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代艺术家们以画证史,敏感捕捉时代进程中的闪光点

图片 1

改革开放40年,我国城市建设成就非凡,楼宇经济规模效应凸显,党群工作的枢纽、平台、阵地建设下沉到楼宇中。李前的油画《支部建在楼上》,以青年人为主的党小组生活会议为画面基础,反映城市基层党建工作和浦东陆家嘴的“金领驿站”楼宇内党的民主生活。“这两件作品,一个是改革开放之初,一个是今天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新形势,精准捕捉时代进程中的闪光点。”李磊说。

走进展厅,邱瑞敏、石奇人、马宏道合作的油画
《畅想·浦江》首先映入眼帘。作品充满浪漫主义色彩,描绘了邓小平同志坐在黄浦江畔沉思的形象,陆家嘴林立的高楼、夜色中璀璨的灯光是画面格外显眼的背景。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特别时刻,这样一幅作品很难不让人感慨万千。

水乳交融——江南文化之根,血脉相连

任丽君1994年创作的油画《生活在远方》,吸引了很多市民驻足观看。画面上,到上海游玩的藏族同胞对着著名的地标性建筑东方明珠匆匆一瞥。“远方”是一种向往,也是一种象征。任丽君告诉记者,这是对当时的记录和未来的展望,通过来自远方的藏民们表达对现代化的展望。

改革开放40年以来,波澜壮阔的史诗画卷是如何在中华大地上逐渐铺开的?昨天于中华艺术宫揭幕的“风生水起逐浪高——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长三角美术作品展”,让人们看到艺术家们怎样以激扬的笔墨定格时代的腾飞巨变。

所谓“海派文化”,绝非仅仅指上海一地的文化,而是以上海为龙头和轴心的一种文化形态。“海派文化”是长三角文化发展到近现代的一种必然结果,是“江南文化”继续发展的一次新生。江苏的新金陵画派、水印木刻画派,浙江的中国画、水彩画代表作来到上海的中华艺术宫,与海派绘画交相辉映,彼此交流,共同寻根溯源。中华艺术宫等上海国有美术机构以及苏浙皖三地美术馆等其它艺术机构纷纷打开馆门,拿出自己的精品馆藏,向长三角人民共享艺术资源,让更多藏品惠及百姓,提升生活幸福感。

此次美术作品展的合作,也是长三角地区文化界联手推进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一次文化互动。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此次展出了自己的作品《晚风为谁而追》。他表示,看到“风生水起逐浪高”这个展览主题心潮澎湃,希望长三角地区一起合作,发挥文化的优势,打造艺术高峰。

“这次展览可以说丰富立体地呈现了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华艺术宫执行馆长李磊告诉记者,展览展出的120件美术作品涵盖了长三角三省一市艺术家们40年来创作的精华,其中既有直接反映时代变迁的作品,也有在时代的感召下体现出精神面貌转化、艺术表达多样的作品。

长三角地域相连,文化同根,共生互养。谈起长三角文化,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说:“长三角是中国非常重要的地域,现代艺术院校发端于长三角。作为上海,改革开放以来上海油雕院成为一个艺术创作的高峰,中国油画展(1987年)的举办形成了一种文化气候,以及上海双年展更是以东方的方式诠释文化命题。如今中华艺术宫倡议的长三角联动,亦是大胸怀和好创意。以合作形成文化优势,把这片土地变成文化高峰。

此次展出的120幅作品,主要来自上海美术馆(中华艺术宫)、江苏省美术馆、浙江美术馆、安徽省美术馆(筹)等美术机构以及艺术家个人的收藏,分为“时代大潮”“百花争艳”“水乳交融”三个版块。“时代大潮”反映社会当下的变迁和人民渴望;“百花争艳”反映在这40年里,艺术家们丰富多元的探索;“水乳交融”展现长三角地域的互联互通、文化相亲。

改革开放40年的惊涛拍岸里,长三角美术互鉴共荣

20世纪80年代“伤痕艺术”、“八五新潮”催生了新的样式和艺术上新的探索,与此同时,各种西方艺术流派、文艺理论突然涌入国门,为艺术的发展带来巨大刺激,也恰好满足了伴随着改革开放而觉醒的艺术家们学习的渴望。

除《风生水起逐浪高——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长三角美术作品展》,本届艺术节还举办了《春华秋实——改革开放40年上海舞台艺术说明书展》和《艺术史:40×40》,通过众多艺术名家的画笔与创作反映时代,从各个侧面多元展示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巨大变化和发展。

此次展览让人们看到,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一批批艺术家们不仅以画证史,也在艺术创新探索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长三角美术作品展”在中华艺术宫开展,此次展览集结了来自长三角地区的上海美术馆(中华艺术宫)、江苏省美术馆、浙江美术馆、安徽省美术馆(筹)等单位的精品馆藏,以及长三角地区三省一市的著名美术家在各时期创作的120件油画、10月30日,“风生水起逐浪高—国画、版画、雕塑、连环画等作品,并作为第二十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参展项目献礼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参观完展览,安徽凤阳县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李锦柱表示,小岗村是中国农村改革的发源地。展出的作品都是与改革开放息息相关,有描绘20世纪80年代普通百姓生活的,有展现年轻人追求上进、学习场景的。“年轻的“00后”可能对这段历史并不熟悉,通过油画等不同的传播形式让他们了解。”李锦柱说。

浦江两岸沿线45公里贯通、质子重离子医院建成、国产大飞机成功试飞、
“一颗核桃”里的精准扶贫……今天的时代风采,也被当下的艺术家们敏感精准地捕捉进画面。此次展出的李前的油画
《支部建在楼上》,就是上海正在推进的
“时代风采——上海现实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的一幅作品。明亮的落地窗,宽敞的会议室,窗外的东方明珠、摩天大楼、黄浦江,无不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江苏省美术馆副馆长张兴来、浙江美术馆党委书记杜群、合肥赖少其艺术馆馆长于在海、安徽省美术馆筹备处负责人
王岭也均从各馆特色出发,谈及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长三角美术的历史和变化。

“笔墨当随时代”,艺术要表现出对于时代生活的真实感受。1978年,全民掀起学习的热潮,当时有句话叫“知识就是力量”,大家对知识的渴求成为时代的风潮。徐文华的油画《晨》选择了一个特别的场景来反映:画中的青年女子在图书馆门口略带焦急地看手表,显然是早图书馆开门一步等候在门外。青年女子鲜红的头巾如“点睛”之笔,提亮了整幅画面的基调。

伴随着开放的时代,百花争艳的艺术创新呈现在人们眼前

浦江两岸沿线45公里贯通的风景、不一般的城市公园、亚信峰会在上海成功举行、质子重离子医院建成、国产大飞机成功试飞、“一颗核桃”里的精准扶贫、新航母编队大洋巡逻……一一均被艺术家付诸笔端。

“虽然展期只有122天,展览丰富立体地呈现了改革开放的时代面貌。”中华艺术宫执行馆长李磊介绍,这些作品涵盖了长三角三省一市著名艺术家40年来创作的精华,既有直接反映时代变迁和进步的作品,也有在时代的感召下,精神面貌转化以及艺术表达多样的作品。

在专家学者看来,把长三角绘入一幅画,是历史的一脉相承。长三角地域相连,文化同根,共生互养。上海在近代开埠后,用了不到一个世纪的时间,发展成为远东大都市,中西方文化交流的码头,使得美术在这座城市飞速发展。当时,各地画界名家云集沪上,赵之谦、朱熊、虚谷、任伯年、吴昌硕、黄宾虹、徐悲鸿、刘海粟……这些画家或出于主动选择在上海谋生,或被动迁徙移居上海,而查看他们的籍贯,或是浙江,或是江苏,或是安徽,他们延续了各地的艺术传统,并互为影响融合。

展览中邱瑞敏、石奇人、马宏道的《畅想·浦江》采用了浪漫主义色彩,描绘了邓小平同志坐在黄浦江旁抽烟沉思的形象。画面存在着一种对历史的回顾和反思之感,以及对伟人的怀念之情。改革开放赋予了文化艺术新的时代特色,最显著的就是宣传画开始摆脱以往红、光、亮的形象。张安朴的《书籍是知识的窗户》正体现了这样的创新构思,在色彩斑斓的书籍(知识)海洋中,翻开的书本喻意知识的窗户为知识的追寻者而打开,青春少女明眸闪亮,对新知识充满企盼与渴望。画家全山石八赴新疆创作风情画。通过绘画语言表达生活的感受和对社会问题的思考。《高原丰庆图》是为新时代创作的画作,画家冯远积极推动20世纪重大历史题材和中华文明历史题材两项创作,顺应新时代的艺术发展方向,立足当代民族艺术。

东方网记者包永婷10月30日报道:3.9米高的雕塑《坚定的步伐——邓小平》,刘海粟油画《香山红叶》,潘鸿海油画《墙门口》,赖少其国画《岭南花似锦》……作为第二十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参展项目,今天上午,“风生水起逐浪高——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长三角美术作品展”在中华艺术宫开展。展览以改革开放以来江苏、浙江、安徽、上海三省一市的著名美术家在各时期创作的120件油画、国画、版画、雕塑、连环画等作品,生动展现这幅画卷中的一段华彩篇章。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雷,刘海粟、唐云、朱屺瞻、钱松喦、陆抑非、赖少其等一大批艺术家重拾画笔,竞相报告春的消息,一笔笔带着内心的喜悦。刘海粟画了《香山红叶》,朱屺瞻画了《春风至则甘雨降》,王个簃画了《百龄献颂图》……其中不少作品兼具真挚的情感表达与大胆的艺术创新,成为了美术史上的经典。

此次展览展出了潘公凯、张桂铭、卢辅圣、张雷平、王向明、余友涵、周长江、杨剑平、金田、丁乙、蔡枫等一批画家的探索,其中潘公凯的《疏雨过湖西图》、周长江的《互补》、余友涵的《圆》系列、丁乙的《十示》等依托中国传统文化内核形成当代艺术语言,并关注社会现实。

昨天,随着
“风生水起逐浪高——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长三角美术作品展”的揭幕,长三角美术馆联盟正式成立。包括中华艺术宫执行馆长李磊、江苏省美术馆副馆长张兴来、浙江美术馆党委书记杜群、安徽省美术馆
负责人王岭、合肥市赖少其艺术馆馆长于在海在内的长三角三省一市多家美术馆的
“掌门人”达成共识:未来,各美术馆将更频繁地打开馆门,拿出自己的精品馆藏,向长三角共享艺术资源,让更多藏品惠及百姓,提升百姓的幸福感,也将更频繁地从普及公共艺术教育、提升城市审美精神、拓展机构服务功能等维度交流经验,共同促进长三角区域美术文化一体化的发展。

此次展览策展人之一、中华艺术宫执行馆长李磊向“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特别提到了四幅作品,其中方增先的巨幅作品《祭天》(宽达12.5米)是首次展出,这幅历经近十年的创作,几乎融合了方增先的各式笔墨语言;许江作品《晚风为谁而追》投射了一个时代的人文畅想;沈行工《小镇春深》描绘了江南小镇的新气象;徐文华的《晨》以上海图书馆为背景,表达改革开放初期,人们对知识的向往。展览以“时代大潮”“百花争艳”“水乳交融”三个部分,讲述改革开放以来长三角的变迁和建设成就,以及美术事业的变化。而长三角地区美术联盟也是把藏品盘活、公共教育互动共享的一种方式。

文雅精致、开放灵动、不激不随、外柔内刚、宽容大气的江南文化特质,赋予了这一区域的美术独特的神韵。

蔡枫和沈立功合作的版画《古树祭—天目山古树被非法盗伐纪实》截取了一棵古树的横截面,一圈圈年轮向人们讲述了非法盗伐的罪恶行径,诉说了一棵古树的悲哀,呼吁国人保护植物。在“百花齐放”的时代所诞生实验艺术,也是引人注目的一笔。

如今,长三角美术更是互鉴共荣。此次展览就是鲜活的例证,汇集在一起的三省一市美术作品交相辉印,艺术风格上同气连枝,彼此之间的影响水乳交融。

新样式的探索

韩黎坤1979年创作的版画
《新篇章》,则表现了科学之春降临的喜悦。作品聚焦的是一位重返讲坛的老教师,他正手执教鞭在黑板前讲课,睿智而饱经沧桑的脸上充满欣慰之情。
《书籍是知识的窗户》是张安朴创作于1983年的宣传画,画面上翻开的书本,喻意知识的窗户为知识的追寻者而打开。尽管是一幅宣传画,它却已摆脱以往红、光、亮的模式,显示出创新意味。这些作品尽管已经距今近40年,却依然能让人感受到其中蕴含着的精神力量和热切期望。

国画家张培成回忆上世纪80年代,国门打开之初,大量介绍西方艺术思潮的报刊杂志填满自己青涩年代的艺术阅读,那是他的大学。一本《美术译丛》上刊登的《马蒂斯论艺术》的节选是张培成第一次看到西方画家亨利·马蒂斯的艺术理论。他和许多那个年代的年轻人一样如饥似渴地读着,被那些陌生的句子感动着,从中吸取着能量。“我了解到美术家的感受力可以从接触对他有吸引力的古代作品里,尤其是从接触对他有吸引力的很古老的作品里而得到巨大的好处……这本书对我的影响太大了。”这些句子改变了张培成,也改变了当时的美术界。

展览中的不少作品均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徐文华创作于1978年的油画
《晨》,即选取了图书馆门前的一幕生动的场景。画面中,一位倚在自行车旁的青年女子正略带焦急地看着手表,显然,她在等待图书馆的开门。青年女子的鲜红头巾如点睛之笔,提亮了整幅画面的基调。从画面中溢出的,正是被动荡岁月压抑许久的求学热情。

时代大潮——为人民创作,为时代而歌

高2米、长12.5米的巨幅国画《祭天》,在此次展览中格外引人注目,浓墨的挥洒浑然天成又气势浩然。有过与藏民一同祭天经历的方增先,2007年画下这幅风驰电掣、气吞山河的作品,亦借作品发出久蕴心底的真诚
“天问”。方增先的笔墨完全有别于抒情性表达,更趋近于雕塑的沉重感,可谓呈现出表现性中国水墨人物画史上的交响乐风格。许江创作于2009年的油画《晚风为谁而追》,高2.8米、长7.2米,亦可被视为一代人的精神肖像。以浓重的笔触抒写葵园隽远的气象,虽然葵花凋零,但枝干整齐挺立,写尽了一种经历艰辛、向死而生的坚强。

从六朝开始,长三角城市就处于政治、经济的中心或枢纽,同时也能够集聚大量的文化资源。兼容并包的文化开放,使得上海在近代开埠后,用了不到一个世纪的时间,发展成为中国也是远东最大的都市,成为中西方文化交流窗口和码头,使得美术在这座城市得到飞速发展。各地画界名家云集沪上,赵之谦、朱熊、虚谷、任伯年、吴昌硕、黄宾虹、徐悲鸿、刘海粟……他们延续了各地的艺术传统,并互为影响融合。

在这一幅幅画作前踱着步子,人们仿佛与过去40年的温暖记忆回首相遇。昨天的展览现场,还迎来了一些特殊的观众,他们来自小岗村、华西村等地,最为深切地感受到改革开放的时代脉搏,面对此次展览格外感慨。

展览现场

且看颜文樑创作于1982年的
《祖国颂》,冉冉升起的红日映着波涛汹涌的大海,朝霞将海面染红,这幕壮观景象正象征着改革开放以来全国上下欣欣向荣的朝气。颜文樑画下这幅作品时已近90岁高龄,他在作品中加重了表现东方意蕴的元素,在写实手法中强调了意境的渲染,使得画面更具感染力。再看吴冠中创作于
1983年的
《狮子林》,表现苏州园林狮子林的风光,却以特有的点、线、面结合的方式,描绘出奇幻的抽象世界,更透露出传统绘画中的气韵和意境。

改革开放后,刘海粟、唐云、朱屺瞻、钱松喦、陆抑非、赖少其等一大批艺术家重拾画笔,刘海粟画了《香山红叶》,朱屺瞻画了《春风至则甘雨降》,王个簃画了《百龄献颂图》,赖少其画了《岭南花似锦》……

图片 2

相关文章