※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他们找不到其他的证人。还有一些心怀不满的雇员,但他们并不愿意插手这件案子。再说,他们的证词也不可靠。有两个在生意场上被特罗伊搞垮的对手,可他们对特罗伊的精神状况一无所知。乔希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他们的讼案占不到任何便宜。但到了陪审团那儿,一切都有冒险的成份。他像谈老朋友一样谈起了雷切尔·莱恩。虽然没有多少细节,但一些概括的介绍足以使他们相信他对雷切尔是很了解的。她是一位可爱的女士,在另一个国家过着十分俭朴的生活。她不是那种懂得诉讼的人。她远离是非,鄙视争执。她接近老特罗伊的程度远非大部分人所想像的那样。哈克真想问乔希是否和她碰过头。是否见过她?宣读遗嘱之前是否听说过她的名字?但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这里也不是吵架的地方。钱就要搁上桌面了,他哈克的份额是17.5。兰霍恩女士调查了科伦巴,她仍想不明白一个42岁的美国女人能在那种地方干什么。她和哈克早己绕过布赖特和扬西悄悄地结成了密友。他们详谈过如何将雷切尔的情况捅给某些记者。媒体肯定会追踪到科伦巴。他们会把她从隐藏的地方赶出来,这样,整个世界就会知道她对遗嘱的态度了。如果真像他们所希望和梦想的那样,她一个子儿都不要,那么他们的委托人可以索要全部的遗产。但这要冒风险。他们还在商讨之中。“雷切尔·莱恩打算用这笔钱干什么?”扬西问。“我不太清楚。”乔希说,但他的口气似乎显示他每天都在和雷切尔谈论此事,“她也许会留下一些,大部分捐赠给慈善机构:依我看,这就是特罗伊为什么把遗产留给她的原因。他很清楚,要是钱落人你们委托人的手里,这笔钱要不了90天就会化为乌有。而要是给了雷切尔,它就会转送到那些真正需要的人的手里。”乔希讲完后好长时间没人开口。梦想渐渐地成了泡影。雷切尔·莱恩的确是存在的,她也没打算拒绝这笔钱。“她为什么不露面?”哈克最后问。“你们要知道,这个答案就得先了解这个女人,钱对她来说是无关紧要的。她并没有指望她父亲的遗嘱里有她的名字,现在她一下子发现自己继承了110亿的遗产,她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又是一阵沉默,律师们在拍纸簿上乱涂。“如果有必要,我们准备诉讼到最高法院。”兰霍恩说,“她是否知道这也许会拖上好几年?”“是的,”乔希回答说,“这就是她愿意寻求和解可能性的原因之一。”他们的谈判终于有了进展。“该从哪儿谈起?”沃利·布赖特问。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谈判桌的一头是一只价值110亿的金罐,扣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遗产税,还剩下50亿。谈判桌的另一头是费伦家族的继承人。他们当中除了兰博个个债台高筑。谁愿意先抛出底价来?底价究竟是多少?每个继承人1000万?还是上亿?乔希有他的计划:“我们从遗嘱开始。”他说,“假如这份遗嘱是合法有效的,那么它的条款中明确规定,凡是反对它的人将被剥夺继承权。这一条涉及到你们的委托人,因此,你们必须回到起点。遗嘱赠与你们的委托人每人一笔能抵消费伦先生去世时各自债务的钱款。”乔希拿起另一张纸审视了片刻,“根据我们所知道的,兰博·费伦没有债务,而基娜·费伦·斯特朗在12月9日前所欠的债务是42万;利比盖尔和斯派克的债务大约是8万美元;玛丽·露丝和她那位医生欠了90万。小特罗伊的大部分债务在一次次的破产中被免除了,欠有13万。我们都知道,雷克斯在他们中间是名列榜一,他和他那位可爱的妻子安布尔一共欠了760万。对这些数有没有疑议?”没有。这些数字十分准确。他们所关心的是接下来要提到的数字。“内特·奥里列正在同他的委托人接触。为了取得庭外和解,她提出给六位继承人每人1000万。”律师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作了一番加减乘除。哈克拥有三个委托人,17.5%的佣金就是525万。基娜和科迪答应让兰霍恩拿20%,因此她的律师行能拿到200万。扬西也是如此,只是他还需获得法庭的认可,因为兰博还未成年。还有沃利·布赖特,这位混混儿可以从他与利比盖尔和斯派克私下签订的昧着良心的协议中得到1000万的一半。第一个做出反应的是沃利。尽管他激动得心脏也几乎停跳,他仍厚着脸皮说道:“少于5000万我的委托人是不愿作庭外和解的。”其他人也跟着摇头,他们皱眉颦额地装出一副对这点钱很不满意的样子,心里却已经在盘算如何花这笔钱了。他们在会议前就已经商定,如果谈到钱,就坚持不低于5000万这个数。这决定在开会前听起来不错,可现在,放在桌子上的1000万同样诱人得很。“它只占遗产的百分之一。”哈克说。“你可以这么看,”乔希说,“实际上还有其他看待这个问题的角度。我情愿从零开始,处在你们目前的位置上应该朝好的方向努力,而不去望着整笔遗产来讨价还价。”但乔希也需要得到他们的信任。就在他们对数字七嘴八舌地商量时,乔希说:“不,就我个人而言,如果我在代理某个继承人的话,我不会拿1000万的。”他们都呆了。急着听他往下说。“她不是个贪心的女人,我想内特可以说服她给每个继承人2000万。”佣金加了一倍——哈克的已经超过了1000万。兰霍恩和扬西各是400万。一下子也有了1000万的沃利激动得无法自持,他借口离开了会场。内特正在不亦乐乎地油漆门框时,他的手机响了。乔希让他随身带着那玩意儿。“如果是我的电话,把号码记下来。”菲尔神父说。他正在量一块凹七凹八的墙角,准备贴上夹板。电话是乔希打来的。“事情进行得非常顺利,”他说,“他们开口要5000万,我杀价到2000万。”“5000万?”内特不敢相信地问。“是啊,不过他们已经在花那笔钱了。我敢打赌他们中至少有两个人已经到了梅塞德斯汽车行了。”※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谁花钱花得快?是律师还是他们的委托人?”“我把赌注下在律师身上。听着,我刚刚和威克利夫通了电话。会议定在星期三下午的3点,在他的办公室。我们到时把事情了结掉算了。”“我也不想再拖了。”内特说完挂了电话。又到了喝咖啡的时间。他们席地而坐,背靠着墙,喝着热的咖啡。“他们要5000万?”菲尔问。他早已了解了全部的细节。在地下室里,两个人很少有什么东西需要保密的。说话要比工程的进展更重要。菲尔是个神职人员,内特是个律师。他们的谈话不存在泄密的嫌疑。“起点不低,”内特说,“但他们拿不到那么多。”“你认为会达成和解吗?”“当然。我们定在星期三见面,有法官参加。他会施加更多的压力。那帮律师和他们的委托人到时忙着数钱都来不及。”“那你什么时候走?”“可能是星期五,你想一起去吗?”“我可付不起这笔路费。”“可以由我的委托人来支付。你给于我精神方面的指导。钱不会成问题的。”“这样做不太好。”“去吧,菲尔。我会领你去潘特纳尔。你能见到我的朋友雅维和韦利。我们坐小船旅行。”“你的小船旅行经历并不吸引人。”“没有什么危险的,有许多游客去过潘特纳尔。那里是一个极好的生态保护区。真的,菲尔,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安排。”“我没有护照,”他喝了口咖啡说,“再说这儿有许多事要做。”内特要离开一个星期,他希望回来时地下室别有太多的变化。“辛克莱太太这几天随时会归天,”菲尔轻声说道,“我不能离开。”教堂等候辛克莱太太的死亡已经有一个月了。内特知道他是不会离开这个国家的。“这么说你又要去见她了?”菲尔问。“是的。”“激动?”“我不知道,我盼着见到她,但我不知道她是否想见我。她生活得很幸福,不想和这个世界有瓜葛。她对法律上的事很厌恶。”“那为什么还要去找她?”“因为不会有什么损失的。如果她再次拒绝那笔钱,我们将仍处在和现在一样的境遇。另一方会得到所有的遗产。”“那将是灾祸。”“是的。谁继承这笔钱都要比费伦的子女们来得强。他们有了钱会葬送掉自己的。”“你不能对雷切尔做些解释?”“我试过了。她没兴趣听。”“那么说她是不可能回心转意了?”“是的,不可能有改变。”“去那儿是浪费时间喽?”“恐怕是这样,但至少得试一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