慷慨激昂的人说,“世道浇漓,人心不古,国粹将亡,此吾所为仰天扼腕切齿三叹息者也!”
我初听这话,也曾大吃一惊;后来翻翻旧书,偶然看见《史记》《赵世家》〔2〕里面记着公子成反对主父改胡服〔3〕的一段话:
“臣闻中国者,盖聪明徇智之所居也,万物财用之所聚也,贤圣之所教也,仁义之所施也,《诗》《书》礼乐之所用也,异敏技能之所试也,远方之所观赴也,蛮夷之所义行也;今王舍此而袭远方之服,变古之教,易古之道,逆人之心,而佛学者,离中国,故臣愿王图之也。”
这不是与现在阻抑革新的人的话,丝毫无异么?后来又在《北史》〔4〕里看见记周静帝的司马后的话:“后性尤妒忌,后宫莫敢进御。尉迟迥女孙有美色,先在宫中,帝于仁寿宫见而悦之,因得幸。后伺帝听朝,阴杀之。上大怒,单骑从苑中出,不由径路,入山谷间三十余里;高颎杨素等追及,扣马谏,帝太息曰,‘吾贵为天子,不得自由。’”
这又不是与现在信口主张自由和反对自由的人,对于自由所下的解释,丝毫无异么?别的例证,想必还多,我见闻狭隘,不能多举了。但即此看来,已可见虽然经过了这许多年,意见还是一样。现在的人心,实在古得很呢。
中国人倘能努力再古一点,也未必不能有古到三皇五帝〔5〕以前的希望,可惜时时遇着新潮流新空气激荡着,没有工夫了。
在现存的旧民族中,最合中国式理想的,总要推锡兰岛的Vedda族〔6〕。他们和外界毫无交涉,也不受别民族的影响,还是原始的状态,真不愧所谓“羲皇上人”〔7〕。
但听说他们人口年年减少,现在快要没有了:这实在是一件万分可惜的事。 KK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九年五月《新青年》第六卷第五号,署名唐俟。
〔2〕《史记》汉代司马迁著,一百三十卷。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世家,是该书中传记的一体,主要记叙王侯的事迹。〔3〕公子成反对主父改胡服主父即战国时赵国国君武灵王。公元前三○七年,他推行军事改革,改穿匈奴族服装,学习骑射。这一措施,曾遭到公子成的反对。〔4〕《北史》唐代李延寿撰,一百卷。记载我国南北朝时代北方国家魏、齐、周和隋的历史。这里所引的应为隋文帝独孤后的事,见该书卷十四《后妃列传》。
〔5〕三皇五帝我国传说中的上古帝王。一般以燧人、伏羲、神农为三皇,黄帝、颛顼、帝喾、唐尧、虞舜为五帝。〔6〕Vedda族味达族,锡兰岛上的一个种族,他们住在山林里,大都过着狩猎生活。
〔7〕羲皇上人指伏羲氏以前的人。晋代陶潜《与子俨等疏》:“五六月中,北窗下卧,遇凉风暂至,自谓是羲皇上人。”原意是指想像中的上古时代过着闲适生活的人们。这里引用,是就所谓“羲皇上人”的原始的次态说的。

导读
(前340年-前295年),嬴姓,赵氏,名雍,中国战国中后期赵国的君主。在位时推行的「胡服骑射」政策,赵国因而得以强盛,灭中山国,败林胡、楼烦二族,辟云中、雁门、代三郡,并修筑了「赵长城」。武灵王本人在前296年的沙丘之乱中被幽禁饿
,谥号为武灵王(「灵」为贬义谥号,表示「乱而不损」,赵国君主称王,自武灵王谥号始)。
赵肃侯二十四年,赵肃侯去世,魏、楚、秦、燕、齐各派锐师万人来参加会葬,对于十五岁的少年
来说,父亲的葬礼实在是凶险,搞不好赵国就会被五国联军灭掉。
灵王决定采取针锋相对、鱼
网破的强硬应对措施,摆开决战的架势来迎接这些居心叵测的吊唁使者。
灵王命令赵国全境处于戒严状态,代郡、太原郡、上党郡和邯郸的赵军一级戒备,准备随时战斗。
灵王命令来会葬的五国军队不得进入赵国边境,只许五国使者携带各国国君的吊唁之物入境,由赵国负责接待的大臣将他们直接送往邯郸。魏惠王发起的五国图赵的阴谋被赵武灵王挫败了,年少的赵武灵王初涉君位就经受住了如此严峻的考验。赵武灵王
赵武灵王元年,魏惠王图赵不成后,即开始着力弥补魏、赵关系裂痕,带领太子嗣到赵国祝贺赵武灵王正式即位。赵武灵王与肥义也以礼相待。赵国的重要盟国韩国的韩宣王与太子仓也来赵国祝贺赵武灵王登基。
赵武灵王三年,赵国向中山国压迫,在靠近中山边境的鄗筑城。四年,与韩会于区鼠。五年,娶韩女为夫人。三年时,三晋与燕国、中山等五国的国君互相称王,武灵王也参加称王活动,成为首任赵王。
八年,赵国参加五国联军伐秦之役,联军打了败仗,武灵王说:「没有王的实力,怎么敢窃取王的名号?」下令取消王号,命国人称自己为「君」。武灵王即位之初,对外作战屡次战败,北方又受少数民族威胁,赵国处境危险。
十九年正月,武灵王招肥义谈论天下大事,(史记是这么说的,实际的情形,可能是召集肥义及以下官员,举行军事会议。)谈了5天才结束。会后,武灵王带领军队进攻中山国,到达中山国南境的边防城市:房子,第一战就吃了败仗,只好退兵。
武灵王带领干部作边境考察,沿着中山与赵国的边境到达代,北到「无穷之门」,西到黄华(可能是黄河边的山丘)。考察回来后召见楼缓谋划,说:「先王趁世事变化,作了这里的主人,依靠漳水、滏水的天险,修筑长城,攻取蔺、郭浪,在荏打败了林胡,但功业还没完成。现在中山在我国中间,北有燕,东有东胡,西有林胡、楼烦和秦、韩的边境。
如果没有强大的兵力救援,就要亡国了,怎么办?要有高于世俗的功名,一定会受到背离习俗的拖累。我想要全国军民都改穿作战与工作方便的胡服。」楼缓说:「好,臣支持大王的决定。」但群臣都不想改穿野蛮人的服装,武灵王再与重臣肥义讨论,肥义也支持武灵王的构想。
武灵王想让德高望重的叔叔公子成带头穿胡服,为群臣榜样,公子成反对,称病不朝。武灵王亲自前往公子成家劝说。二十一年,再进攻中山,二十六年,再次进攻中山,这一次,赵国决定要消灭中山国,出动大军连续进攻五年,前296年终于消灭中山国,另立一位傀儡中山王,次年又把傀儡取消,中山国彻底的消灭了。
在进攻中山时,还继续攻伐北方及西方的胡人部落,领土向北扩大到燕、代,向西扩大到云中(今内蒙古呼和浩特托克托县)、九原,并从今天的河北张家口到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五原县修筑「赵长城」。前297年,赵主父巡视新领土时碰到楼烦王,楼烦王不想打仗也不想逃跑,他向赵主父投降,把军队交给赵主父收编,楼烦人成了赵国人。
二十八年,五月一日,武灵王传位赵何为王,新王到太庙行完礼仪后,出来上朝。大夫都作为新王的臣子,肥义为相国,并任新王的老师。赵何是为赵惠文王,惠文王是吴孟姚的儿子,武灵王自号主父。
惠文王四年群臣朝见惠文王,主父在一旁观看,看见赵章作为兄长而今面对赵何称臣,心中怜悯,想把国一分为二,让赵章作代王,但这个决定没有做出就被中止了。
主父和惠文王出游沙丘,分宫而居,赵章和田不礼带领他们的党羽作乱,诈用主父的命令召惠文王。肥义先去,被杀。高信和惠文王与赵章作战。公子成和李兑从国都赶来平乱,击败赵章,杀田不礼。
赵章逃到主父宫中,主父接纳了他。公子成和李兑包围了主父宫,杀死赵章。公子成和李兑商量:「因为赵章的缘故而围攻主父,休兵的话,一定会被灭族。」于是继续围困,对宫中人说:「后出来的人灭族」,宫中人都逃了出来。主父逃不出来,又找不到食物,把树上的小鸟都掏出来吃了,过了三个月左右在宫中饿死。
赵雍谥号武灵王,葬于蔚州灵丘县东三十里。东汉蔡邕在《独断》中解释:「克定祸乱曰武,乱而不损曰灵」。赵从武灵王起始称王。

二、“搞定”为首的反对者

赵武灵王推行“胡服骑射”,是逐步推广的,先是以身作则,推广于家族之中和朝廷之上,再推广到官府之中和军队之中。赵武灵王严厉驳斥了贵族中原有守旧的思想,从而提倡革新进取的政策。

公子章作为废太子,自然不服其弟即位为王。《资治通鉴·周纪四》记载:赵惠文王三年,“赵主父封其长子章于代,号曰安阳君”,而“安阳君素侈,心不服其弟”。

此时的赵国国事衰微,既要应对北方胡人袭扰,还要应对来自中原强国的军事威胁,尤其是魏国、秦国、齐国。赵国卧榻之旁的中山国,正是看准了机会,不断骚扰赵国。

4、《资治通鉴》

赵国形势图

果然,“胡服”令即将发布的消息一经传出,即刻遭到赵国上下的反对,“国人皆不欲”。公子成称疾不朝。赵武灵王并未示弱,直接派人转告公子成,大意即是,作为国君,率先着胡服,公子成必须跟进,理由很简单,“家听于亲,国听于君”,并且“制国有常,利民为本;从政有经,令行为上”。赵武灵王在晓之以理的同时,也动之以情,“明德先论于贱,而从政先信于贵,故愿慕公叔之义以成胡服之功”。

《史记·赵世家》记载:赵肃侯二十四年,“肃侯卒。秦、楚、燕、齐、魏出锐师各万人来会葬。子武灵王立”。

公子成与李兑先有“数见”而“备田不礼之事”,后围困赵主父沙丘宫致其饿死。读史至此,公子成与李兑的所作所为即是当年“胡服骑射”反对势力的复辟。赵武灵王及其支持者辛苦十几年而精心为赵国打造的革新措施“胡服骑射”结局可想而知。

公子成以“今王舍此而袭远方之服,变古之教,易古人道,逆人之心”为由,请使者转达“愿王孰图之”的意愿。无奈之下,赵武灵王“自往请之”,经过一番陈述,分析了当前赵国面临的困境,“东有齐、中山,北有燕、东胡,西有楼烦、秦、韩之边”,赵国无以应对,必须有所作为,最终以“今无骑射之备,则何以守之”打动了公子成。

胡服骑射

当初,公子章获封安阳君,李兑即提醒相国肥义公子章与田不礼“二人相得,必有谋阴贼起”。为了应对公子章与田不礼,肥义做出的防范措施是“自今以来,若有召王者必见吾面,我将先以身当之,无故而王乃入”。按照肥义的安排,公子章发动叛乱,首先遇害的即是当年“胡服骑射”支持者,而今的相国肥义。

胡服是胡人便于骑射的服装,推行胡服是为了学习胡人骑射的战斗技术,从而增强赵国的兵力,即命令军队采用胡人服饰,改穿短装,束皮带,用带钩,戴着插有貂尾或鸟羽的武冠,穿皮靴,藉以发展骑兵,训练在马上射箭的作战技术。

赵武灵王搞定了公子成之后,才正式发布“胡服骑射”令。

必发88手机版 1

2、《史记·秦本纪》

秦国“商鞅变法”,主导者商鞅以及“商君之法”的结局已在其他文章中有论述,以下仅论及赵国革新之“胡服骑射”与革新主导者赵武灵王的结局。

必发88手机版 2

“历史倪说”甚至认为,赵武灵王以“胡服骑射”令赵国于战国时期为之一振,仅有“雄才大略”之名,却无“一代英主”之实,皆因其主导的革新赵国运动“胡服骑射”,以反对者专政赵国,而前途未卜。

一、革新赵国的必要性与“胡服骑射”

赵惠文王四年,公子章趁赵主父、赵惠文王出游沙丘的机会,“即以其徒与田不礼作乱,诈以主父令召王”。

必发88手机版 3

秦、赵两国先后进行了富国强兵的改革。秦孝公用卫鞅凭“商君之法”得以脱胎换骨,而赵武灵王推行“胡服骑射”,亲自主导、亲自带头落实,有计划地逐步贯彻,不但攻取中山、攻略胡地,并藉此扩大领土,尤其是使这些游牧部族服从,还收编了林胡和楼烦的骑兵以赵国增强兵力,使赵国从此成为与齐、秦并列的强国之一。

必发88手机版 4

5、《纲鉴易知录》

老将肥义

1、《史记·赵世家》

“胡服骑射”仅仅是赵武灵王革新赵国的理念性缩影。虽然历史对这场改革的记载侧重于军事方面,但“胡服骑射”是赵武灵王全方位革新赵国的一部分,且是政治改革的进一步深入。

必发88手机版 5

赵国自三家分晋以来,在国家建设方面,毫无起色。相比之下,战国之初,魏国在魏文侯的带领下,率先崛起,称雄诸侯列国。而且,魏国向来以“三晋”正统自居,历代国君始终怀有统一三晋的梦想,赵国即在魏国压力下艰难前行。

赵国在地理位置上,东北同东胡相接,北边与匈奴为邻,西北与林胡、楼烦为界,他们均以以游牧为生,长于骑马射箭,常以骑兵突袭赵国边境,来无影去无踪。

必发88手机版,在正式发布“胡服”令之前,赵武灵王充分估计了“以胡服骑射教百姓”在推行过程中的阻力,但其向肥义表示,即使为世人耻笑也会贯彻到底,并坚信一旦改革有成,“胡地、中山,吾必有之”。

公子章失败时,逃进了赵主父所居的沙丘宫。公子成和李兑随即派兵包围了沙丘宫,至公子章身死,仍然围住赵主父不放,并令宫中人“后出者夷”,以至“宫中人悉出”。至此,公子成与李兑的所作所为意图十分明显,即是置赵主父于死地。《史记·赵世家》记载:“是时王少,成、兑专政,畏诛,故围主父”,他们将赵主父的沙丘宫足足围了一百多天,赵主父活活饿死,“主父欲出不得,又不得食,探爵鷇而食之,三月馀而饿死沙丘宫”。

3、《史记·商君列传》

《史记·赵世家》记载:赵惠文王四年,“朝群臣,安阳君亦来朝。主父令王听朝,而自从旁观窥群臣宗室之礼。见其长子章傫然也,反北面为臣,诎于其弟,心怜之,于是乃欲分赵而王章于代”,虽“计未决而辍”,但不仅助长了公子章的野心,也令当年反对赵武灵王革新赵国行“胡服骑射”的势力以可乘之机。

“胡服骑射”反对者

李兑见公子成

至赵武灵王即位为君的时候,少年国君亲身经历了“秦、楚、秦、燕、齐、魏出锐师各万人来会葬”。年轻的赵武灵王深刻认识到,国际社会正在发生剧烈变化,尤其是秦国历经商鞅变法成功,国力飞速猛进,且在短期内即打破了战国以来的势力均衡。

必发88手机版 6

三、“胡服骑射”反对派最终专政

读史至此,李兑既提醒肥义,又告知公子成,防备公子章与田不礼,却唯独未提醒赵国的主宰者赵主父。公子成获知公子章与田不礼欲对赵惠文王不利时采取的措施是“坐山观虎斗”。

果然,当公子章发动叛乱的时候,公子成和李兑立即率军从国都赶来,趁机以“勤王”之名实现专权的目的。《史记·赵世家》记载:公子成与李兑“起四邑兵入距难,杀公子章及田不礼,灭其党贼而定王室。公子成为相,号安平君,李兑为司寇”。

本文由“历史倪说在参考以下资料:

当初,李兑提醒相国肥义防备公子章与田不礼的同时,也将此事告知公子成。《史记·赵世家》记载:“李兑数见公子成,以备田不礼之事”。

“历史倪说”认为,秦、赵两国于革新变法上的不同的结局直接注定了两国于战国末期诸侯国兼并战中不同的命运,秦国因革新而“强盛至统一六国”,赵国的革新则是“强盛一时”。

秦、赵两国革新的主导者虽均“惨死”,即秦国“商鞅变法”的主导者商鞅遭车裂,而赵国“胡服骑射”的主导者赵武灵王饿死沙丘宫,但秦、赵两国的境况大相径庭,即秦国“商君之法”得以保存、延续,反而赵国的反对者专赵国政,“胡服骑射”能否继续实施可想而知。

赵主父饿死沙丘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